admin 0 Comments

「去會所。」

傅藝橫出聲。

「傅總你要休息。」

傅藝橫冷笑「你覺得我這樣子能睡得著,還不如喝醉了來得好,起碼時間過得快!」

「是。」

車子在會所停下,傅藝橫下車往裡走,今晚他要不醉不歸,因為難受。

他剛進去,傅詩情就到了他的車裡,放了一樣東西進去。

她手發抖,但她必須這麼做,因為這樣她才能擺脫困境。

傅藝橫是最惡毒的哥哥,他必須死!

江邊另一處。

鶴城在人群里,全身包裹得嚴嚴實實。

因為徐霜要來看煙花,司少陪著,也把他帶來了,他目睹了整個過程。

突然高興,安安被求婚了,真為她高興。

她不糾結另一個女人了,她就說了根本沒有那樣一個女人。

徐霜臉色難看,不住地咳嗽。

「司大哥我不想看了,我們回去吧。」

原本想和司文鄲浪漫一下,多了鶴城燈泡不說,還目睹了褚逸辰跟李安安求婚全過程,無比心煩。

。零點中文網] 下午三點,飛機在蘇杭機場降落。

葉秋和錢靜蘭剛從機場出來,就見到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手裡舉著一個牌子,上面寫著葉秋的名字。

葉秋徑直走了過去。

「你好,我是葉秋。」葉秋說。

男人看了葉秋一眼,然後恭敬地說道:「葉先生您好,韓總吩咐我來接您。」

「怎麼稱呼?」葉秋問。

「我叫袁磊。」男人咧嘴笑道:「葉先生可以叫我老袁。」

「老袁,辛苦你了。」

「能為葉先生效勞,是我的榮幸!」

袁磊從葉秋手裡接過行李,帶著他們來到停車場,打開了一輛轎車的車門。

葉秋瞟了一眼。

好傢夥,竟然是頂配版的邁巴赫,價值千萬。

「葉先生,請上車。」袁磊做了一個邀請的手勢。

葉秋和錢靜蘭坐進了車裡。

袁磊發動車子之後,問道:「葉先生,按照韓總的吩咐,我幫您們訂好了酒店,您們是先去酒店,還是……」

沒等袁磊把話說完,葉秋就打斷他。

「直接去錢家!」

路上。

葉秋打開手機,把韓龍發來的資料瀏覽了一遍,對錢家的歷史和錢家老爺子有了大致的了解。

蘇杭錢家是名門望族,族中之人都以教書育人為己任。

明朝的時候,江南士子有一半都出自錢家門下,包括歷史上大名鼎鼎的江南四大才子,都曾在錢家門下求學。

清朝末年,因為時局動蕩,錢家逐漸衰落。

直到民國,錢家又出了一位了不起的大人物,是最早的同盟會成員,同時也是一位偉大的教育家。

錢老爺子,大名錢思源,現年八十九歲,是我國著名的教育學家,書畫家,翻譯家,國學大師。

同時,還是國內三十二所頂尖大學的名譽教授。

門生遍布天下!

錢老爺子的學生中,如今很多都是手握大權的一方諸侯,或者是各行業的翹楚,其中最有名的,便是當今京城四大家族的張家老爺子。

看到這裡,葉秋心中又在思考另外一件事情。

張九齡先前給他打電話,請他出手救治錢老爺子,葉秋雖然答應了,但心中還是有些猶豫。

從個人情感來說,他是不願意的。

錢老爺子雖然是他的外公,但是,當年錢老爺子把他母親逐出家族,讓他母親受了二十多年的苦。

可從一個醫生的角度來說,救死扶傷是本分,拋開母親的原因,錢老爺子是一位令人尊敬的教育家,應當救治。

葉秋陷入了兩難的境地。

「秋兒……」

錢靜蘭忽然開口,看了葉秋一眼后,欲言又止。

葉秋笑道:「媽,您可是我最親的人,想說什麼就直說吧!」

錢靜蘭這才說道:「秋兒,當年我未婚先孕,確實給你外公臉上蒙羞了。」

「以前的事情,我已經不怪他了。」

「如果你能治療你外公的話,那一定要救他!」錢靜蘭說完,神情緊張的看著葉秋,害怕葉秋不答應。

「媽,您放心吧,就算您不說,我也會救治外公的。」

「我就知道你是個孝順的孩子。」錢靜蘭鬆了一口氣,跟著又說:「對了秋兒,承諾書的事情,最好不要讓你大舅知道。」

「為什麼?」

錢靜蘭說:「大哥若是知道了,免不了會責怪春梅和蓉兒,這樣免不了會發生家庭矛盾。」

「再說了,沒有那些遺產,我們生活不也過得挺好的嗎?」

「所以,這件事情最好別提。」

葉秋微微點頭:「我知道了。」

……

錢家老宅大門外。

一大群家眷在等候。

曹春梅母女已經從江州返回。

「媽,錢靜蘭他們待會兒就到了,承諾書的事情不會暴露吧?」錢蓉有些擔心,小聲問道。

「怕什麼。她都已經簽字了,老爺子的遺產她拿不走。」曹春梅冷笑道:「二十多年前都被趕出家門了,真沒想到,她還有臉回來。」

「大嫂,你跟蓉兒在嘀咕什麼呢?」錢衛東的老婆朱雪苗笑盈盈地問道。

「沒什麼。」曹春梅給錢蓉打了個眼色,示意她不要多說。

「大嫂,你跟蓉兒剛從江州回來,應該見過靜蘭了吧?靜蘭過得還好嗎?」朱雪苗感慨道:「二十多年沒見了,也不知道靜蘭現在變成什麼樣子了?」

「說了你有可能不信,現在的錢靜蘭,就算站在你面前,你都認不出來。」

曹春梅道:「錢靜蘭雖然只有四十多歲,但是滿臉皺眉,頭髮也白了,看起來就跟六七十歲的農村婦女似的。」

「大嫂,你沒開玩笑吧?」

「你看我像是在開玩笑嗎?不信的話你問蓉兒。」

錢蓉對朱雪苗和一群家眷說道:「你們是沒瞧見,錢靜蘭臉上的皺紋就像樹皮一樣粗糙。」

「她和她那個野種兒子,蝸居在不足十平米的房子里,裡面一片狼藉,連下腳的地方都沒有,跟個狗窩似的,開門進去的時候,我都差點吐了。」

「還是我媽心善,想到她畢竟是我爸的親妹妹,有些於心不忍,好心好意地給她五萬塊錢,她卻不要。」

「不領情也就罷了,你們猜她那個野種兒子還說了什麼?」

錢蓉看了大家一眼,道:「那個野種說,我們錢家的錢臟,還說我們錢家的人都跟下水道裡面的蛆蟲一樣,噁心至極。」

錢蓉想故意挑起眾人的怒火。

果然,聽到她的話,朱雪苗和其他家眷都怒了,紛紛怒斥:

「真是豈有此理!」

「我們錢家百年書香門第,豈容他侮辱?」

「不過一個野種而已,囂張什麼!」

朱雪苗眼裡閃過一抹冷光,問道:「蓉兒,那個野種也回來嗎?」

錢蓉道:「聽我爸說,錢靜蘭帶他回來了。」

「一個野種也敢領進家門,錢靜蘭她想幹什麼?」

「她是想氣死老爺子,還是想羞辱我們錢家百年書香門第這塊招牌?」

朱雪苗冷哼一聲,吩咐身後的錢多多:

「多多,等那個野種到了,你替我收拾他一頓,讓他知道,我們錢家可不是一個野種能進的。」

「放心吧媽,這種事情我最拿手了。」

錢多多興奮地摩拳擦掌,長這麼大,還沒揍過表哥呢,也不知道是什麼感覺?

曹春梅和錢蓉暗暗交換了一個眼神,兩人暗自得意。

恰在這時,一輛邁巴赫轎車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中……

【作者有話說】

解釋一下:1,昨天第3章,一直寫到凌晨2點多,前後寫了5版,8千多字,為了節奏和流暢度,最後全部刪除了。

2,每一章的字數都在2000-3000字以內,最少也不會低於2000字。

3,有時候也想三章寫完一起傳,但是第三章寫完的時候,時間會到半夜,擔心審核下班了,所以只能先寫2章發布出來。請大家理解一下哈~

。 她從來沒有想到自己出現在墨家會惹出這些亂子來。

可,墨靖堯就是帶她回來了。

來參加老太太的壽宴了。

一大家子的人齊了,就有司儀宣布開宴了。

墨靖堯也走向了喻色,拉著她一起坐到了老太太的身邊。

這樣的場面,讓人不由得想起當初蘇木溪收她做乾女兒那天的宴席,喻色當場拆穿了Cherry。

所以,墨森今天帶來的女人也才換了。

再也不是當初的Cherry。

這一桌,自然是墨誠墨峰墨森各自攜著自家太太陪著老太太一起坐了。

而墨靖堯這個孫子輩的之所以能坐在老太太身邊,那是因為他是墨氏集團的現任執行總裁,是真正的掌權者。

所以,他才代表孫子輩的坐在老太太的身邊。

加上坐到他身邊的喻色,正好是九個人。

眼看著這一桌少了一個人,洛婉儀看了一眼喻色,笑道:「既然老太太喜歡小姑娘坐這一桌,還喜歡外姓的小姑娘,就再加一個吧。」說著,她轉頭朝著盛錦沫的方向招呼道:「錦沫,你過來,挨著喻丫頭一起坐。」

盛錦沫聽到洛婉儀叫她,不好意思的走過來,「洛阿姨,我一個外人而已,要是真坐這一桌就太不懂事了,我去跟著我爺爺爸爸媽媽一桌就好。」

她婉拒了。

可是這樣的婉拒,分明就是在嘲笑喻色不懂事。

這一桌全都是墨老太太的兒子兒媳婦輩,墨靖堯是特例,唯獨喻色一個外人,她暗指的自然就是喻色。

墨森看了一眼洛婉儀選的這個兒媳婦,還算可看,在洛婉儀的身邊坐著,他自然是順著洛婉儀說話,「錦沫,婉儀讓你坐你就坐,這是我們做長輩的要求,你要是不坐就是不聽長輩的話,這與不請自坐的不一樣。」

喻色的臉刷的紅了。

隨即轉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