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0 Comments

「唰!」

眼前光芒一閃。

隨著一陣並不明顯的失重感,再睜開眼,李維發現自己已經來到了一片陌生的土地。

血月當空。

黑石環繞。

目光所及的範圍內儘是一片彷彿被大火肆虐過三天三夜的荒涼和死寂,山體被焦黑痕迹覆蓋,寸草不生,一顆顆嶙峋怪石彷彿妖魔隱藏在黑暗中。

這是一座高聳的山脈。

李維稍微適應了一番忽然明亮的視界。

頭頂依然照耀著血月,說明自己並沒有完全離開幽冥的範圍,要說唯一的區別,就是這裡的血月不會時不時被陰雲遮蔽,天穹可謂一片晴朗。

「餓嗷!」

餓餓不自禁化身為嘯月天狼,仰天長嘯。

在如此皎潔的血月之下,它額頭的印記不斷明滅不定,似乎要發生某種特殊的變化。

但吼聲也招來了怪物。

「嘩啦……」

前方的狹路中傳來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

嗖!

兩道暗箭驀然襲來。

「叮!叮!」

攻擊落在前方的鐵甲屍鱷身上,當即被它堅硬的外殼彈飛,李維看清,那是兩根蒼白的骨刺。而隨著攻擊暴露,隱藏在暗中的怪物隨即現出身來。

那是一隻如同豪豬一樣的骷髏生物,有牛犢一般大小,身上遍布骨刺,它有著一條足有兩個身位那麼長的尾巴,尾巴末端是一顆猙獰的骨刺鎚頭。

它頭頂鑲嵌著的黑色寶石微微閃耀。

頓時又是兩根骨刺向眾人飛射過來。

【魔化刺蛇】

【二階】

【血量:2000/2000】

……

秘境中的怪物屬性通常比野外怪物更高。

但李維還是覺得離譜。

二階單位血量最高也就是一千左右,還得是專精防禦的單位。就算是鐵甲屍鱷,也才只有八百點血量。而眼前這怪物竟有著二階單位的兩倍屬性。

看它的樣子,怎麼也不像只會挨打的肉盾。

輸出能力只會更強。

可這才是簡單難度的深淵秘境啊!

嘲諷!

詫異歸詫異。

李維指揮起戰鬥絲毫不含糊。

當即給鐵甲屍鱷下達指令,同時吟唱咒語,將灰霧瀰漫全場,另一邊,不用他指揮,西奧多拉便已經手持一把翠綠匕首向著魔化刺蛇襲殺過去。

-892!

-1041!

……

她手下爆出兩個極為驚人的傷害,直接將眼前的怪物血量清空。

在夜間狀態增幅下,西奧多拉的面板攻擊已然突破一千的界限!

面對那半實體狀態的信仰之火時,她的傷害幾乎被削弱一半,卻還能打出那般高額的輸出,此時面對低於自身等級的怪物,簡直毫不留情。

「叮鈴!」

魔化刺蛇什麼手段都沒施展出來,直接散落成了一地白骨。

一聲極為悅耳的掉落提示隨之傳來。

【破碎的黑曜石】

【道具】

【級別:普通】

【說明:鑲嵌武器時可獲得10~20點額外黑暗傷害加成,鑲嵌首飾時可獲得3%~5%暴擊傷害加成,鑲嵌防具時可獲得3%~5%黑暗傷害抵抗】

……

掉落的竟然是寶石!

李維驚了。

這才是他在秘境中遇到的第一隻小怪,居然就掉落了一枚珍貴的寶石碎片!若是這秘境中的小怪都是如此……發了!

李維手掌微微顫抖。

一個能穩定產出寶石的秘境,這消息傳出去不知道會讓多少玩家羨慕妒忌恨!要知道,這才是小怪的掉落,秘境的收益可主要來源於秘境寶箱!

怪物的掉落還不止如此。

在它的屍骸中,幾根足有一尺多長的骨刺籠罩著微弱的白光。

【魔化骨刺】

【材料】

【級別:普通】

【說明:被深淵的惡魔氣息污染的材料,具備微弱魔力,可用於製造】

……

從這幾根骨刺上,李維感受到了跟石像鬼一樣的氣息。

這是具備惡魔屬性的材料!

李維雙眼放光。

這份掉落帶給他的驚喜甚至不亞於寶石。

他太清楚這意味著什麼了。

他可以用來打造具備惡魔屬性的裝備,從而抵消聖堂單位對亡靈單位的剋制效果!如此一來,他就算不招募惡魔單位,也將不用懼怕聖堂的勢力!

這座秘境真是帶給他太多驚喜了。

李維滿懷欣喜將掉落收起。

繼續前進。

前方很快再次出現兩隻魔化刺蛇。

全部擊殺。

再次給他帶來兩枚寶石碎片,七根惡魔骨刺。

然後是三隻、五隻……

怪物數量不斷遞增。

起初李維還感覺不到壓力,畢竟等級碾壓,所有怪物都在西奧多拉手下撐不到一個回合。

可漸漸的。

他也終於感受到了一些難度。

直到,終於走出那狹窄的山谷通道,眼前豁然開朗時,李維不禁倒吸一口涼氣

在前方的空曠地帶,無數只魔化刺蛇密密麻麻的擠在一起,他的隊伍一露面,頓時便是無數骨刺鋪天蓋地的飛射過來,黑壓壓的甚至遮蔽了月光!

「嗖嗖嗖……!」

兩隻鐵甲屍鱷瞬間被秒殺。

李維及時後退,有山體做掩護,才避免了被擊殺的命運。但聽到前方直令人頭皮發麻的窸窣移動聲音,他就知道,自己也躲不了太久。

這可都是錢啊!

每一隻魔化刺蛇光是寶石掉落一項,就至少能給他帶來穩定兩百塊的收益!

可這錢拿著卻是如此棘手。

李維此時的內心真是痛並快樂著。 剎那間,葉天傾的眉頭就皺成一個疙瘩。

他的表情也變得古怪起來。

他是萬萬沒有想到,此番前去給人治病,竟然是要前往京城。

樊家便是京城的家族。

葉家,那也是京城的家族。

葉天傾對京城這個地方,那可真是說不出的感情複雜。

他想去嗎?

想,的確想去。

他在哪裡生活二十餘年,他今年不過才二十八歲。

他人生的二十一年半,都是在京城度過的。

現如今!

他已經離開京城,六年的時間了,接近七年!

他也回去過京城,但每次都是短暫停留便離開。

特別是現在葉菁菁事件,讓他想奪得遠一點,慢慢的對付葉菁菁就好,自己就不要去京城了。

到不是害怕!

他只是在擔心,自己過去后,若是響起傷心往事,然後控制不住自己……便是隨手將葉家給滅了,那可就違背了,自己母親的遺願了。

「哎!」

葉天傾站在原地,忍不住的嘆息一聲。

秦無爭則是沒有察覺到葉天傾的異樣。

他拖著一個大箱子,正在哪裡拚命的往箱子裡面,裝寧江製作的牛肉乾,小魚乾,飲料……之類的東西。

似乎是生怕去一趟京城,就給他餓到似得。

「京城,要去嗎?」

葉天傾則是猶豫了。

他邁步走到窗前,雙手支撐在窗台上面,眼裡是說不出道不明的神光。

此刻!

他的心情非常的複雜,複雜到一種極致。

他是想要去的,可是在他的心底深處,似乎又有一道聲音在告訴他不要去。

這讓他也很茫然,不知道自己到底要不要走這一趟。

「老大,我都收拾完了,咱們出發吧。」

「你剛剛不是是說要抓緊時間嗎,現在……你怎麼倒是不著急了。」

「咱們倒是快走啊。」

秦無爭催促起來。

葉天傾嘆息一聲,轉過身來,表情恢復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