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0 Comments

「善。」姜瀾聞言,頷首道。

「如此,朕便不打擾大帝了,不日道友入主四御的詔書將便傳三界。」

言罷,那天帝轉身踏入了混沌霧氣縈繞的古老戰車中。九龍拉車騰空而起,綻放出漫天金色光芒,轉眼間便消失在了空間漣漪中。

「下一個時代是天庭的時代,神仙殺劫掀動,天庭將統治三界。不過,再下一個時代,就是大教爭鋒的時代了。」

姜瀾看着消失在視野中的九龍戰車,笑了笑,身影化作點點熒光,歸入玄都紫府內。

7017k 「慕老夫人,您看看,我兒子臉上,身上,就沒一個好地方。您看他的小臉,都被扇腫了。您也是當父母的,肯定能理解我們的心情。」

陳歡說完這話,輕輕掐了一下王寶寶的胳膊。

王寶寶心領神會,立馬嚎啕大哭起來:「可不是,疼死我了。慕等等好凶啊,一直打我,我都沒有還手。因為老師說過,打架是不對的,嗚嗚嗚,嗚嗚嗚。」

一聽這話,慕老夫人眉頭微皺。

原本以為是等等被人欺負了,怎麼現在,居然是等等欺負別人?

看到滿身是傷的王寶寶,再看看旁邊完好無損的「慕等等」。

「奶奶,您愣著做什麼,別相信他的鬼話,會哭了不起啊,等等,你沒事吧,快讓姑姑看看,你是不是受內傷了。」

身後的慕南笙才不管王寶寶的哭聲,徑直走到「慕等等」面前,蹲了下來,眼睛上下打量著「慕等等」,檢查的十分仔細。

「嗯,我受傷了,姑姑。」

宋可人十分配合地看着慕南笙說道。

「什麼,哪裏,快讓姑姑看看,是不是他們專門打你看不到的地方?」

慕南笙這麼一吼,慕老夫人的眼神,瞬間變暗,她也趕緊走到寶貝重孫面前。

「老郭。」

她看着門口,換來了家裏的私人醫生。

宋可人一看這架勢,心裏暗自叫苦,沒想到太奶奶居然把醫生都給叫來。

她可是女孩子,才不要讓這個郭醫生給自己檢查呢。

「不要,我不看醫生。」宋可人連忙搖頭。

「慕老夫人,您別緊張,我們的幼兒園老師可以證明,慕等等沒有受傷,是他先動手打得王寶寶。」

一旁的方明鳳說完這話,幽幽地看了眼楊慧芳。

「是啊,慕老夫人,今天的事情,是慕等等先動手踢了王寶寶,然後我想着都是小朋友之間的矛盾,就想讓他們握手言和。誰知道慕等等在醫務室,又把王寶寶給打了。」

楊慧芳這麼一說,慕老夫人的臉色,更黑了。

「等等,你們老師說得,是不是真的?王寶寶,真的是你打的?」

「是。」

宋可人毫不猶豫地承認。

「等等,是不是他們合起伙來嚇唬你啊,你受委屈就要說啊,別傻不拉幾的承認,有什麼事情,姑姑會給你撐腰的。」

看到侄兒居然這麼老實的承認打了王寶寶,慕南笙真的是替慕等等捏了一把冷汗。

畢竟慕老夫人寵溺孩子歸寵溺,在大是大非上,可是從來不含糊的。

「慕等等,道歉。」

蒼老的聲音,再次從慕老夫人嘴裏冒了出來。

「我不要。」

宋可人果斷搖頭,要讓她跟王寶寶道歉,下輩子都不可能!

「慕等等,太奶奶平時怎麼教你的,做錯事,就要認。你要是小男子漢,就應該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慕老夫人看着「慕等等」一字一句說道。

這話要是對慕等等說,沒準兒慕等等還真會道歉。

可惜現在的「慕等等」是宋可人,她就是小女子,才不需要做男子漢。

「我不。」

清脆的聲音,在整個院長辦公室蔓延。 第96章她想了一下自己的童年,她的娘親終日活得戰戰兢兢,整日里唉聲嘆氣,看向她的眼神時常帶著恨意,恨她為何不是個男孩,情緒失控的時候隨便抓起手中的什麼東西都會把她打一頓,清醒之後又會抱著她哭,哭著說對不起。

她的童年是不幸的,直到她的娘親死去,她被收到了嫡母的名下。剛開始她還很害怕,沒想到嫡母對她很好,讓她跟長姐一起學習琴棋書畫,漸漸的,她倒是忘記了自己的娘親是個出身極低的賣酒女。

人在陷入絕境的時候,腦子就會變得格外聰明。她看著眼前的秋月,所有的線在這一刻終於串聯了起來,一些被她忽略的細枝末節也都被她想了起來。

「半月前,去雲妝閣,就是秋月唆使我跟你賭注的,當時她說看不慣你,想讓我教訓你一下……」姜紫雲看著秋月,面色難看的開口。

她想起來了,在雲妝閣她因為一盒胭脂,跟君緋色起了衝突,君家緋色一向跋扈,非要不可,可那盒胭脂卻是她先看上的,可硬是被君緋色給扔了銀子給先拿走了,她很是氣不過,當時便是秋月在她的身邊提出來的皇家玉泉玄王爺洗澡之事……她腦子一熱,便激的君緋色應了戰。

如今想來,細思極恐,一切好像都是有預謀。

「小姐,都是奴婢的錯,是奴婢……小姐你說什麼奴婢都不會怪你,奴婢死不足惜……。」秋月嗚嗚的哭道。

秦臻秀眉輕輕一擰,只覺得有些吵,剛要呵斥出聲,只聽一道低沉的男聲帶著冷漠之音響起,

「太吵。」接著只見蕭鳳棲手指一彈,一勁氣直接呼嘯而過,沖向那跪地哭泣的秋月,直接將她掀翻在地,她悶哼一聲,捂著脖子卻是疼的哆嗦,在不敢發出聲音。

看到這一幕的姜紫雲臉色又是一白。這邊秦臻卻好像沒瞧見一般,她面色平靜,

「姜二小姐,也就是說,從那日在雲妝閣開始,幕後之人的計劃便已經開始實施了,秋月唆使你跟我賭注,而我答應了,我去了皇家玉泉,被打成重傷,若我死了,君家與玄王爺之間必生嫌隙,若我沒死,我君府的人也已經被收買,被無聲無息的下了安魂散,我也必死,君家依舊逃不過與玄王府生嫌隙的命運,所以這幕後之人就是沖著君家和玄王府來的,而不管是前者,還是後者,我若死了,你都逃脫不了干係,真是好大一盤棋,倒是不知道有什麼深仇大恨需要這般布局。」秦臻眸光冷冽。

她歷經重生,心性早已經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她並不是聖母,看到害人的姜紫雲流下幾滴眼淚就會原諒她。

相反,她是最想抓出幕後黑手的那人。一是,她佔據了君緋色的身體,理應找出害她的兇手,還她公道。

二是,這人還隱藏在暗處,前日她小巷遇刺,說不定就是這幕後之人下的手,這人是誰,她不知。

「這個人是誰?」姜紫雲抬起通紅的雙眼,她並未發現她的思路全都跟著秦臻走了,而且在無形之中競對她升起一種信任的感覺,她想洗脫罪名,唯一能倚靠的竟然只有君緋色。

「對呀,這個人是誰……」秦臻也跟著她重複出聲,但是她的目光卻緩緩的落在了蕭泓宇的身上……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第460章神殿

卧槽,她兩輩子加起來好不容易把自己嫁出去了,啊呸~成親了,怎麼突然之間就與司徒錦分隔兩地了?

這群天煞的玩意兒喲!

這時外面有人在用日語說話。

「在我們沒有到達目的地時,別讓那個女人醒過來,現在已經離開帝都,繼續往東,不日就能到達目的地!這個女人的血是喚醒天皇的藥引。」

MMP,她就是一個AB血型,人死了哪兒能說喚醒就喚醒的?她持有空間這麼逆天的最比起都不敢如此誇下海口!

「還魂丹難道沒用?」

「笨蛋,你以為還魂丹是丹藥不成?那只是我們東瀛放在幾個國家的煙霧彈,只可惜那個煙霧彈因為這個女人消散了。

甚至連我們花了大量資金建造的鬼殿也因為這個女人而毀於一旦。這全都緣於她身上的寶貝,那個寶貝是讓天皇復活的唯一東西!」

花琉璃聞言,眉頭緊皺,她沒想到鬼殿是東瀛人放在四國中的一枚棋子。

他們彈丸大的國家,野心不小。

而他們擄自己過去,是為了復活他們天皇?

「小空間,這死人真能復活嗎?」

「那世界還不亂套了?不可能!頂多是可以在人病入膏肓的時候,用一些名貴藥材吊著命。起死回生?做夢呢。」

花琉璃聽后,瞬間放下心來!

「小空間,這段時間空間別升級!」萬一遇到危險,她好躲進去。

「知道了。」

花琉璃呼出一口氣,又重新躺在地上,然後想到什麼似的,從空間召出一隻鴿子,把自己被人擄去了東瀛的事兒給司徒錦飛鴿傳書過去,並讓他不要擔心,自己很安全。

然後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把鴿子放飛。

今天成婚,她臉上還帶着妝,那妝容貼在臉上難受死了。

趁人沒進來,用帕子把臉擦了擦,然後倒在原來的地方,背對着得門口,從空間掏出一個蘋果,咔嚓咔嚓的吃完。隨後打了個哈欠,繼續睡。

不得不說這女人心大,新婚之夜被人擄走,不驚慌,不哭鬧,還有心思吃喝。

花琉璃一覺睡到第二天!

「唔~有沒有人?」

外面的額人聽到喊聲,推門進來,一臉驚訝道:「女人,你竟然醒了。」

花琉璃坐在地上,一隻腿伸直,一直腿蜷著,把玩着手裏的一枚玉佩道:「不醒來,還能睡死過去不成?你們趁機放了我,不然小心你們的腦袋。」

「哈哈!你以為你為什麼能從世子府出來?為什麼能從帝都被我們帶出來?就沒想過原因?」

花琉璃扶額,道:「為何?」

來人想着這個女人反正在船上也下不去,告訴她也無妨。

「這還得感謝你們東籬國的宰相與他夫人,要不是他們裏應外合,我們又怎能輕而易舉的把你帶出來!女人,你若不想受皮肉之苦,就老實點兒,不然小心老子的鞭子。」

花琉璃聳聳肩,把玉佩塞到懷裏,道:「我現在餓了,要吃飯。」

見她不哭不鬧,那人雖疑惑得,卻還是去端吃的。只要她不鬧騰,他們還是很『和善』的。畢竟是天皇的藥引,面子還是要給的。

花琉璃安安靜靜的在海上飄蕩了半個多月,船終於靠岸了!

透過船上的窗戶往外看,這就是一個荒無人煙的孤島,可當她被帶進去的時候才發現裏面別有洞天。

「這裏不是東瀛。」

一個村落大小的島嶼,蓋着一座金碧輝煌的宮殿。

「這裏是神殿。」

神殿?呵呵~有意思,她們剛解決了一個鬼殿,結果又來了一個神殿。

。 我並不覺得自己過多得謹慎了。

光大看着門外的一眾人等,他們看起來都非常年輕,除了那把劍和那隻超級大的獅虎獸的氣勢,基本上都非常稚嫩。月光照在他們的身上,顯得發寒。

那一行人並沒有很想要離開的意思,他們正在比較小聲的交談,他們站的緊密,但是動作都很隨意。

「啊光……你準備怎麼留住他們?我們不知道他們是敵是友啊……不過他們為什麼沒有走啊……他們不會真的是有問題吧。」羅木良坐在位子上看着花余香,他的小摺扇慢慢的扇著。

「凡是這個點到酒樓來的,都絕對不普通。各種意義上的。」光大以右手凝聚靈力,結出一個單手印,道法紋路在他的手上旋轉,隨後提起右手與左手交匯,在閉着的眼睛上劃了一道,藍色的流光在他的眼睛裏流出,順便往耳朵上一抹。同樣的藍色流光在耳朵上流動。

一道藍色的光順着酒樓屋頂的房梁溜了出去,那是光大的神識,可以接收來自神識的所見所聞。

「不是很好說……他們聊的東西都很奇怪。」光大聽到了一些門外的交談。

「他們在談什麼?如果是什麼壞人,不見得會說這麼多話吧。」花余香還在繼續尋找自己的香囊。她東找西找反而有些氣惱。

「他們在聊……洗澡……有人說他們身上很臟,需要洗澡。好像有人受傷了……也需要清理傷口。」光大皺着眉頭。

「黑話?不過……如果受傷了……我們可以先讓他們進來。」羅木良點頭道。

「我的店你的店?再等等……讓光大繼續說……」花余香差看着自己的袖子。

羅木良嘟著嘴看她,沒了聲。

「他們好像一個是主僕關係,一個態度有些囂張,一個女人好像狀態不是很好,還有幾個聲音,不知道是不是他們的坐騎在說話。」

「可疑嗎?」肖老拿着酒葫蘆看着閉着眼的光大。

「可疑……」光大緩緩的說出這兩個字。

「為什麼……這不是很正常嘛?如果把我們酒樓當做旅店要洗漱也正常吧。」花余香搭話。

「他們有一個人好像知道了我在偷聽他們。」光大睜開眼睛,看着所有人,有些吃驚。

「這……什麼意思?」所有人都楞的看了一眼光大,眉頭緊皺。

「他們其中的一個人也在窺探酒樓里的一切。」光大有些很不妙的感覺,眼睛眯了起來:「他們其中有人非常強大……不像是會居住酒樓的樣子。」

「你們的神識碰面了?」

「沒有。但是他把我的神識直接彈回來了。」光大難受的看着所有人。

「這麼厲害?如果真是壞人……可怎麼辦?」羅木良有些擔心。

「木頭,你去問一問?」光大皺着眉頭看了一眼羅木良。

「誒!啊光!你不能這樣哦……我平時待你不薄的。」

「所以,我將這個重任交給你啊……」

「你的計劃就是讓木頭去問?」花余香有些想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