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0 Comments

「好。」沈毅說:「你忍著點兒。」

「你輕點,知鳶是最是怕疼的人了,你千萬不要太用力,聽到沒。」上官凌那濃密的劍眉都要扭成波浪形了,擔憂的看著沈毅。

「你知道她怕疼,你還這麼用力。」沈毅輕輕的揉著顧知鳶的手,生怕弄疼的顧知鳶:「接回去怎麼樣都會有點疼,你忍著點。」

「大哥,我求求你快點兒吧,能不能不要嗶嗶。」顧知鳶眉頭一皺,冷聲說道兩個大男人,怎麼就在這裡磨磨唧唧的要死呢,真的是折磨死人了。

「好。」沈毅點了點頭,猛地一用力,顧知鳶的胳膊便被接回去了。

顧知鳶甩了甩還在發疼的手臂,眉頭一皺說道:「走了,回王府再說。」

「知鳶。」上官凌連忙跟了上去。

二人同坐一輛馬車,將沈毅給撇開了,讓沈毅自己騎馬回去,頓時沈毅氣炸了,牽著馬在原地捶牆。

馬車上,顧知鳶開始安撫上官凌的情緒,輕聲說道:「沈毅說的,只是一部分,王爺常常對我都很好,他只是因為我擅闖軍營生氣。」

「哼,就算是生氣,也不敢對你動手啊。」上官凌一臉疼惜地說道:「他平日裡面是不是就這樣對你,你不必替他遮掩,有表哥在,表哥不會讓他傷害到你的。」

「沒有表哥說的這麼嚴重,表哥寬心吧,小打小鬧,本來就是很正常的。」 副駕駛座的男人見狀,皺了一下眉:「不是死了吧?」

他說著,彎下身探了一下薄慕青的氣息,感覺到手上有微弱的氣息,男人鬆了口氣:「沒死。」

說著,他拽著薄慕青的手,一把扛起來,重新扔進車裡面,「走了,去斷風崖!」

麵包車再次發動起來,車裡面的薄慕青已經暈死過去了。

薄慕青再次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被掉在懸崖下,而底下是一片汪洋大海。

她嚇得大聲驚叫,懸崖上的兩個男人聽到她的叫聲,皺了皺眉,卻沒有人理會她。

七點的江城漸漸入夜,薄暮年趕到斷風崖的時候,恰好七點半。

天已經完全黑了,海水漲上來,底下的海水洶湧驚人。

薄暮年沒看到薄慕青,而那懸崖上空無一人。

然而很快,林朝陽等人就發現懸崖邊上用大石綁著的繩索了。

「薄總!這裡有一塊大石頭!」

這懸崖邊上,哪裡來的一塊大石頭,不用想都知道,一定是人為搬過去的!

薄暮年臉色一變,抬腿就跑了過去。

一群人打著燈光,薄暮年看到那石頭上面綁了一條繩索。

他走過去,沿著繩索摸索,一直到懸崖邊,才發現繩索下面吊了東西。

薄暮年突然意識是什麼,打著手電筒往下一看,看吊在繩子上面的薄慕青,整個人都驚了一下:「快來人!把繩子拉起來!」

身後的人聽到他的話,連忙過去幫忙把繩索拉起來。

然而繩子下面不僅僅墜著薄慕青,薄慕青的下方的繩子最尾端,還墜了一顆半人大小的石頭。

幸好薄暮年帶來的人多,五六個人合力,一鼓作氣將繩子上的薄慕青拉了上來。

薄慕青已經暈過去了,人在那懸崖下也不知道掛了多久,夜風和海風吹著她,再加上這一天一夜的驚嚇,整個人已經發起了高燒。

薄暮年探了探鼻息,還感覺到氣息,他才鬆了口氣,抱起人往山下跑。

薄慕青直接被送進了江城當地的醫院救治,薄暮年將人放到醫護床上之後,一邊拿出手機給傅言打電話,一邊問林朝陽:「沈初那邊怎麼樣?」

「楊秘書說他好像已經找到了林湘悅的藏身之處,沈小姐那邊暫時還沒有消息。」

薄慕青昏迷不醒,他們不能從她的口中問出沈初的消息。

薄暮年沒說話,陰沉著臉撥了傅言的電話。

通話響了好幾遍才接通,然而開口的人卻不是傅言:「你好,我是青城青陽區刑偵大隊隊長李冬青,這是傅言先生的手機,傅言先生剛才吐血昏迷,現在救護車上送往醫院救治。」

薄暮年臉色一僵,握著手機的手有些抖:「我是薄暮年,我想知道沈初現在什麼情況?」

「薄先生,我們這邊還沒有沈小姐的消息,五子崖那邊,也並沒有發現任何形跡可疑的人。」

薄暮年聽著手機裡面那人的話,人直接往後倒退了幾步,手上的手機摔在地上,他想起一個小時前收到的那一條林湘悅的簡訊。

她說沈初死了,他不信的,然而現在,一切都在告訴他,林湘悅不是騙他們!

。 白雲飛站在舞台上,深情的演唱著他整個人的表情以及在演唱這首歌的感情,已經達到了最高的效果。

現場的觀眾們一個個也是聽得如痴如醉。

而另外一邊,在網路上觀看本場《天籟好聲音》總決賽的網友數量,也已經突破了五億人次。

還好後台導演組他們早有準備,早就已經預料到了,這一次的直播肯定會有很多人收看,所以也是特地打開了後台的直播通道,不然的話這一次的直播間肯定會崩。

「呼──還好我們早有預料,不然這一次的後台崩了,可真是影響我們的整個直播過程啊!」

在一旁的副導演也是一邊擦著額頭的汗,一邊對著導演開口說道。

「對呀,我早就跟你們說過了,這一次直播間的人氣肯定會爆棚,所以我們得做好萬全之策。畢竟我們這一次採用的是直播的方式啊。白雲飛的人氣是真的高啊。我想過可能會突破歷史新高,但是我沒有想到居然會這麼高!」

白雲飛在演唱的時候,整個直播間的人氣也是被推到了最高點。

這連在後台的導演,都覺得這件事情非常的不可置信。

好在導演組提前準備好了後台的直播通道,不然這一次的損失可真是不可預料的!

另外一邊,白雲飛的百度貼吧可沒有那麼安靜了。

現場演播廳內也有著許多白雲飛的粉絲,他們都是帶著非常昂貴和先進的攝影設備進來觀看的。

他們在現場拍下白雲飛的照片后,直接上傳到了白雲飛的貼吧上。

這些全部都是現場沒有P過的高清生圖。

有許多在刷貼吧的朋友,看到了白雲飛的這些照片之後,紛紛的被圈粉了。

白雲飛不僅有才華,而且人長得也是非常的帥,在決賽的當天,整個人的皮膚狀態非常的好看,起來就非常的容光煥發。

再加上白雲飛當天身穿的是一身筆挺的西裝,更是能夠把他整個人的身材線條,修飾得非常的完美。

現場有許多的粉絲們,他們把這些決賽現場的生圖上傳到貼吧之後。

整個貼吧也是直接處於一種癱瘓的狀態。

「白雲飛真的好帥呀!上次有幸見到他的本人,本人真的比照片帥1萬倍1億倍!」

「我的天哪,簡直就是奶油肌,他一個男生的皮膚都比我一個女生的皮膚還要細膩!」

「這真的就是4K鏡頭下的偶像嗎!我簡直是太愛了!」

「這皮膚真的跟剝了殼的雞蛋一樣,這五官也太精緻了吧,感覺就像是建模臉呀!」

「我的媽呀,我真的是被這一組圖直接封神!」

「白雲飛太帥了吧!我搶了一個星期的票都沒有能夠搶到去現場的機會!實在是太羨慕那些能夠去現場的姐妹們了!」

「白雲飛!我愛你呀!」

「明明可以靠顏值,卻偏偏要靠才華出圈,這讓誰不愛呀?這誰扛得住啊!」

整個貼吧一下解釋處於癱瘓的狀態,用戶們發布的消息直接都被卡掉了。

另外一邊貼吧的後期工作人員,直接陷入頭大的狀態。

「我的天哪,這個白雲飛的粉絲也太恐怖了吧!直接把咱們貼吧都干崩了!」

「快點快點,趕緊把這個Bug給修復好!」

「我已經在儘力了呀!咱們貼吧還從來沒有出現過這樣的事呢!」

貼吧的兩名工作人員一邊在修復著漏洞,一邊也是忍不住吐槽了起來。

而此刻在舞台上動情演唱的白雲飛,他也並不知道因為自己的影響力,已經以一己之力導致了各大APP直接處於癱瘓的狀態。

當最後一句歌詞結束,白雲飛終於演唱完畢了這一首驚為天人的作品。

整個現場演播廳內想起了雷鳴般的掌聲,久久沒有平復。

白雲飛看到觀眾們如此反應,心裏面也是非常的激動和開心。

對於舞台上的表演者來說,觀眾的反應就是對他們最大的鼓勵和自信。

白雲飛朝著舞台下的觀眾們,深深的鞠了一躬。

就連白雲飛的對手黃天,在後台聽完了白雲飛的演唱,都忍不住為他鼓掌。

一個人最大的榮耀,莫過於得到對手的尊敬和認可。

白雲飛做到了!

另外一邊,璀璨娛樂大廈內。

李開疆也是在默默的注視著這一場直播。

剛剛聽完白雲飛在演唱過後,李開疆直接關閉了這一場直播。

在一旁的張秘書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而此刻,李開疆都完全不期待接下來的比賽成績了。

他心裏面深知,白雲飛這一次一定能夠奪得冠軍。

隨後,李開疆便撥打了李曼秋的電話。

「女兒啊,你明天就把合同提一下吧,白雲飛這個人,一定要把他留在我們璀璨娛樂!」

李開疆在說出這番話的時候,臉上的神情充滿了對白雲飛的肯定。

李開疆手底下有這麼多藝人,但是很少有一人能夠在他這裡得到這麼高度的肯定和評價。

能夠看得出來,白雲飛潛力無限。

《天籟好聲音》總決賽演播廳內。

白雲飛作為最後一名出場的壓軸歌手,贏得了無上的榮耀。

在這一刻,雖然沒有開啟現場投票,但是觀眾們的熱情和氛圍,深深的感動了在座的導師和選手。

白雲飛也非常享受站在舞台上的這一刻。

更加讓他享受的是自己在演唱歌曲時,那種跟音樂融為一體的情感。

直到主持人王亮上場,現場演播廳內,觀眾們的掌聲依然沒有停下。

就連站在一旁的王亮也忍不住的為白雲飛鼓掌。

「真的太精彩了!我真的都不忍心打斷你們的掌聲,在這一刻,我覺得《天籟好聲音》這個舞台,給了選手們更多的機會,但是在我看來,更多的是讓我見識到了音樂的魅力!」

在一旁的三位導師,他們每個人的臉上也是寫滿了欣慰。

「接下來,讓我們的三位導師,對白雲飛這一次的演唱做一個簡單的評價吧!」

白雲飛聽完主持人說的這番話過後,內心也是有些忐忑的看向一旁的三位導師。

率先開口的便是聞丁,他整個人笑得非常的開心。

。【選項任務已完成】

【獎勵:斬妖劍,體質+5】

花了點時間,完成入門儀式,潘閑很快收到了任務獎勵,緊跟着,便是次元獵場給予的通報獎勵。

【恭喜966號獵人潘閑完成隱藏式任務,獲得副職『道士』身份,成為第二位擁有副職的獵人。】

【獎勵:聲望500,積分300萬

《全民獵人時代》第266章殭屍出棺 信封上面這兩攤血跡的來源費仁十分熟悉,其中一人是風不悔,而另外一人則是和他關係密切的肖妮可!

眼下,二人很可能已經遭受毒手。

至於下手的人是誰,費仁也差不多猜出了大概。

如今和他有仇的無非是大宋帝國的太子傲長空,以及葉氏一族的人。

先前在天山爭奪釋念台的過程中,傲長空已經主動帶著人退去,而且對方也不知道他和肖妮以及風不悔等人的關係。

因此,基本可以排除在外。

如今唯一有動手可能性的只有葉氏一族的人!

「小爺我不去找你們的麻煩,你們竟敢主動找上門來…..那便一個都別走了!」

心中殺意畢露,下一刻費仁也是掌心湧出一縷琉璃火將信封燒掉,同時縱身直掠天空,朝著枯木崖所在的方向飛去。

「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