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妹,你怎麼把這小子帶回來了,師伯沒找到嗎?」斷臂道士問道。

「沒找到,外面還有陰兵巡邏,幸虧我躲了過去,還救了他。」青柳如實稟告。

渾身是傷的道士瞥了我一眼,也還算友善,對我作揖道:「我認得你,是給我們解鬼紋的小子,叫唐浩嘛!但我看得出你一點法力都沒有,我們都這個樣子了,保護不了你,你還是走吧!抱歉。」

雖然他開口就趕我走,但說話的態度還可以,我也能理解,畢竟我跟他們不認識,他們不可能相信我,也不會跟我組成隊友,一起前行。

「如果你不歡迎的話,我可以走,但我想搞清楚一些事情,問你們幾個問題行不?」我也作揖道,頗有一股闖江湖的味道。

青柳救了我,我已經很感動了,既然別人不願意與我同行,我也不會硬來,但有些事情,他們是知道的,我得問清楚。

「請問。」受重傷的道士倒是爽快。

「你們這是怎麼受的傷?又是怎麼進來的這裡?」我問道。

他們嘆了一口氣,一人說了一句,說進來這裡是巧合,是青柳不小心觸碰了機關,三人才跌進來的,那時候給陰兵追殺,也幸虧進來了這裡才能活下去。不過這棺材中關著一隻惡鬼,合他們三人之力才殺了這惡鬼,但一人重傷,一人斷臂,算是付出了慘重的代價。

其實不止這裡,許多洞壁都有機關,一進去就是一個密室,裡面關有各種各樣的妖魔鬼怪,如果你能誅殺了裡面的妖魔鬼怪,那你就可以呆在那裡,完全安全了。

之前他們也有茅山弟子不小心觸發了洞壁的機關,但那時候有玄木真人在,那些妖魔鬼怪不足為患,但下了鬼潭后,玄木真人就跟他們失散了。

說到鬼潭,他們又唉聲嘆氣了起來,在那裡也折了不少人。

那八爪魚妖如此厲害,沒全軍覆沒就不錯了,這還嘆什麼氣,就算玄木真人在,我也不覺得他能殺八爪魚妖,那可是比大妖都還高級的妖了。

聽了他們的話后,我立刻愣住了,因為我好像想到了郭一達和張青他們失蹤的原因。

他們肯定是觸碰了機關,然後栽進了密室裡面,我就說怎麼眨眼就消失了,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可我又擔心了起來,密室里都有妖魔鬼怪,如果他們戰勝不了棺材里的妖魔鬼怪,那可怎麼辦?會不會死裡面?

張青那三個我最擔心,張青受了重傷,戴潔瑩和小雨,基本上是累贅,連三個茅山弟子才能殺的妖魔鬼怪,受重傷的張青能對付嗎?

希望他們平安,我現在才知道原因,已經沒有用了,我也回不去找他們。

「你還有什麼要問的嗎?」受重傷的茅山弟子問道。

我說當然有,陰兵是怎麼一回事?他們很厲害嗎?怎麼幾乎殺光了你們?

。 江東平在京都四少的這個小圈子裡一直都是個特殊存在,曾經,明明是個一無所有的孤兒,可他就能把自己活的跟個傲骨錚錚的王子似的不亢不卑,即使,傅斯晟等人看不慣他太正的一面,也只是偶爾玩笑調侃,就連背地裡都不曾吐槽他一句半句,畢竟,他和盛懷錦的相處是一種讓人說不上來的默契和和諧。

這位江先生的正就會顯示出他們幾個的邪和不著調,加之,他們是出了名的京都四少,緋聞從來沒有停止過。

所以呢,傅斯晟就對這位大哥各種不滿意了,加之,這次,從來都不曾失手的傅少被顧九月拒絕也就算了,還被江東平打進了醫院,這就讓傅斯晟更加不爽了,可是呢,不爽,你也的給老子忍著,人江東平帶著女友過來假惺惺看望了他一回,說都說誤會。完了,就今天,人還不帶女友,請傅斯晟吃飯,駱東城作陪,就算是和解了。

說來,確實也是誤會,當時,傅斯晟堅決不行顧九月有男朋友,所以,就去人顧九月的瑜伽館里把姑娘關在私教房間里,說的是,你既然有男票那就把你男票叫過來啊!

結果,顧九月就給江東平大拉個電話,說是有個無賴糾纏她。

結果,江東平趕來后一看是傅斯晟,就更加來氣,二話不說就先把人給打了。

加之最近在盛傳江東平是盛老爺子的私生子,傅斯晟自然不可能為了個女人得罪江東平,所以,這頓飯,大家有成了好哥們了。

所以,江東平這一出口,聽著是維護廣大女性同胞,實際上是維護陸寫意,這情商杠杠滴,誰說人家只是直男了。

江東平一句話把傅斯晟懟的一臉黑線,多虧那人向來不著調,厚臉皮習慣了,放一個小肚雞腸之人,怕是又要跟江東平記上一筆仇了。

於是,傅斯晟撇嘴道:「行,就你牛逼死了,老子是垃圾。」

江東平用看白痴的眼神看了眼傅斯晟,懶得搭理他。

駱少東問道:「看都看見了,不打個招呼不太合適吧?」

江東平說:「我還有事先走了,你倆單身狗看著辦吧!」

嘿!有女朋友了不起啊你?

結果三人還沒出去呢,容崢又返回來了,大步朝陸寫意走了過去,直接坐在了她對面,把一文件袋放在她面前,說:「我複印了一份,這個是原件,你再看看,想通了給我電話,我得趕回京都,那邊還有幾個大案子等著我呢!你什麼時候想回京都了跟我說一聲,我給你安排地方。」

陸寫意有點木楞的點頭,「以後電話溝通就好了,不用來回跑了,浪費你的時間和機票。」

容崢抿了下唇,說:「我心甘情願的,你不用管。見你好好的,我就放心了。」

陸寫意拿著文件袋,斂著眉眼,說:「多謝容律師。案子結了后,我會把律師服務費的尾款轉給你。」

容崢臉上的表情不能再看了,他扣上公文包,起身,盯著陸寫意看了幾秒鐘后,說:「我走了。你照顧好自己!」

陸寫意抬頭,一下子就看到了對面三隻!

一句話卡在了喉嚨,什麼也沒說。

容崢對她的心思,多年前,陸寫意就知道,如果,陸家沒有出事,或許她會給彼此一個機會接觸,亦或者說,陸家出事容崢他爸要是出於援手,她哪怕是報恩也會給彼此個機會,可所有的一切都沒有。

容崢免費幫她處理了三年多陸氏的遺留問題,一半的原因是為還他爸當時見死不救的內疚,一半是因為,他喜歡她。

容崢出去后,有車子在等他,直接把人接走了。

這下子不打招呼都不行了,畢竟大家都大眼瞪小眼的看見了。

陸寫意起身,背上包,拿著文件袋走了過來,大大方方對著他們仨頷首,「你們也在這裡吃飯啊!」

陸寫意是那種帶點古典美的女孩子,不說話不生氣不發脾氣的時候,給人感覺就特斯文,特好rua的那種。她的長相和氣質,無論是跟秦簡相比較還是跟顧九月等都不大一樣,她算是出在了最好的時候最好的家庭了。母親是高中語文老師,父親曾經也是老師,後來下海經商很成功,在她一路走來,家裡經濟體條件好,父母關係好,母親又是個文化人,所以,陸寫意,人如其名,再怎麼落魄,再怎麼深處泥潭,她身上都有一股不容人褻瀆的東西在,哪怕,她去會所里彈琴都沒人敢輕看她。

江東平先點的頭,說:「慶祝傅少康復。剛,那位是容律師?」

陸寫意有些吃驚,「你認識他?」

江東平點頭,「加過幾次,在京都的律圈還算小有名氣。」

駱少東看眼陸寫意手裡的文件袋,挑眉道:「怎麼,陸小姐遇上麻煩了?」

陸寫意說:「沒有,就之前的一點舊事,找容律師處理一下。」

一起出了餐廳,江東平和他們告辭,說:「你倆順道把陸小姐送回去,我先走了。」

目送江東平的車子離開后,駱少東看向陸寫意,「陸小姐,上車吧!我先送你,再送傅少。」

陸寫意說:「謝謝,時間還早,我想逛逛。」

這借口也太牽強了,明顯是不願意和他倆一路。

傅斯晟看了眼駱少東,「陸小姐不想和咱倆垃圾男一路你看不出來嗎?還不走?送老子回去吃藥。」

駱少東磨牙,艹了,媽的,這貨怎麼這樣啊!

陸寫意都懶得跟他們解釋了,你自己覺著自己是垃圾那就是垃圾好了。

陸寫意哪裡是想逛街,她想一個人走走,好好想想容崢的建議,家裡最後就只剩了一棟別墅,但是,還有將u一千萬的銀行抵押沒有還清,下個月就到期了,在還不上,就只能拿別墅抵押了。

她一直想保住那棟別墅的,可現在,想想,要別墅有什麼用?

家破人亡了,弟弟又不在國內,他想從頭開始,那就抵押了算了?無債一身輕,從此,京都就徹徹底底沒有什麼兒可留戀的了,就父母每年的忌日回去上個墳好了。

華燈初上,人來人往,陸寫意突然間不想在秦簡家住了。 「喂!到底是不是走這邊?」

王家宅院深處,姜華陽不知為何還依然主導著身體,看著走在前面的楊凡再次問道。

從剛剛開始,楊凡好像就是在故意帶著他們兜圈子,同樣一個地點,她都走了來回不下四遍了。

「你跟著就成!」

楊凡沒有轉頭,只是緊皺著眉頭。

波導感知到的那種藍色氣息,就在這附近,而且越來越強烈!

「王辰!你到過這嗎?」

楊凡皺著眉頭看向王辰,現在對王家情況比較清楚的也就王辰一個人。

「這……在這裡我實在有些記不起來!」

聽到楊凡的問題,王辰只是緊張的搖頭。

他平時總是困在自己的小院,哪有機會出來看看,而且特別是關乎王家機密的實驗室,饒是他也從未得知過具體地點。

「呵,連自己家都不認識,真是沒救了!」

姜華陽此刻又開始毒舌,看著王辰緊張兮兮的樣子,嘴裡沒有一句好話。

「我……」

王辰臉上通紅一片,想要反駁卻不知從何處說起。

說到底也確實是他的原因,身為王家嫡孫,卻連自己家的地方都沒有逛完,不得不說還真是一種悲哀。

「好了!」

「少說兩句!」

楊凡舒緩了一下,轉身對著兩人說道。

同時心裡在滴血……

「我為什麼要答應你們到這來,真的是腦子進水了!」

「哼!」

「對……對不起!」

姜華陽和王辰兩人的反應各不相同,但也總算是安靜下來。

「到底能不能找到?」

「時間可不多了!」

短暫的平靜之後,姜華陽平心靜氣的問道。

她自然是知道想要挖掘出王家埋藏已久的秘密,不是那麼容易的。

但是為了她和姜華月之間的問題,王家的精靈實驗室她必須要走一趟!

「我知道!」

「別急……等等!有人來了!」

楊凡大手一揮,三人重新隱匿於黑暗之中。

「擦!我們要不要直接跑吧!」

「家主又殺一個……」

「這種生活什麼時候是個頭啊!」

在楊凡的視線中,和王家護衛穿得截然不同的兩人從不遠處的院子走了出來。

「跑?你能跑到哪去?」

「別想這麼多,既然當時選擇,現在已經沒有回頭路了!」

「況且……老大死了,我們這些才有升上去的希望!」

兩人邊走邊抱怨,身上那股濃烈的化學器材味道格外嗆人。

這股味道順著風就吹到了楊凡三人藏身的地方。

「咳……唔!!!」

姜華陽一個沒忍住,就要直接咳出來。

楊凡見狀不妙,大手直接就捂住了她的嘴。

異性的味道和熱量,順著大手就傳到了姜華陽臉上,從未和異性親密接觸的姜華陽此時臉色緋紅,看著楊凡的眼神中多了些許東西。

過了將近半分鐘,那兩人的身影才徹底消失在楊凡眼中。

「看來是走遠了!」

「唔……!」

「抱歉!抱歉!忘了!」

看著姜華陽滿面通紅,楊凡訕訕的笑著。

這可真不是他故意的,而是剛才情況真的太緊急,要是被那兩人所發現,叫來其他王家的追兵,結果可就嚴重了。

「咳!咳!!」

「呼……」

「你就不能輕點嘛?!」

姜華陽紅著臉,語氣和以往有所不同,眼神平白的瞪了楊凡一眼。

小女子姿態展露無疑!

霎時間的轉變,就讓楊凡都有些措手不及。

這……變性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