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0 Comments

「庫拉拉拉拉~那就嘗嘗…這一招吧!」

話落,雷聲炸響,白鬍子的叢雲切之上,竟是纏繞上了霸王色霸氣,與雷利用來鍛煉斯凱勒的不同,這是…充滿了王者決意的一擊!

「求之不得!」

斯凱勒厲呵手中雙刀揮斬,朝著白鬍子叢雲切鋒刃而去。

白鬍子看著從高處躍下,揮刀而至的斯凱勒,又看著自己朝著上空揮斬,迎擊斯凱勒的這一擊。

莫名的,他想起了那位老友,曾幾何時,他們也像這樣一般對過刀,只是這一次…位置換了。

想著那位老友,白鬍子嘴上也是不自覺的將那一招的名字脫口而出。

「神避!」

黑紅色的雷霆炸裂,與斯凱勒的斬擊對撞,明明兩人的武器沒有碰到,卻是掀起了令莫比迪克號都開始晃動起來的力量。

「轟!」

莫比迪克號周圍數百米的海面全部炸起,隨後在劇烈的力量震蕩之下,海水蒸騰,化作了一團濃霧,就連新聞鳥手中的直播電話蟲,都無法捕捉濃霧之中的場面。

「鐺~鐺~鐺~」

如鐘聲報時,一聲聲長鳴傳出,這是現場,以及整個世界的人,為能夠了解戰局的途徑了。

「砰!」

最後的氣浪炸起,將濃霧掃盡,斯凱勒也是倒飛而出,她抬起左臂,在空中揮舞,似乎想要抓住什麼,但是卻沒有什麼能被她抓住。

哦,除了她手中的黑曜。

「活下去啊!!」

瑪麗喬亞,卡普一聲怒吼,與無數強者交戰過的他,深深明白白鬍子這一擊的恐怖,此刻,就連他都開始質疑、否定。

哪怕是他,都不太相信斯凱勒能在這一擊中活下來。

可在斯凱勒即將跌落在海面的時刻,一絲甚至有些黯淡無光的鬼縛絲從鬼縛珠之中鑽出。

。 幾人原路返回,沒有了鬼火的鬼火谷倒是異常安全,曾今這處令人聞風喪膽的禁地,如今只不過是再普通不過的地方罷了。

「我們這次將鬼火谷的鬼火和魔神都消滅了,不知道回去后掌門他們會不會獎勵我們。」

黃欽天心裏美滋滋,這次他跟着江塵他們也算是立功了,不禁有些期待。

「那可不,原本的三大禁地只剩下兩大禁地,讓秘境沒有那麼危險,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掌門應該會給我們一點獎勵。」

唐虎也有些期待掌門到底會給他們什麼獎勵,臉上不禁泛起了一抹笑容。

走出鬼火谷后,江塵驚訝的發現那塊血色殘破石碑居然消失的無影無蹤。

「嗯?那塊石碑怎麼突然消失了?」

江塵指了指石碑之前的位置,面露不解之色。

「可能是因為鬼火和魔神的消失吧,不過這都不重要,反正當初的鬼火谷已經不復存在,我們幾個也算是可以沒名留青史了。」

黃欽天可不在乎那麼多,他只知道今日之事傳出去,他黃欽天之名定然響徹嶽麓書院。

「跟着江塵師兄混果然爽,一不小心就名利雙收。」

黃欽天似乎忘了之前的危險,內心充斥着歡喜。

自從遇到江塵之後,他的人生軌跡就發生了改變,這要換成以前,這些事他想都不敢想。

江秋拿出地圖,帶着幾人朝着最近的出口走去。

秘境外,陳天秀和張書陵等一眾長老都急得不行。

「這都已經第七天了,馬上秘境就要關閉,獸潮將會來臨,到時候就算他們能從鬼火谷走出也不可能從獸潮中逃生。」

「此番我看他們是凶多吉少了,我嶽麓書院好不容易出了幾個絕世天驕,就要如此毀於一旦么?作孽啊!」

「好端端的非得跑什麼鬼火谷,這不是閑着沒事做么?」

長老們嘴邊雖是責怪,但臉上還是不免露出一抹擔憂之色。

「閉嘴!都少說兩句!」

陳天秀目不轉睛的看着秘境出口,心中不斷地祈禱著,「嶽麓書院各位先輩在天有靈保佑他們幾人能夠平安歸來。」

一下損失三位絕世天驕,嶽麓書院實在承受不了這種打擊。

「大長老,你說他們能夠出來么?」

陳天秀面色緊張的問道。

張書陵面色看着風輕雲淡,實則內心也是焦急的不行,只是淡然的點頭道:「我相信他們!」

「還有一個時辰秘境才會關閉,再等等看吧。」

張書陵不自覺的握緊拳頭,手心竟是冒出了一絲細汗。

他不記得已經有多久沒有如此緊張,好不容易收的兩個徒弟,可千萬別這樣交代在裏面。

「江塵,你們可一定要從秘境中出來,不然為師心有不安。」

張書陵心裏都有些後悔,只可惜這世上沒有後悔葯。

時間飛逝,所有人都神色緊張的盯着秘境出口,他們在期待一個奇迹的誕生。

「只有半個時辰了,掌門……」

二長老盯得眼睛都有些泛酸,有些猶豫道。

「這不還有最後半個時辰么?再等等看!」

陳天秀不耐煩的擺了擺手,雙目直視秘境出口,極其不甘心。

又過了一會,三長老嘆氣道:「只有一炷香的時間了……」

陳天秀瞬間像是焉了的茄子,精神萎靡不振,雙目喪失了光彩,他知道如果江塵他們還活着他的這時候也該出來了。

「原以為我嶽麓書院即將崛起,卻不想最終還是毀在了我的手上……」

陳天秀這一瞬間彷彿老了好幾十歲,整個人看上去都滄桑了不少。

張書陵也是一聲不吭的愣在原地,整個人彷彿失了神一般,直愣愣的看着秘境出口。

「不!他們一定會出來的!一定能出來!」

張書陵腦中想起跟江塵和唐虎一起相處的時光,眼中恢復了一絲光彩,一個勁的搖頭道。

眾人看着張書陵和陳天秀這副模樣,心中泛起一陣酸楚。

「害!天才之隕落實屬嶽麓書院之傷痛,但掌門和大長老還需往前看,嶽麓還需要你們!」

「是啊!你們可不能倒,你們才是嶽麓書院的根基!」

「日後我等必然拚命修鍊,重振嶽麓之風采!」

無數弟子請願,他們也為江塵幾人的隕落感到惋惜,但事已至此,又能如何?

人不能總是沉浸在過去的事情之中,做人做事都得往前看。

陳天秀依然是雙目無神的站在原地,彷彿根本沒有聽到弟子請願的聲音。

而張書陵也是直愣愣的盯着秘境出口,對外界的一切充耳不聞。

「完了,我們已經失去了三位絕世天才,這要是掌門和大長老也倒了,嶽麓書院可就算是真的完了。」

二長老心有惋惜,但更多的還是對嶽麓書院未來的擔憂。

「不行,一定要想辦法將大長老和掌門從悲傷中拉出來。」

其餘幾位長老紛紛點頭,達成了統一意見。

然而就在這時,秘境入口傳來一陣微弱的波動,伴隨着一道金色閃現,那股震動越來越強烈。

「咻咻咻……」

幾道破空聲響起,四道身影憑空而現。

張書陵愣了愣,眼眶竟是逐漸紅潤,身軀也開始顫抖,這種大起大落的感覺令他久久未能平復。

陳天秀看着眼前幾道年輕而熟悉的身影,雙目漸漸恢復了光彩,難以置信的揉了揉眼睛,確定他們都還在之後才激動的大喊:「嶽麓書院歷代前輩在天有靈,他們回來了!真的回來了!」

陳天秀身上的蒼老與頹靡一掃而空,他……依然還是之前那意氣風發的陳天秀。

而這一切皆是因為江塵幾人的出現!

所有弟子和長老也是齊聲歡呼。

「哈哈哈哈,太好了,他們沒事!他們沒事!」

「竟然能從鬼火谷走出來,不愧是絕世天驕!」

「虛驚一場,虛驚一場,歸來便好!」

江塵幾人都被眼前的一幕整懵了,不知道方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何他們會如此激動?

「師父,你怎麼呢?」江塵和唐虎神色關切的走到張書陵身前問道。

。 科隆是本賽季剛剛升級的升班馬,去年升級失敗的科隆再度經歷了一年的蟄伏,終於重新回到德甲聯賽。

重回德甲的他們馬上來了一筆重磅引援,在拜仁慕尼黑不如意的科隆王子波多爾斯基回歸,失去了黑爾莫斯之後,科隆終於迎來了穩定的得分點,不少媒體也看好這支球隊能保級成功。

只是他們運氣不太好,回到德甲的第一場比賽,就是去全德國最恐怖的主場,面對大黃蜂多特蒙德。

運氣更差的是站在他們面前的,正是去年直接導致科隆升級失敗的齊策和克洛普,是被全德國都看好會給人帶來驚喜的球隊。

哨響,比賽開始!

這也是齊策的多特蒙德首秀,正式開始!

速度制勝!

多特蒙德隊長凱爾為球隊贏得了開球權,克洛普將自己的足球理念在正式亮相主場的第一秒鐘,就貫徹給了球隊。

開球后,兩下后場傳遞,然後一往無前!

雙齊組合齊策和齊丹一前一後,齊丹在前,齊策在後,拿到球的沙欣擺脫上搶的對手,然後直接前傳球。

可能還沒有適應克洛普的風格,沙欣拿球后就長傳稍微大了一點,科隆門將凱斯勒跑出來直接拿到了球。

凱斯勒有意壓一壓節奏,他要保證不被多特蒙德開場就衝垮。

眼看沒什麼機會,多特的球員們也往後走,齊策也跟着一起走,但他注意到凱斯勒的看了一圈隊友,似乎準備手拋球給後衛。

果然!

齊策瞬間動了,新星出世增加的爆發力讓他成為這場比賽速度最快的球員。

「小心!」凱斯勒扔出球后就感覺不對,一個黃色的身影正在飛速沖向他扔出球的方向,是加拿大後衛麥肯納!

這傢伙,齊策在德乙的時候就遇上過,對抗,空中能力很強,但技術比較粗糙,行動和反應比較慢。

「凱文,直接傳!」

凱斯勒剛剛喊出這句話,齊策就已經衝到麥肯納身邊拼搶,準備不足的麥肯納腳下球沒能控制住,被搶斷了!

糟糕!

凱斯勒準備出擊,不過下一秒,裁判的哨子響了。

麥肯納在千鈞一髮之際手上做了點小動作,將齊策撞到在地上。

「噓……」

多特蒙德的球迷這下不幹了,毫不客氣的向麥肯納送上噓聲。

主裁判則很明確,這是一個自由球,位置不錯,麥肯納是中後衛,這場比賽打的右中衛,齊策在稍稍偏左的位置對位他,也是在這個位置搶斷,造犯規。

開場剛剛一分鐘,齊策就為球隊贏得了一次自由球!

而自由球主罰手,就是齊策。

上賽季多特蒙德的自由球,距離近一些的會交給齊丹,遠一點的則是沙欣,一般沙欣是傳球,齊丹是直接射門,不過齊丹的自由球水平比較一般,上賽季竟然都沒有打進過一粒自由球。

克洛普來到多特蒙德之後,就指定了自由球主罰手,齊策。

齊策也是上賽季德甲聯賽中直接自由球進球最多的球員。

有數據撐腰,齊策也是當仁不讓。

抬頭看了一眼時間,剛剛一分二十秒,齊策還在思考要不要使用精準射門。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