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罷了,不管你是葉春、葉夏、葉秋或是葉冬,也不管你是不是道宗弟子,你能留下來幫忙這些災民,都證明了你是個好人,是個值得結交的朋友。外邊還有很多傷患,我先去忙了,我一個時辰會來巡一次,若是有什麼需要再跟我說,這十天就勞煩你了。」話說完,小竹像陣旋風般離開,只留下一臉呆愣的葉缺。

這是什麼跟什麼,不要突然發好人卡!

葉缺無奈,看來這事情是難以解釋清楚,不如不解釋還省得麻煩,搖搖頭甩空腦中雜緒,他繼續投入治療傷患的工作,再也不去想其他事情。

藥王堂依山谷而建,佔地面積極廣,端的是一個易守難攻的格局,谷內門人七百多,都是先習醫,再學武。這次花城災變,藥王堂恰好位於周邊,掌門潘炎想也沒想就拍板決定將傷患接過來救治,在天都帝國獲得不少贊聲。

此時這位雷厲風行的老者正坐在竹椅上,一手拿著醫經端詳。桌上豆點般的燭火搖曳晃動,光影映照在潘炎刀鑿斧削的剛毅臉龐,竟是透露出些許慈祥之感。

敲門聲響起,也未等潘炎回應,提著竹籃的小竹就徑自推開門,走進掌門屋內。

「用點晚飯吧,爺爺你從正午到現在都還沒吃過東西。」

「那小子如何?」

看著小竹在桌上擺弄飯菜,潘炎突然問道。小竹頓了下,才回道:「說的是葉秋嗎?還不差,蠻認真的一個人,藥王術練得挺紮實,分擔了不少工作呢。」

小竹想了想又笑道:「說來還真有趣,他說他是道宗的葉缺,可是我怎麼想都不可能,看來他有難言之隱必須隱瞞身分。只是他說的時候一臉認真,我都差點相信了,不過感覺起來他不像是個壞人。」

「小心點,那傢伙不簡單。」潘炎一口飯一口菜,邊吃邊道:「他不是道宗的人,我探查過他體內經脈,道宗入門的道氣過,不過他的內力雄渾無比,還遠勝你一籌。」

小竹一臉驚訝:「這麼厲害!」

潘炎接著道:「道宗入門學道氣訣,晉階后改練更高階功法擴充基礎內力,這是道宗修練的根本,一個道氣訣都不會的傢伙不可能是道宗弟子,不過他藥王術確實了得,我門下這麼多弟子,竟是沒一個人的基礎練得比他紮實,一身渾厚精純的木系靈力,真不知道他從哪搞來那麼多木系晶核做修鍊。」

「難得看爺爺這樣誇獎一個人,這是起愛才之心了?」

「哼,這傢伙來路不明,愛才之心可有,防人之心卻不可無,竹兒你可不能對這人有額外想法。」

「爺爺你這是在說些什麼呢。」小竹面色微嗔。

「幾十年了,我第一次見到你可以這樣自然的和同齡男子相處,是朋友便罷,若有多餘的想法則是害了你自己,同時也是害了他,別忘記你的身分特殊。爺爺護的了你一時,卻是護不了一世,你終究要聽你娘的安排,找個好人家嫁了,就我看來紫玉宗的張止微人就不錯,不僅是一代天驕,背後的勢力更足以扶持你肩負的重責大任,如娘不會挑夫君,這次挑女婿的眼光倒是不錯。」

。 這時候這些蘇家的武者們坐在這一片山洞當中,有時候一些附加的武者也同樣在回憶著自己在最近這幾年在家族當中所過的這些日子,要知道他們這些人以前在他們家族當中的日子是十分苦逼的,他們當中的一些人雖然說來自於蘇家的主脈,但是由於蘇家現如今各種修鍊資源的嚴重匱乏,以至於讓這些蘇家武者當中的每一個人根本就沒有機會獲得更多的修鍊資源,所以說一句讓他們這些人,在進行修鍊的時候根本就無法發揮強大的效用,而在這時候沈建竟然如此大方就如同贈送大白菜一樣,將這些極品培元丹送給了這些蘇家的武者們,以至於現在這些蘇家的武者們在作戰的時候,在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方面可以說起到了極大的提升,因此在這樣的情況之下,這些蘇家的武者們,才開始對自己的實力擁有了充分的信心,下一步當他們在這一段山洞裏面進行調整之後,當他們這些人如今的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再次提升到一個等階的時候,他們便會再次在沈建的幫助之下,像這些妖獸直接進行作戰,這時候烈焰魔獅家族和這些蘇家的武者們再次進行作戰之時,必然再次受到重創。

而在這些蘇家的武者們,逃跑到這一片山洞的同時,沈建一直在為他們斷後,而沈建斷後結束之後,便來到了這一片山洞當中,現如今的這個沈建已經通過自己的金翅羽刃技能,記上了非常多的戀愛模式,不過卻並沒有趕盡殺絕,一旦將這些烈焰魔獅真正的通通殺死掉之後,那麼蘇家的武者們便失去了磨練的機會,而在現如今這些蘇家武者當中的每一個人,實力都得到了相應的提升,而且在作戰之前,沈建已經送給他們每個人一枚極品培元丹,在這一枚極品培元丹的幫助之下,他們當中的每一個人,體內的培元丹並沒有消化完畢,也就是說,他們所吞服的極品培元丹裏面依然擁有着非常濃郁的藥力在裏面,在這種情況之下,這些極品培元丹依然能夠幫助他們這些蘇家的武者們提升他們的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而在現如今,沈建也沒有必要再送給他們丹藥,只要他們通過自己的實力在沈建的帶領之下,將這些烈焰魔獅通通的擊殺完畢之後,那麼他們便出自地完成了這次重要的任務,也就是說,這樣一來他們體內的丹藥的藥力可能會真正的消耗完畢,不過到了那時候,沈建便沒有必要再送給他們極品培元丹,因為到了那時候,他們這些人的每一個人的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必然再次會得到順利的提升,以至於他們這些人完全有能力,依靠自己的能力為他們家族或者是薊州商會裏面,接下一些重要的任務,從而真正的擊殺那些強大的妖獸,從而獲得那些丹藥,因此這時候的這個沈建也不打算再送給他們丹藥了。

這時候沈建利用自己的實力將這些烈焰魔獅可以說搞得暈頭轉向,以至於這些烈焰魔獅,現如今雖然說非常想要憑藉自己的實力追殺這些蘇家讀者,不過這些蘇家的武者在現如今根本就不可能和對方發起拚命的作戰,因為他們根本就沒有這樣的實力,而接下來沈建必然會再次回到這片山洞當中,一方面再次為這些,因為雖然說這些蘇家的武者們聯合起來是一支非常強大的力量,然而他們的作戰經驗必然畢竟還是十分的少,因此當這時候的這些烈焰魔獅真正的想要提升自己的實力的時候,必須要擁有一個非常穩定和安全的環境,所以說這時候的沈建才親自過來,為他們這些蘇家的武者們進行護法,只要這一次護法成功的話,那麼這些蘇家武者當中的每一個人的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都會提升一個或者兩個小境界,這樣一來他們的作戰實力便會再次得到順利的提升。

這一次這一批六十多人的蘇家的武者當中,修為境界達到武魂境九段的武者已經達到了五個人之多,而修為境界達到武魂境八段的已經也有了十幾個人,武魂境七段的同樣有十幾個人,其他的都是一些修為境界在武魂境中期的武者,這支力量其實是基本上放大,第一大家族當中的馮家也完全不可小覷,這已經完全相當於馮家的一個支脈的力量。

而且這還僅僅是沈建培養出來的第一批人陪而已,,一旦沈建將這三百多名蘇家的武者通通的培養完畢之後,那麼這些蘇家的武者們在此時此刻必將會成為一支非常強大的力量,到那時候蘇家的自保能力便會比以前提高一大截。

而這時候這些蘇家的武者們,通過和這些馮家武者進行作戰,也知道了這些馮家武者如今強勢慣了,所以說他們每一個馮家的武者其實都非常的驕傲,不過這些馮家武者現如今的這種心理上的驕傲也同樣適用在實力的保證,而如果這些房價的武者沒有一定的實力作為保障的話,那麼即便他們這些人想驕傲,也完全沒有這樣的底牌,所以說這時候的他們一旦想要和這些蘇家的武者,進行作戰的時候,必然會掉以輕心,而沈建的計劃就是利用他們這些馮家武者這種驕傲和輕視的這種特點將他們一網打盡,因為此時此刻他們已經完全無法想像這些蘇家的武者的作戰實力和修為境界,已經完全提升了一個巨大的台階,已經遠非以前可以相比,所以說這時候這些家務準備完全可以做,扮豬吃老虎,利用自己的實力來擊殺這些房價的武者,給予這些房價的武者重創。

接下來當沈建還有下一步的打算,那便是當這些三百名蘇家的武者通培訓完畢之後,也就是說這三百名蘇家的武者的實力通通達到武魂境界之後,沈建着力培養氣府境界的高手,只要這一批欺負境界的高手被培養出來之後,那麼他想要再次的對付這些馮家和歐陽家族的武者的話,便會多一份保障,最主要的是他們蘇家在短時間內已經擁有了自保之力,只要擁有了這種自保之力的話,即便這些來自於馮家和歐陽家族的這些高手再次向他們發起致命的攻擊。的時候他們這些人在此時此刻也完全不可能再次像以前一樣被他們馮家的武者們瘋狂的擊殺掉

然而在此時此刻在場的這些蘇家的武者當中,他們每一個人不僅擁有了非常強大的自信,而且擁有了和以前完全無法相比的實力,當他們再一次回到他們自己所在的家族的時候,可以說他們家族當中的每一個人都會對他們刮目相看,因此這時候他們這些蘇家的武者們再次和這些馮家讀者進行作戰之時,這些馮家的武者再也不敢像以前這般如此猖狂了。

而然而對於沈建來講,他現在的當務之急同樣是提升境界,雖然說現在沈建的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已經達到了二段巔峰的程度,不過這時候的他雖然說,已經能夠越階作戰,直接殺死那些普通的修為境界在欺負一段的武者,不過如果真正的遇到那些修為境界的起不禁二段以上的老傢伙的話,沈建對付他們還是非常的吃力的,因此沈建只有再次讓自己的實力提升一個台階,才能真正的殺死那些來自於馮家或者歐陽家族的那些高手。

而這時候這些馮家的武者們開始,進行大規模的修鍊的時候,由於他們這些人剛剛和這些烈焰魔獅戰鬥過,所以說這時候他們每個人身上都擁有着非常多的妖獸血液,都是他們在戰鬥過程中濺射到衣服之上的,他們的衣服此時此刻也非常的骯髒,不過他們這時候急着提升境界,並沒有關注自己的衣服是不是特別的破舊,所以這時候的他們如今只想要讓自己實力得到迅速的提升,只要實力提升上去的話那麼他們不會再次大規模的擊殺這些立案模式,以至於今後會去接一下一些難度更大的任務。

而沈建如今的實力已經達到了二階後期巔峰的程度,然而這時候的沈建將自己所得到的這所有的,妖核通通的吞服了進去,利用這些妖獸妖核裏面濃郁的妖力能量,沈建便可以充分的提升自己的實力,而這時候沈建便將自己儲物戒指當中獵殺的這三十多隻烈焰魔獅通通的拿出來,然後便升起了一把火,在這裏面考起了烈焰魔獅的肉,要知道烈焰魔獅的皮肉裏面擁有了非常強大的妖力能量這些,妖力能量對於武者的身體可以說擁有了極大的補充作用,一旦這些蘇家的武者們吞服了這些烈焰魔獅的肉之後,他們的實力也同樣得到順利的提升。

這時候沈建便在這一片山洞裏面搭起了篝火,然後將這些離岸模式通通的拿了出來,沈建接下來要做的就是想要,這些蘇家的武者能夠通通的,將這些烈焰魔獅的肉吃掉,從而讓這些煉魔師體內的能量真正能夠幫助這些蘇家的武者們,提升他們相應的修為實力,而在此時此刻這些蘇家的武者當中,每一個人的肚子也同樣感覺到非常的飢餓,畢竟他們現如今跟着沈建和這些妖獸已經獵殺了好幾天,都沒有來得及吃飯,雖然說作為一名武者而言,他們完全可以不吃飯,僅僅依靠他們的極品丹藥就能夠維持他們體內的能量,但是他們肚子當中的飢餓感是無法消失的,而這時候當沈建拿出了他們以前所獵殺的三十多隻烈焰魔獅的時候,可以說他們這些人每一個人都留下了口水,他們當然知道沈建先是想要將這些烈焰魔獅的肉,烤著吃掉。

這時候這三十多隻烈焰魔獅被這些蘇家的武者們用刀子割成了一塊一塊,然後便在這裏升起了十幾個篝火,每一個篝火當中,便是靠着很多的戀愛模式的肉,而這些戀愛模式裏面擁有着非常強大的能量,當這些蘇家的武者們真服了這些鏈模式之後,煉魔師體內的這些濃郁的,妖力能量極大的增長了他們,如今丹田氣海裏面的元力能量,所以說這時候他們感覺到自己的修為境界也即將提升。

本來根據沈建的計劃是想要的將這些烈焰魔獅的皮肉,當成他們完成任務,所取得的成果,從而送到薊州商會裏面,算上他們這些人完成的任務量,不過這時候沈建卻沒有了這種打算,只要這些蘇家武者們能夠順利的擊殺這些烈焰魔獅,並且將這個烈焰魔獅的地盤當中的所有烈焰魔獅擊殺掉的話,那麼必然會給他們一份功勞,也給予他們一定的獎勵,然而這些烈焰魔獅的皮肉卻並沒有用來記住商會售賣,而是給這些人進行補充,這些蘇家的武者們的這些技術,這些烈焰魔獅的皮肉之後,他們的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必然能夠得到非常大的提升。

而且根據沈建的要求,這些蘇家的武者將這三十多隻烈焰魔獅的肉通通吃掉之後,便再次進行修鍊,畢竟是30多隻體格碩大的烈焰魔獅,而這些鏈模式的肉並不能靠一次就可以吃完,因此根據沈建的計劃,他們這些人就必須要將這30多隻戀愛模式的皮肉通通的吞吃掉之後,然後自己的實力必須要得到穩固,傷勢也得到恢復的時候,在向這些戀愛模式繼續發起挑戰,,也就是說當他再次和這些練模式進行作戰的時候,必須要求這些。蘇家的武者們的實力真正能得到穩固的提升才可以,而在他們這些書架的我準備身上帶傷的時候和這些戀愛模式進行作戰的時候,便不會擁有非常多的優勢在裏面,所以說這時候根據沈建的計劃,我先用幾天的時間將這30多隻烈焰魔獅的肉通通的吞噬掉,以至於讓自己的實力真正得到提升和穩固的時候,再進行下一次作戰。

反正這些蘇家的武者們實力的提升又不在一時,讓他們這些人的修為得到穩固之後,再進行下一個目標,也是完全可以的。

這些蘇家武者們此時此刻心情大爽,一邊咀嚼著這些烈焰魔獅的肉,一方面感悟著這幾年在家族中所發生的這些事情,他們這些人在他們家族當中其實並不是十分的得勢,儘管他們當中的絕大多數都是來自於他們蘇家的主嘜看起來主賣這個名稱可以說非常的好聽,而實際上由於他們蘇家的實力。每況愈下,他們這些人,自身天賦又那麼的弱,但是僅僅是武體境而已,所以說根本就無法得到他們蘇家的人,任何的強大的修鍊資源,有時候僅僅得到一些丹藥,也僅僅是那些普通的下品氣血丹而已,因為他們這些人當中的絕大多數都處於欺負境界,所以說他們是沒有資格吞服培元丹的,只能夠吞服氣血丹,而相比之下馮家和歐陽家組進行聯盟之後,他們這兩大家族幹起來卻極為的強勢,經常對他們這些人進行欺凌,他們當中的一些人都是以前都是來自於機動學院裏面,而他們在薊州學院裏面的時候,由於他們自身資源的缺乏,以至於他們這些人現如今的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根本就無法得到實力的提升,有時候他們技術學院也會給這些學員發一些例如氣血丹之類的東西,不過每當他們得到氣血丹之後,便會被這些馮家的武者們搶去,以至於他們這些人沒有足夠的氣血丹童而讓自己的實力停滯不前,因此這時候的這些蘇家的武者們他們根本就無法和這些房價的武者們進行作戰。

好在現如今沈建出現了,在沈建的幫助之下,這些蘇家的武者們的實力才真正的擁有提升的機會不僅僅讓自己的實力從以前的武體境變成現在的武魂鏡,而且今天竟然有機會大快朵頤,吃掉這些那麼多的戀愛模式的皮肉,要知道烈焰魔獅的肉,在以前他們可是連想都不敢想的,現如今他們竟然能夠如此輕鬆的就能夠吞食戀愛模式的這些肉。

所以他們這時候每一個人都心情大爽,只要這一次能夠順利的完成任務的話,由於他們自身實力的提升,他們再次回到他們所在的主脈的時候必然能夠揚眉吐氣,而且說實話他們當中的一些人當中,雖然說在家主的蘇長天的安排之下,隨着沈建來進入商會裏面進行歷練,然而當時的他們對沈建的實力並不是十分的信服,然而在現如今來說,他們在沈建的班主任一樣,只想讓自己的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能夠得到真正順利的提升之後,他們才開始對沈建越來越佩服,甚至是心服口服,只要沈建做出來來的計劃,他們必然會言聽計從,沒有絲毫的處理,因為沈建在他們心中已經完全如同神明一般的存在。。 錦王府。

樑禹竣聽屬下稟報完羿王最近的行蹤動向外,一臉的無語。

“樑禹霖這傢伙,也太丟我們皇室的臉了。”

他嫌棄的撇撇嘴,“追一個女人,從河陽縣追到北城來,看他這點出息。”

就跟沒見過女人似的。

他那個黑心的弟弟,也有這麼一天。

還將蕭白梨和蕭寒逸當做親生的疼愛培養,也不知道圖什麼。

就算自己生不出來,去血脈離得近的宗親家裡抱養一個不是更好?

他實在無法理解那個弟弟的想法,換成他如果喜歡一個女子,對方卻有兒女,他只會覺得膈應。

想辦法將人弄走打發了還差不多,怎麼可能像是親生的一樣對待。

他的親信笑着說:“羿王單了這麼多年,突然遇到喜歡的女人,可能就比較在意。”

他們也沒想到那麼精明的羿王,遇到蕭寒崢的母親之後,居然和毛頭小夥子一樣。

接着他話鋒一轉道:“不過王爺倒是可以利用下,孔氏能成爲羿王的軟肋。”

樑禹竣想了想嗤了一聲:“本王不屑於拿女人做文章。”

親信:“……”不知道是誰爲了整錦王妃,佈置了那麼多年的局呢。

樑禹竣瞥了親信一眼,“而且你以爲樑禹霖會在意這個?”

親信愣了愣,“羿王不是很在意孔氏嗎?”

只要在意不就能利用。

樑禹竣搖頭,“本王說的不是這個。”

“本王的意思是,本王那個一肚子壞水的弟弟可精着呢,既然敢這麼表露出喜愛在意孔氏,就不會怕本王拿孔氏作筏子。”

“他肯定會保護好孔氏的。”

“而且蕭寒崢也不是省油的燈,在孔氏和他弟弟妹妹身邊,都安排了高手暗中保護。”

他其實不是不屑於拿女人做文章,而是知道要拿捏孔氏不容易。

親信大致懂了,“那真是有些可惜。”

以前的羿王根本找不到攻擊的點,軟肋是宮中的太后和皇帝,他們也沒法下手。

現在好不容易有一個孔氏,要是不能利用的話,真是太可惜了。

樑禹竣將手握成拳頭放在脣邊輕咳一聲,“當然,要是有機會的話,咱們也可以抓住利用一二。”

親信:“……”王爺居然這麼兩面三刀。

“是!”不過王爺確實經常想一出是一出,他也習慣了。

樑禹竣岔開話題問:“還有其他事嗎?”

親信想了想,“對了,屠夫人明天邀請時卿落去賞花。”

“屬下查了查,這裡面有阮氏的指使。”

“明天屠夫人應該會很針對時卿落,讓她出醜,更甚至使壞。”

他又問:“王爺,咱們要管嗎?”

提起阮氏來,樑禹竣眼中盡是厭惡。

那女人受不了身份和生活上的落差,之前又跑來王府幾次想要求他,不過他都沒見。

他還知道阮氏母女花了大價錢去買兇想要殺時卿落,不過卻反而被殺手將錢吞了。

因爲沒有了王妃這一層身份,她們去找麻煩的時候,反被那個殺手組織恐嚇了一番丟出來。

簡直是愚不可及,蠢得讓他都無法直視。

現在居然又想作妖了。

他想了想摸摸下巴道:“不用管,我倒是要看看時卿落面對這些要如何應對。”

北城的這些世家權貴夫人,不少都肯定是瞧不起時卿落農女身份的。

所以時卿落想要在北城打開夫人們的交際圈,就要靠她自己。

他想要拉攏時卿落,卻也防備着,可不會那麼好心的主動去幫她。

當然,要是時卿落應付不了,最後主動來找他幫忙,他還是會出手的。

畢竟用這個換一個恩情,讓她再幫着想點金點子,還是很值的。

所以他反而希望烏氏能給力點。

烏氏心機厲害,還很會做表面功夫,可不是驕橫跋扈的阮氏能比的。

他少有的帶着興味道:“多關注明天的宴會,晚上記得來稟報本王。”

親信恭敬的點頭,“是!”

第二天,時卿落並沒有穿郡主的宮裝去參加宴會,而是打扮得很清爽乾淨。

一身鵝黃的裙裝,頭髮也簡單的弄了個髮髻。

邀請帖上寫着的是時卿落和蕭白梨的名字。

所以時卿落帶着同樣清爽打扮的蕭白梨去赴宴。

席蓉正好沒事,雖然沒有收到邀請帖,但卻跟着一起去湊熱鬧了。

要是以前,她肯定是怕好友被欺負,去當靠山的。

現在卻知道好友就是個扮豬吃老虎的主,一點都不擔心時卿落會吃虧。

所以她純粹就是去看好戲的。

奚睿和樑佑瀟也想看戲,只可惜這次屠家的男人們沒請男賓,否則他們也要去湊一腳。

時卿落帶着蕭白梨去參加宴會。

羿王也迎接了前來探望他的錦王。

聽到管家來報錦王來訪,樑禹霖並不意外。

讓人將錦王請了進來。

樑禹竣進正廳後,樑禹霖還有禮的笑着起身招呼,“皇兄!”

樑禹竣看着樑禹霖不外露情緒的俊雅笑容,扯出一個假笑,“皇弟來了北城,怎麼也不去王府看看我?”

樑禹霖坐下讓人爲錦王上茶,這纔看向他,理直氣壯地道:“我之前忙着追妻沒時間。”

樑禹竣:“……”能將那麼丟臉的事,這樣理直氣壯地說出來,也只有這個不要臉的弟弟了。

他笑問:“那你追妻成功了嗎?”

樑禹霖一本正經地點頭,“快了。”

孔月蘭已經答應和他相處了看,要是之後合適就成婚。

樑禹竣抽了抽嘴角,“不就是一個女人,你至於嗎?”

“你喜歡什麼樣的女人?你和哥哥我說說,我明天給你送一堆來。”

這話就是妥妥的爲了膈應羿王。

樑禹霖原本笑着的臉一下沉了沉,“皇兄,你說這話我可不愛聽。”

“月蘭是獨一無二的,哪裡會是你找那些庸脂俗粉能比的。”

“我可不像是你,明明不喜歡,還能放在身邊捧這麼多年,連給你戴綠帽都能容忍。”

他又冷哼,“我的月蘭是最美好的,你不要用那些女人來玷污她。”

樑禹竣:“……”他身上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他帶着有些不敢相信的神色看向羿王,這真是他那個黑心又冷情的弟弟?怎麼那麼像被髒東西上身了。

原本今天是過來試探一二的,現在看來都不用再試探了,這個弟弟現在真是讓他一言難盡。 李肆全程小透明,看着各個大佬在哪裏裝逼。

局勢的確惡化了,所以便是老刺頭赤松子都收起倨傲,耐心在那裏與大家一起商討對策,採藥人夏小婉第一次成為了名義上的領袖。

「我們現在有兩條戰線,其一在現世與虛妄界的交界處,這是主戰場,魔菇的力量失控后,污染了大量的虛空生靈,這些虛空生靈發生異變,又一股腦兒的湧來現世,目前全靠着諸天神魔禁大陣來攔截。」

「而諸天神魔禁大陣的全面運轉,又需要十二鎮世真仙作為陣眼來操控,同時還要鎮壓住氣運,讓虛妄界與現世的界限清晰,若現世淪陷,諸天神魔禁大陣也會失效,那時,一切都會歸為混沌,清濁不分,陰陽不在,生靈塗炭,萬法皆空。」

「我們都知道此事的重要性,作為幕後黑手,更是了解,沒準很久以前就在佈局了,穆岸入魔一事便是明證,所以我猜測,接下來幕後黑手的動作就是暗算我等,請大家無論如何都要維持道心,千萬不要被暗算,若再來一人入魔,局勢危矣。」

「我作為採藥人,能力有限,但仍然願意竭盡全力相助大家,昔年,我曾在五音墟,以及七情葯田裏收集殘存的七情大葯藥渣,並請神丹子重新煉化,所得三枚七情仙丹,服之可補一種道心,諸位,還請出示道心,最弱三人可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