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這等妖人與我們一起參加大會,您置我們於何地?」

雖然如今似乎來了個靠山,可白岩還是有些猶豫。

被耿青青攬在身後的白季做出了決定。

他推開耿青青護住自己的手臂,往前站了一步。

「今天在我們鑄劍山莊,沒有正邪之分。至於劍靈,有德者居之。既然有人願意作為陪襯,那自然歡迎。」

白季這話,算是給了那些正道人士一個台階。

出來混,總不能當牆頭草兩頭搖擺。

邪道不好混,白季還是更喜歡正道一點。

當然,直接靠着耿青青驅逐這三個邪道之人,也是可以。

但是白季另有打算。

應天玄啊!

下一任人王島島主啊!

這種未來的大患,如果可以扼殺在搖籃裏面,豈不是更好?

《武俠》裏,大部分哪怕是站在玩家對面的敵人,基本上都有着自己縝密的行事思路、目標渴求。

可這傢伙不一樣,他就像是個瘋子。

行事混亂,肆無忌憚,太過於危險。

如果有什麼不和這傢伙作為敵人的辦法,那就一定是不在對方的活躍範圍內出現。

只要被他看見了,幾乎就沒有不把這傢伙當做敵人的人或勢力。

這種沒有任何弱點,沒有任何底線的東西,早死早超生。

現在要是趕走了,可就少了一個把他扼殺在弱小時期的機會了。

在說話的時候,白季已經在心裏琢磨怎麼藉著耿青青的手,幹掉這個傢伙了。

而聽到白季的決定,白岩、白石也就不好再說什麼。

都是白家人,既然白季做了決定,他們自然不會再出來提出其他異意。

於是三人上山,再無人阻攔。

路過白季時,那三人之中的女子,甚至沖白季溫柔一笑,眉目含情。

耿青青敏銳地察覺到了這點,連忙拉過白季,小聲叮囑道。

「你不會被那女人迷惑住了吧?我告訴你,別看她長相清純稚嫩,可在江湖上有不少……面……面首……」

說到那兩個字,耿青青白皙的臉上有些發紅。

但是看白季年少,害怕白季著道,還是點明了出來。

「不會的。」

白季呵呵一笑,他也認識這女人。

就是下一任赤月谷的谷主——趙小葵。

當初遊戲里要是沒有她的背刺,應天玄說不定還死不掉。

但是也不能說她是什麼好人,而且其心性相較於應天玄,更加難以捉摸。

這種女人,哪有耿姐姐好……

「沒事的,他們既然願意出山,必是有所求,我們看看他們想做什麼,姐姐你們也好有準備。」

聞言,耿青青頓時笑得眯起了眼睛。

「那就好,我就知道你不會被這種狐媚女人迷惑的。」

耿青青說着話,手中長劍插回劍鞘,而不遠處,這時才看到劍秀谷的隊伍出現在了路口。

在為首的別霜身後,竟然是共同架著一方玉柱的八名劍秀谷弟子。

玉柱似乎有些重,所以他們一行人才走的極為緩慢。

「那是劍明石!」

「劍秀谷何至於此?」

林牙一群人中,頓時有人小聲驚呼。

同為七大派,他們比誰都清楚。

這是劍秀谷的最高禮節,在整個劍秀谷存在的歷史中,也不過放出去三塊劍明石。

若是劍秀谷弟子,在劍明石周邊布下劍陣,自是可以獲得一定程度上的威力、默契增幅。

而即便不是劍秀谷弟子,劍明石本身,在贈出之時,也會封存劍秀谷中高手所留下的劍氣。

等同於那劍秀谷高手的全力一擊。

而且不論實際威力如何,這劍明石本身,就代表了劍秀谷的意志——

若敢來犯,就是和劍秀谷為敵!

一念至此,這些七大派的年輕一輩看向了白家上下。

「這鑄劍山莊,究竟有什麼來頭?」

「怪不得別師姐神神秘秘的,沒想到竟然是有這等大事。」

「他們離得近,難道是有什麼密切的合作關係?」

「不過他們這少莊主倒是生的挺好看的……」

「白家鑄劍山莊……」

接觸過兩次,還算有所了解的林牙嘴唇囁嚅,終究是沒說出來。

兩者的層次,實在有些不小的差距。

然而無論旁人心裏如何想,耿青青做事雷厲風行。

讓弟子將劍明石置於山腳下,耿青青抬手打了三道劍氣進去。

「從今日起,劍秀谷與白家鑄劍山莊,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聲音不大,聽在外人耳中,卻如同驚雷。

江湖中人,對於白家鑄劍山莊的了解,僅限於止殺這柄鎮庄神劍。

除此以外,就不過是個背靠王朝大點的武器作坊而已。

可如今……

似乎要另眼相看了。

白岩更是瞪大了眼睛,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自家什麼時候和劍秀谷如此緊密了?

難道是因為劍心的緣故?

可是看起來這女人和季兒也很熟的樣子。

而且……

劍心這師父,看起來,似乎很厲害?

耿青青說完之後,白季就看着她,乖巧一笑。

「姐姐最好惹~」

耿青青微微瞪了眼白季,嘴角卻滿是笑意。

「我們先上山了,讓劍心帶我們去就行。」

畢竟還在迎客,說完正事,耿青青便帶人上山。

「沒事,我送姐姐。」

白季嘻嘻一笑,正打算跑到前面去帶路,忽而被白岩一把拽住。

「她是誰?」

白岩以眼神示意耿青青的背影。

「耿青青啊……」

「我知道……」

白岩有些急躁,這是他知道的信息。

「劍心師父啊……」

「我知道!」

「劍秀谷三秀。」

「嘶~」

7017k 客棧大門突然「哐!」的一聲緊關。

紙糊門窗傾刻間瀰漫爬上了小臂粗如群蛇般的蔓藤,發出「滋滋」的擠壓聲。

廣仁曦連蔓藤溢出的一點靈氣也看不見,頓覺嚴重危機襲來。

腳下三道棕色繁複光圈立顯,周身立刻豎起靈力光屏。

而在她做出這些反應時。

她的視線便暗了下來。

整個客棧,已經被蔓藤包圍的密不透風,連一絲光線也未留下。

蒼穹國王城主街便敢如此行事……

廣仁曦眉頭緊皺,完全想不到是什麼人,會如此急切的想要她的命……

「哼!」

一道冷哼聲在耳旁響起。

廣仁曦迅速退開,手中淡藍光芒大盛,直向來人擊去。

「孽種,你本不該存活於世。」

「竟還敢光明正大現於人世,真是不知所謂!」

這是一個女人的聲音。

廣仁曦還未來的及仔細品味女人話中的意思。

便覺一股冷意自後背襲來。

「唔!」

竟然有數人。

光屏被震碎,一時受絆,腦袋有一瞬間的震痛,察覺到頸部生出涼意,廣仁曦憑感覺閃開。

卻仍不及對方速度。

肩膀傳來一陣劇痛,廣仁曦臉色極不好看捂肩停下腳步。

不過這片刻時間,她便在沒有發現對方的所在位置下受了傷。

她夜視能力極佳,靠肉眼卻依舊看不清客棧內有沒有人。

這說明敵人移動速度極快,修為,更是她不能比擬的。

若非神識非比常人,她估計在他們攻擊時也察覺不到對方是一人還是幾人。

「幾位是什麼人?緣何如此待我?」

廣仁曦開口詢問。

這是蒼穹國主街,若是拖延了一段時間,肯定會有臨附近的修靈者,趕來查探是怎麼回事……

「休於這孽種多言,我們時間不多。」

「速速解決了她,免生意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