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0 Comments

但是想着,現在第二家族看似有了一些眉目,可還是要繼續考察一番。

這次考察的是第二文才的耐心。

葉寒也時不時的就勸說,隨時有可能飄飄然的第二文才,必須要耐得住寂寞,才能夠成就大事。

有葉寒保駕護航,哪怕第二文才開始飄,都不見得會自毀長城。

更何況,第二文才本身就非常優秀。

這使得他,在很長一段時間裏,都沒有表露出想要當家主的想法。

甚至將自己的心態,一直擺在,輔佐大哥的位置上。

旁系的很多人覺得,其實這樣也不錯。

不會亂了長幼有序的綱常,第二文才輔佐也算是不錯的選擇。

如果老大要是出於嫉妒,想要將第二文才害死,還有他們這幫老人,可以出來替他擋槍。

因此第二文才越是沒有露出自己的想法,沒有野心,事情做的越來越多,反而地位越來越鞏固。

其實老家主也是有私心的。

好歹他在位這麼長時間,第二家族都未曾恢復往日榮光。

總不能全讓自己兒子給佔了。

自己好歹也要做出一點事情出來,能夠讓後世子孫,談論起他來時,不至於落得個碌碌無為的下場。

第二家族只是剛開始底子弱。

等基礎打下之後,做起事情來,也是水到渠成的。

再加上第二文才一直將自己的身段擺的很正。

很多事情,都是暗地裏做,功勞是父親的。

面對如此懂事的兒子,老家主很是欣慰。

此外,不管是第二文才真心還是假意,都展現出低調的孝順。

跟大哥那種逢場作戲般的孝順不同。

更是讓老家主對這個兒子刮目相看。

但第二文才又不會因為自己表現過於優秀,而陷兄弟姐妹於不孝子孫之中。

他每次孝順之時,都帶着弟弟妹妹,或者跟大哥一起前來。

甚至因為這樣,老家主看老大的都順眼了起來。

兄弟姐妹,都對第二文才很是滿意。

尤其是在姐姐婚嫁對象上,第二文才更是給了姐姐幸福。

不但勸說父親,別將姐姐嫁給權貴,而是讓她尋找幸福。

自己的姐夫並不是家族出生,他就讓葉寒幫助,在烈陽城外經營謀生。

不但沒有虧損,反而每個月在給第二家族不錯的錢之後,還能有富足。

只要積累個幾年,他們即便算不上豪紳,卻也能過富裕日子。

見到兒子此舉,老家主也就不再強作要求。

第二家族沒有讓女兒嫁給權貴,來提升自己的地位,反而反向提升了自己的地位,被別人解讀成,貴族最後的風骨。

姐姐知恩圖報,寧可讓夫家少賺點錢,也要節省出錢來,幫助第二家族東山再起。。 強壯男呵呵一笑:「早說嘛,白費什麼力氣。」

接著拉上葉文茵的胳膊,對傅之鶴說:「我也不計較你剛剛出格的事情了,我們的合作繼續。」

合作?葉文茵皺著眉看向傅之鶴,這人正是上玄描述的西域之徒,傅之鶴和他會有什麼交易。

「不許走。」傅之鶴眼神伶俐的看向葉文茵。

「我和你有什麼關係嗎?」葉文茵看著倒了一片的士兵,和重傷的傅之鶴,重重的甩開傅之鶴伸來的手,「我的事你管得著嗎?」

傅之鶴楞楞的看著自己被甩開的左手,喉結上下滾動,眼眶微紅看向葉文茵,接著又死死拉住葉文茵的衣袖:「不管怎麼樣,不許走。」

葉文茵看向傅之鶴再次伸來到手,一下子愣住了。

「有完沒完?」強壯男一下子把葉文茵拽到自己懷裡。

葉文茵跌了個踉蹌。

遠處突然傳來坤儀的聲音:「在那。」

男子沒有多說,一腳踹上傅之鶴,接著又一掌打上葉文茵的脖子,葉文茵瞬間暈了過去。

摟上葉文茵的腰,一下子跳上房頂,所有人緊隨其後。

「傅王,你沒事吧。」坤儀帶著人跑上前。

「快追,葉文茵被搶走了。」傅之鶴癱坐在地上,眼睜睜的看著輕功了得的強壯男帶著葉文茵消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

坤坤來到傅之鶴面前:「對不起,傅王,沒追上。」

「沒有一個人跟上嗎?」一個人眼睜睜的消失在自己眼前,傅之鶴說什麼都不信。

「前往追蹤的士兵大部分都被打傷了,還有幾個人沒有回來。」坤儀說。

傅之鶴望向遠方,最後一次幫你。

「全城搜索,進出查看,他們肯定跑不遠,絕對不能讓他們帶著她離開京城。」接著傅之鶴又問,「你是怎麼找到我們這的?」

坤儀說:「當時見你遲遲沒有回來,便出來尋找恰好在路上遇到慌慌張張的方載。」

傅之鶴點點頭示意坤儀繼續。

「他告訴我葉文茵從這條路跑了,我們就帶人追了上來,沒想到。」坤儀沉默片刻,「還是來晚一步。」

傅之鶴看著坤儀那透徹的眼睛:「但是從旅館到我們那可是很繞的,你這麼找到的?」

「你是在懷疑我?」坤儀皺著眉,我們這麼多年的交情在這,因為一個女人你懷疑我。

傅之鶴抬起頭,望向坤儀:「我只是好奇罷了,你知道的,我從不懷疑別人。」

因為只要心底有疑惑,已經判了死刑。

坤儀沒有解釋,傅之鶴側過身,說了句「我累了,你出去吧。」

坤儀站起來,張張嘴,看著背對著自己的傅之鶴,話還是吞了下去。

走到門邊:「所以我找了很久。」回頭關門的時候見傅之鶴還是以剛剛到姿勢躺著。

一桶水潑過來,昏迷的葉文茵一下子清醒。

「我們少主在哪?」強壯男人問。

「藏起來了。」葉文茵無所謂的說。

一個巴掌拍過來,打上葉文茵的臉:「最好老實把他交出來,否則要你好看。」

說著強壯男子推門出去,葉文茵上下打量了一遍眼前這個屋子。 再次醒來的時候,楊嘉發現,自己正躺在黃金堆上。

呃?我沒死?

視線發紅。

HP:0.1/10

AP:0.03/10

啊,這是已經離死不遠了呀。

渾渾噩噩的撐起身子,這是楊嘉現在唯一能做的動作了。

發紅充血的視線里,不遠處,那隻巨龍正在小心翼翼的用金幣堆砌著一座金山。

距離楊嘉不是很遠。

看來剛才那一下咆哮聲勢雖猛,但並沒有把楊嘉吹太遠。

再聯想到,這隻巨龍一腳把四翼風魔狼踩成二次元的實力,想來,是算好了沒對我下殺手吧?

思緒間,楊嘉偷偷摸摸又看向了巨龍。

紫色巨龍專心碼著金山,只是惡狠狠的瞥了他一眼,沒過多搭理。

楊嘉撓了撓頭。

這算怎麼回事嘛?

他乾脆一頭躺在地上。

AP只剩0.02了,身體的感覺已經逐漸冰冷。

就算真理不解釋,楊嘉也知道,自己已經快要死了。

要不是異常狀態抵抗這個技能,恐怕光是饑渴的感覺就足以摧毀意志了吧?更別提像現在這樣保持冷靜的思考了。

思緒間,眼前的光線突然被遮擋。

那頭紫色巨龍已經重新掩埋好了自己的孩子,來到了這裏,俯瞰著楊嘉。

楊嘉此刻已經虛弱的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怎麼,要吃了我嗎?動口吧,雖然我可能還沒你一個牙縫大就是了。

楊嘉閉上眼,默默地等待着死亡的將近。

然而巨龍並沒有動手。

它匍匐下身子,聞了聞楊嘉,像是明白了什麼。

巨大的龍眸盯着眼前這個小小的嬰兒,恍惚間,楊嘉看到,它的眼中流露出一抹複雜的情緒。

轉而。

就聽砰的一聲。

巨龍一爪插向旁邊。

半截龍爪貫穿了大量金幣,粉碎了大量武器和裝備,直通底部。

這半截龍爪至少插進去有20米長。

這個洞穴里到底鋪了多少金幣?

還不等楊嘉反應過來,巨龍的龍爪猛的一抽。

只見粉碎的裝備武器碎片和金幣飛的滿天都是。

巨龍張開腋下的副翼,為楊嘉擋住了這些碎片。

旋即砰的一聲,將那被金幣掩埋在底部的東西,拍在了楊嘉面前。

這是……

楊嘉有些驚奇的看着眼前的東西。

這是一個看起來由玻璃種帝王綠翡翠製成的玉葫蘆,足有五六米之高,表面還用金箔鐫刻流雲圖案。

神奇的是,這流雲圖案竟真如流雲一般,在玉葫蘆表面緩緩飄動,栩栩如生。

仔細看去,玉葫蘆內部好像還裝着許多液體。

真理,鑒定一下拜託。

對象:瓊漿玉露

階級:八星

狀態:不可提升-消耗型

MP提升:0

HP提升:0

AP提升:0

魔素提升:0

力量提升:0

二級子分類尚未解鎖,無法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