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0 Comments

凌光明知道自己是不可能當上凌家家主的,直接冷哼道:「葉臨天是我的女婿,怎麼不是凌家的人?如果他當凌家的家主,我第一個同意!」

「你簡直……」

凌文廣氣的胸口疼。

他沒想到凌光明會拋棄家族的臉面,去支持一個外人當家主。

他氣的不行,呵斥道:「我們家一直都是子承父業,作為東州世家,怎麼能把家位傳給外人?老爺子現在還病著呢,躺在醫院急救,能不能活過來都是個問題,凌家的家主位,是老爺子親手給我的,我是不可能給一個外人的。」

家族的傳統,都是死的,人們的眼光一直狹隘。

凌文廣想用古老的方法,讓葉臨天放了自己。

「行了,一個家族之位至於嗎?我要想讓它消失,它就會消失。」

凌文廣聽到這話不敢說話,一陣后怕。

葉臨天是北境的主帥,對他們來說是觸摸不到的人物。

如果葉臨天真的想讓凌家從這個世界消失,那不管凌文廣怎麼反抗都不可能改變葉臨天的。

葉臨天對於凌文廣來說就是天上的神,他說什麼就是什麼。

葉臨天冷著臉,開口道:「從今天開始凌文廣就不再是凌家的家主了,這個世界上也沒有凌家了,凌家以後姓葉,這個家裡的所有事情都交給凌光明管理!」

葉臨天說完便離開了凌家。

如果這個世界上的傳統是父承子業,那葉臨天就要打亂這個規律。

凌家家業,外人不能繼承?

葉臨天偏偏要來碰一碰,看看這個傳統有多硬。

凌文廣問聽了這話,一個顫抖坐在了地上,一臉呆泄。

完蛋了,這下徹底完蛋了。

一旁的楊倩和凌卿語也是一臉迷茫,怎麼突然就這樣了?

凌文廣一家人,直接被葉臨天給打了下去,凌光明一家人,直接成了凌家管理人。

楊倩走上去給了凌文廣一巴掌,大罵:「你說你在幹什麼?你低個頭會死嗎?你罵葉臨天幹什麼?你明明知道我們得罪不起他,你還要去得罪他,現在我們一家人怎麼辦?去睡大街嗎?」

凌文廣沒有說話,癱在地上,心如死灰。

凌卿語也絕望的捂住了頭,哭了起來。

凌雪薇離開了凌家以後,自己在凌家一直都是被呵護的公主。

但現在凌雪薇抱上了大腿,一下子成為了女強人,她的老公,更是一出手就讓凌家換了姓,讓凌文廣徹底沒有未來了。

葉臨天徑直朝著外面走去,凌光明笑著送葉臨天離開,然後轉身對著凌文廣說。

「凌文廣,你沒有想到,你會有今天這個下場吧?從今天開始你們就不要在凌家住了,如果你們不願意離開,那我只好趕人了。」

凌文廣低下頭嘆了口氣,認命了。

。 「相公的手藝還是那麼好,那個成夫子的事情相公怎麼看?」

成經賦的挑釁雖然已經過去,不過穀苗兒還是覺得那人不像是就這樣就會放棄,要是真的那麼有自知之明,也不會上門來挑釁了。

「無足輕重的小人而已,娘子不必放在心上,私塾之間也是有競爭的,良性的競爭能夠促使學生主動學習,互相促進,在競爭中互相幫助,取長補短,最終雙方都受益,惡性競爭也能讓他們快速的成長起來,人總是要受些挫折才能成長。」

林毅確認了大小合適,開始收尾。

「相公,收秋假放半月,時間挺長的,要不然我們回大山村看看?」

一來一去,只要不過多停留,不耽誤開課。

「不必了,回去只會讓人誠惶誠恐,不過到是讓為夫想起曾經,那個時候幾十畝地都能夠讓娘子高興得像個孩子,覺得當個小地主就夠了,如今田地多了,反倒是沒了當初的那種感覺了。」

「嗯,小富且安就好,我現在啊,已經是名副其實的地主婆了,往後的人生規劃就是照顧好相公的身體,等相公好了,我們就生一大群的孩子,不過,現在還不急,有了孩子就沒那麼自由了,相公由我多自由幾年,多過幾年二人世界,免得有了孩子之後,要給孩子做榜樣,這樣不行那樣不行,太難了……」

穀苗兒說著說著,兩手一攤,歪著個頭,一幅不敢想象的模樣還搖了搖頭,彷彿要把腦子裡的畫面給搖散開一樣。

「孩子沒有你重要,只要你高興就好,帶上吧,太陽比較厲害。」

「謝謝相公,粥熬好了,我把粥弄到一旁涼一涼。」

穀苗兒將帽子扶好,然後動手將椰子從火上移開,放到王福搬出來放在一旁的矮桌上。

「相公,其實這椰子也能做很多的東西,等我多弄些回去,跟王氏一起研究研究。」

「摘椰子的時候小心一些,那樹看起來一直搖晃,風大了我都怕樹會斷了。」

等穀苗兒摘了一大堆的椰子回來,一群孩子也做好了飯菜了。

將蒸好的魚蝦扇貝都端了過來,還有一罐子黃酒燜鮑貝,烤貝殼要一邊吃一邊烤才香。

「很不錯了,都吃吧,吃飽休息一會,下午繼續上課。」

林毅看著端上來的菜,嘴角掛起了淡淡的笑。

穀苗兒將椰子削開,一人分了一個,大家高興的吃了起來。

下午背誦,林毅接著講了關於邊塞軍營里將士們的日常,然後讓孩子們在沙灘上練字。

之前的矮桌被再次趕來的王福收拾了出來,桌面上鋪上了宣紙,穀苗兒坐在一旁看著林毅畫畫。

夕陽西下,一群孩子踩著浪花,肩膀搭著肩膀,頭碰頭,歡聲笑語影響著出海歸來的人們,大家不自覺的也跟著笑了起來。

帶著濃重的鄉土腔調的小調從漁夫們的嘴裡哼唱了出來,一群孩子居然也能夠接上,穀苗兒聽得認真,林毅的畫也漸漸的進入了尾聲,給夕陽下的海面添了漁船,一幅海邊夕下嬉遊圖便完成了。

。第二天晚上待他估摸著時間差不多的時候終於把那個醫生李明叫了出來。

此刻的李明經過關押之後修為再次提升了到了一個新的境界–A級鬼王!

看來筆記又偷偷的給李明開了小灶,昨天余橋就說他自己的修為被筆記抽調給了李明,這一次李明居然直接提升到了鬼王境界。

真不知道這李明有什麼樣的特殊能力居然能夠讓筆記直接略過自己將他關押最重要的是這筆記居然還如此偏心!

看着面前「仿若」正常人一般的李明,陳凡想了想……

《民間詭異筆記》第三百二十七章提前結束 葉青芸微微一笑:「既然是寫給我的,那這首歌我就收下了。也不勞煩你唱了,你把歌完整地寫下來,我自己去錄音。」

不是吧,你不按套路出牌啊。

陳飛揚的歌都是自產自銷,拉上徐添月這種五音不全的搭檔,目的就是毀經典,保證不會火起來。

徐添月是人菜癮大,玩什麼都拉胯。

但是葉青芸可不是這樣的,她是樣樣精通。

前世的時候,公司里開年會,葉青芸曾經登台唱過一首歌,一度被大家誤認為沒有關原聲。

陳飛揚想起來了,她唱的那首歌是傳奇,聲音高亢明亮,真假聲切換地非常完美,唱得人的雞皮疙瘩都快起來了。

陳飛揚在同一首歌上,跟王非表演了一出雙簧,但葉青芸可不是雙簧,她是真正的還原了王非的聲音。

「怎麼,你捨不得嗎?」

見到陳飛揚發獃,遲遲不答應自己的要求,葉青芸忍不住問道。

不是捨不得,一首歌而已,給你一百首歌都沒有問題,我只是怕你唱火了,給我的計劃帶來變化。

不過你要是真的喜歡,拿去就是了。

陳飛揚拿起桌子上的一張便簽紙,把完整的歌詞寫了下來。

「曲子我不會寫,但是我能哼,你跟着學應該沒問題吧?實在不行,找專業人士來根據我哼的譜曲。」

陳飛揚寫的歌,都是這麼錄的,有時候想想,也難為人家黃毛了。

所以別再說人家黃毛工作清閑,工資高了,其實這項工作很不容易。

葉青芸收下便簽紙,細心地摺疊起來,放進了貼身的口袋裏。

陳飛揚問道:「這首歌錄出來之後,你不會在食堂里放吧?」

陳飛揚所有的歌,都在學校食堂里循環播放,每天都在折磨廣大同學的耳朵和心靈。

葉青芸回道:「我才沒有你那麼自戀呢,我自己錄的歌,自己聽。」

那就好,那就好。

咱們搞藝術創作的,就應該自產自銷,不要拿到公眾面前去獻寶。

「現在已經是新年了,我們是不是應該有一個新的開始?」陳飛揚說道:「都已經凌晨了,我們一起回家睡覺,迎接新年的第一天。」

迎接新年和睡覺不是矛盾的嗎?

葉青芸白了陳飛揚一眼:「不要整天就想着那點事,總有那麼一天的,該是你的怎麼都是你的,我又跑不掉。

對了,我想起一件重要的事。」

你這思路就不對,什麼事能比創造人類更重要?

陳飛揚心裏腹誹了一下,表面上還是挺認真地問道:「什麼事?」

「新的一年到了,你的標王廣告是不是今天就要開播?」

陳飛揚頓時覺得有點慚愧,原來葉青芸關心的是自己的事。

愛少VCD跟葉青芸是沒有半點關係的,生意再火爆,她都分不到一毛錢。

「嗯,今天傍晚開播。」

「那晚上一起看,我想看看這次你策劃出來的廣告,又會玩出什麼新的花樣。」葉青芸頗為期待。

腦鉑金的廣告,可以說是讓葉氏集團起死回生,她至今都記憶猶新。

匯人腎寶再接再厲,讓葉氏集團轉型成功,穩步前進。

對於廣告的作用,她比任何人都有感觸。

她一直都在學習和鑽研,所以對陳飛揚的標王廣告非常感興趣。

陳飛揚回道:「這次沒什麼花樣,是實打實的真功夫。」

葉青芸問道:「具體說說,是什麼內容?」

「先賣個關子,到時候看看你就知道了。」

陳飛揚說到這裏,忍不住問道:「這幾個月以來,你好像很少跟我談葉氏集團的工作?」

「你是甩手掌柜,我也不想給你添麻煩,打算遇到問題再找你。不過到目前為止,還沒有遇到什麼問題。」

有能耐的人,說話就是霸氣。

管理一個大集團,怎麼可能不遇到問題呢?但是葉青芸自己都能解決掉。

把公司交給她管理,盡可以放放心心。

這就是實打實的能力。

陳飛揚問道:「那葉氏集團下一步該怎麼走,你有沒有拿主意?」

「我寫了三萬字的規劃書,回頭交給你審閱。」

卧槽,三萬字,你擱這寫中篇小說呢。

「不用搞得那麼正式,公司想怎麼發展,你自己做決定就是,我相信你。」

陳飛揚很清楚,葉氏集團已經度過了危機,以後的發展會很平穩,不會出現什麼難以應對的問題。

前世的時候,葉氏集團挺過來之後,葉培森出手摘桃子,重新執掌葉氏集團,後面的發展都是順風順水,再也沒有出現什麼危機。

很多時候,企業的壽命就跟人的壽命一個道理。

遇到重大危機就像是生了大病,一個企業能不能挺過去,其實就是關鍵時刻那一口氣。

一口氣上不來,就直接掛掉。

但要是挺過去了,就能健康地生活很長一段時間。

這個道理,跟風口上的豬,沒有本質區別。

……

傍晚七點鐘,陳飛揚和葉青芸守在電視機前,看了1996年第一期「新聞聯播」。

其實陳飛揚都很久沒有看這檔全國收視率傲視群雄的欄目了。

但今天看了之後,感覺還是那麼地熟悉。

前十分鐘,領導很忙碌,中間十分鐘,人民群眾生活很幸福,後面十分鐘,外國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

據路邊社消息,牛逼的人能在新聞中看到不一樣的東西,甚至能嗅到商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