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寥寥幾筆,但他能看出,覃刈書信里的每一句話,都對這位顏主子毫不吝嗇的充滿了信服和敬佩,更是誇讚這位顏主子是他見到的女人當中唯一一個能匹配王爺的女子。

對於這樣的評價,離奎是有保留意見的。

畢竟,作為王爺的四衛之一,曾經王爺的貼身侍衛,骨子裏是希望王爺能找一個門當戶對,尤其是對王爺背後勢力有裨益的京城貴女,而不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商戶之女。

但從方家客棧見到這位顏主子后,還有這一路走來,尤其是這位顏主子竟然毫不吝嗇的把那白花丹沏水分給眾人喝,這在潛意識裏讓他對之前的想法有了改觀。

試想,這世上,什麼樣身份的人?什麼樣的女人,會把貴人們趨之若鶩的丹藥,沏水喝。

其餘幾人一見離奎兩眼放光,也知道那百花丹定是好東西,都爭相又灌了一茶碗。

頓時,一股清冷從喉嚨滑入胃中,傳遍全身,原本因日夜趕路而困頓疲憊的身體,頃刻間精神百倍。

「神了。」

白刃看了看身邊的幾個兄弟,又滿臉歡喜的看了看顏幽幽和自家王爺。

伸手動了動胳膊,似乎身上有用不完的力氣。

什方逸臨也看向顏幽幽,冷峻的臉上多了幾分喜色。

「你到是捨得給他們喝,別人花了重金都尋不到的百花丹,你竟然沏來當水喝。」

他的女人,果然大方。

那北溟六人突然站的筆直,看向顏幽幽的目光也是充滿了崇敬、仰慕。

「謝顏主子。」

六人異口同聲。

顏幽幽笑着飲啜了一口,然後說道。

「今晚你們誰都不許去院外守夜,從現在開始,所有人安心休息,把自己調整到最佳狀態,後天一早進山。」

顏幽幽放下茶碗,看向什方逸臨。

「爺,我這樣安排可好。」

什方逸臨抿著嘴笑道:

「一切聽你的。」

站在一旁的幾人,有人摸了摸鼻子,有人把頭轉向別處。

這一路,他們算是看清楚了,不是顏主子離不開王爺,是王爺離不開顏主子。

要不是顏主子有自己的主見,棄了馬車,估摸著,他們還要在路上浪費十幾日才能到這女丑山邊界。

「神醫。」

布簾外,響起了那老爺子的聲音。

屋內眾人神情一頓,紛紛把目光看向自家王爺。

。。 一家人。

是呀。

自己與姐姐,本來就是一家人。

小柚在心裏叨念了好幾遍『一家人』這三個字,心裏還是覺得甜滋滋的,那種孤獨太久,終於有了家人的感覺,原來是這麼美好。

自己一個人美滋滋了好一會兒,小柚才將內心的激動給平復下來,然後,她抬起頭,認真看着漆黑中唯一的光源,說:【姐姐,這樣吧,為了試驗我們的猜測對不對,我們可以分為兩步。】

「嗯?」季柚道:「你說。」

小柚想了想,輕聲說:【短時間內我們沒法,也沒有渠道購買到更多的魂器用於給老鐵充能,所以,第一步,就是想想其他的辦法,給老鐵充能,爭取讓它出現的時間久一點,姐姐可以藉此觀摩到更多的陣法圖,有利於增進魂器製造的成功率與效率。】

季柚道:「想其他的辦法,我之前想過。」

除了魂器可以給鐵片充能,還有一種辦法,就是尋找更多的天材地寶,比如雀黃、特殊物品。

尤其是自己的特殊物品,季柚一直記得當時抓到那個不知名的特殊物品時,鐵片一下子就將它叼走了,根本不給六條精神絲任何的反應時間,要知道六條精神絲多精啊?在六條精神絲全神貫注的盯梢之下,鐵片都能把那個特殊物品給吃干抹凈,一點點渣渣都沒有留給六條絲。

要知道,以前吃自然食物、糖豆、雲霧奶茶、高級魂器……鐵片自己吃肉,還記得給六條絲留點湯喝。

那指甲蓋大小的特殊物品,鐵片不僅沒有留湯,連給絲絲們看一眼的機會也不給。

簡直——

季柚相信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東西,能比得上特殊物品對鐵片的吸引力。

但!

要找到這玩意兒簡直比中幾百億彩票還難。

季柚有點鬱悶,對小柚說:「我聽穆老師說,空間裂縫裏面可能會遇到很多好東西,雀黃啥的,估摸著運氣好能撿到一塊,也許我們運氣爆炸,還能找到一塊特殊物品呢?」

小柚用力點頭:【嗯!我們運氣一定會特別好的。】

接着。

小柚繼續說:【第二步,我們需要製作更多的魂器出來,最好是交給辣眼、嬌嬌他們來實驗。接下來我們要進入空間裂縫,聽說很危險,姐姐,多做幾個給他們帶着吧,一可以給他們防身,二來也可以讓他們實驗我們的猜測。】

季柚笑道:「我也是這麼想的,關於我製作的魂器是必須要3個或者以上,才關鍵時候救命的效果,還說必須要質量很高的才行。」

【或者,它對使用者的天賦也有要求呢?】小柚提出了一個問題,接着繼續說:【辣眼、嬌嬌、小青……他們所有人都是年輕一輩的佼佼者,只有他們使用起來,能發揮魂器的最大效果?還是說天賦一般的人,也能有這種效果?】

季柚皺起眉頭,道:「這麼說起來,需要驗證的東西太多了,我們一步一步來吧。」

小柚:【嗯!】

季柚笑道:「乾脆這樣好了,我們多找幾個工具人……咳咳……是多找一些人幫忙做實驗,多方驗證,才能得出真實的結論。」

小柚很支持,只要是姐姐的決定,沒有她不支持的,但……小柚同時也很擔心:【姐姐,可是姐姐沒法做到量產魂器,這樣以來實驗的範圍與基數就沒法擴大了。】

如果為了得到實驗的結果,犧牲的是季節的健康,那小柚情願不要!

這個世間,任何人都沒有姐姐重要。

「這是一個問題。」季柚沉思片刻,忽然道:「小柚,我有一個想法,這個想法如果真的實施開來,就可以迅速擴大實驗的基數,造福更多的人。」

小柚問:【什麼想法?】

在小柚眼裏,姐姐是萬能的,任何事情看起來非常難搞,到姐姐手裏,就一定會有辦法,姐姐的腦袋瓜,天馬行空,奇思妙想,永遠充滿了活力……

季柚眯起眼,道:「這個想法,在很多人看來可能顯得非常愚蠢,如果別人都成功了,我們會很虧,甚至是血虧。但不重要,重要的是結果。」

嗯?

小柚更緊張了。她抬起頭,略有些焦躁地看着幽閉空間上方的光源。那裏,是姐姐的精神力。

季柚沉吟片刻,才鄭重道:「我打算把我已知的,現有的幾個陣法圖向所有人公開。」

小柚:【!!!】

小柚:【姐姐!!!】

陣法圖有多重要,在魂器製造界是公認的,有些魂器製造師還會敝掃自珍,不願意與人分享方法,尤其是陣法圖,那更是藏得嚴嚴實實。

姐姐要公佈出去?

這!

這對魂器製造屆,對所有人估摸著都是一件影響非常大、非常深遠的事情。

季柚板着臉,道:「淡定,莫慌,我要公佈出去,這點不僅僅為了別人,也為了我們自己。」

小柚:「可……」

如果其他人都學會了姐姐的製造方法,都能提高成功率,那姐姐的魂器銷量怎麼辦?

季柚笑道:「我們可以一步一步來,先設置條件單,並不馬上向所有人公佈,而是先選擇一些特定的人群公佈,比如像孔哲大師這類的業界公認魂器製造大師,待他們有了成果,我們在擴大範圍……」

「總之,一點點擴大。」季柚摸著下巴,說:「你說,我要開什麼價格呢?」

【價……價格?】小柚有點獃滯,一時間沒反應過來:【姐姐,難道你要向別人收費嗎?】

她……她以為姐姐要免費公佈的。

「咳咳……」季柚板起臉,一本正經道:「什麼收費啊?說收費就太過於見外了,我們這叫學習費知道嗎?知識是有價值的,必須要付出一點誠意,才能授予給別人,懂嗎?」

【哦……哦……】小柚點點頭,她懂了。

總之,就是姐姐嘴上常說的生意場上的那些事情嘛。

季柚聽小柚的聲音,忍不住板起臉,道:「咳咳……小柚啊,你不懂,有些時候免費的才是最貴的,你要是把東西拿出去說免費送給別人,別人還不一定要,甚至會覺得你居心不良要害他,但你要是說賣給他,他估計就沒了戒心了。懂嗎?」

小柚:【???】 林小姑是真的沒想到自己大嫂能這麼心毒,她就沒有想過後果嗎?不是自己的孩子不心疼?

「小姑你別生氣,這事是我考慮得不夠周全,不過,那個佟曉玉沒有說出去,應該不是道德高,怕是心虛,她要是把微微的名聲攪壞,那她也別想在京城求學了。」

王素秋想了想這錢還是要給,不給的話,這小姑還得鬧,鬧到公婆及丈夫那裏就不好了,本來因為攛掇苗微去豐市的事已經讓他們挺不滿的,現在再弄這出,他們怕是對她更加失望了。

「這樣,這錢我給你們拿,微微也受委屈了,之前我答應她的事,我不會食言的,你們也放心。小姑,大家姑嫂這麼多年,都是一家人,我是什麼樣的人你不清楚嗎?我怎麼會那樣對微微?」

「說起來,這事也不是我主動找她的,她還是個沒出社會的學生,能有什麼辦事能力?我再是怎麼敢都不會找她吧?」

林小姑本來稍稍控制住的火氣,現在又上來了,「你沒找她,難道還是她找你的?她這麼為你着想?知道你想給孫女改姓?她難道是你肚子裏的蛔蟲不成?」

王素秋皺了皺眉頭,這個小姑子真是幾十年如一日,動不動就像個潑婦一樣,虧她是低嫁,要是高嫁的話,早就被婆家掃地出門了。

「是她找的我,不信你可以去問問她。她想我給她撮合我單位剛來沒多久的小夥子。」

林小姑不信,「她還在上學呢,心思也簡單,怎麼會有這樣的想法?大嫂這些話可不是亂說的,你這樣沒得敗壞微微的名聲。」

這年頭最講究作風名聲,要是名聲壞了,那她以後工作婚嫁還會好嗎?

王素秋最討厭別人質疑她,她也來了氣,「你這個媽都不知道怎麼當的?一點兒也不了解女兒,她早就春心萌動,有喜歡的對象了,她找我跟我那新來的同事提提,對了,你也不用太擔心,人家那個小夥子可是某銀行行長家的公子。說起來是門好親事。」

對於苗家來說,算是高攀了。

果然林小姑聽到這個家境之後臉色好了些,也沒有剛才那麼反應激烈了,「那微微是怎麼認識他的?你那同事多大年齡?這到底是個什麼情況?」

「我不知道是怎麼認識的,那小夥子剛進單位,二十齣頭,比微微也就大一兩歲,長得一表人才。」

林小姑就放心很多,要是這樣的話,也不是不行,不過現在最主要是讓王素秋給了錢,處理好佟曉玉的事,那行長家的公子晚些再了解。

王素秋給林小姑拿了錢,還跟她說,最好讓佟曉玉簽個協議,讓她不要把事情說出去。

林小姑自然點頭,覺得還得另外給佟曉玉一筆掩口費,跟王素秋也提了。

王素秋忍了忍,還是多拿了兩百出來。

這錢是給了,但王素秋是憋了一肚子的氣。

覺得這錢不能白給。

雲珊跟佟曉玉是不是真的合夥坑她,她得查清楚。

拿到了錢的佟曉玉,頓時鬆了口氣,她也能大展拳腳了。

只要不給雲氏兄妹找到。

而雲氏兄妹找不到佟曉玉,沒辦法,只能自力更生了。

也是從二叔家那兒得來的啟發,他們找不到工作,就索性擺起了攤來。

整個爐子做吃食是最簡單的,不用找進貨渠道,也不用多大本金。

雲珍在家裏雖然是唯一的女孩,但從小的家務卻沒少做,飯也是經常她煮的,後來進城給雲有福家幫忙,還學了幾個菜式。

她跟雲愛軍合計了下,複雜的他們不會,就做豐市的特色吃食好了,比如燴面、澆面、烙餅、燒餅。

雲愛軍跑到外面觀察了下其他的攤子,發現有些小攤整個小攤車,特別方便,就自己也整了一個。

然後買食材出攤,大城市就是好,天黑了也一堆人出來逛,傍晚五六點出來,到晚上九點收攤,收入竟然還不錯。

雖然做出來的口味一般,有很多需要改進的地方,但也賣了挺多出去,至於那些人會不會再回來光顧,他們也不管,這第一天不虧本就行。

除去食材成本,訂做小推車的成本,這一晚竟然也掙了七八塊,要是每天都能掙七八塊,那一個月都有兩百多了,那不比上班強?

雲珍數着錢像是打了雞血一樣,沒想小攤這麼能掙錢,跟雲愛軍說,「二哥,這生意難做呢,咱們再改進改進配方,以後還不止掙這麼點呢。」

掙過大錢的雲愛軍看不上這點小錢,現在只是暫時過渡而已,做這小販,不體面不光鮮,又累又臟,他覺得還是把佟曉玉找到,讓她幫忙找份正當工作,或者讓她投本給自己做大生意,雲愛軍是死盯着佟曉玉了,這個女人有點本事。

雲愛軍心裏有了打算,他就忽悠雲珍讓她一個人擺攤,而他就去找佟曉玉。

在京城人海茫茫,找一個人都不好找。

但云愛軍有辦法,他找到佟曉玉的學校,在學校的教職工家屬院,一個一個去問,找到了佟曉玉班上的老師,然後跟再跟人家說,他是佟曉玉的對象,找她有急事。

人家老師不願意說的,他就天天在大院那兒蹲守,臉皮厚得不行,但人家老師真不知道佟曉玉住哪裏,不過幫他問到了,她跟苗微比較要好,讓他去苗家問問。

雲愛軍就拿着苗家的地址去了苗家,也真的被他碰到了佟曉玉。

佟曉玉這天正好要從苗家搬出去,沒想到就好死不死碰到了雲愛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