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0 Comments

始帝之下,皆為螻蟻!

要知道,始祖境的生物,根本不是始帝的對手,楚秦憑藉着諸位始帝的力量,才能夠擊敗無極天帝。

更何況,楚秦不是一般的始帝。

他比始帝,還要強!

因此,天戕老人,這個縱橫宇宙的強者,徹底栽了!

在封鎖住天戕老人的神力和行動之後,楚秦將他收入了五行紫仙葫。

隨後,在確認,周圍沒有其它生物之後,楚秦朝着幻獸帝艦飛去。

「怎麼樣,楚秦,找到了那個始祖境生物沒有?」無極天帝等人見到迅速返回的楚秦皆是,為之一驚道。

「找到了。」楚秦輕然一笑道,「而且,小娥,小舞,你們猜猜,他是誰?」

「我們哪裏能猜得到啊!我們又沒見過什麼始祖境的生物!」小舞,撅了撅嘴道,「楚秦,別賣關子了,趕緊說吧!」

楚秦聞言,將五行紫仙葫之中的天戕老人釋放了出來,旋即單手結印,在天戕老人的周圍,設下了縮小版玄天帝陣!

「啊!是他!」小舞,一驚道。

見到天戕老人,眾女無不驚奇不已道。

尤其是,月伊娜。

「這個始祖境的人,你們認識?」無極天帝疑惑道。

「嗯,無極。」楚秦點了點頭道,「我們第一次去往生命禁區,便是他的分身在看守所謂的天塹。」

「並且,我們從他那裏獲得了這個。」楚秦將剛剛的事情,以及獲得宇宙分佈圖的經過,給無極天帝和眾女說上了一遍。

「這樣一個人,竟然是始祖境強者的分身。」小舞她們,皆是顯得有些驚訝。

「他竟然調查出了所有的禁區分佈,並且藏在這天門附近。,看來,他的目的不簡單啊。」無極天帝的側重點似乎不同。

「楚秦,你說他會不會是至高神庭的人?」曦娥問道,「和域外邪族是一夥的!」

「有這種可能。」楚秦點了點頭,「但我也不知道。」

「我打算,帶給青龍,或許她知道些什麼情況。」楚秦,接着說道。

「嗯!」無極天帝和眾女,皆是點了點頭。

正在這時,天戕老人蘇醒了過來,他看着楚秦設下的玄天帝陣,又驚又怒道,「放開我,否則,你們會後悔的!」

「天戕老人,給你一個機會。」楚秦看着天戕老人冰冷地說道,「說出你的身份和目的,可以饒你一死!」

「哼!一群卑微的種族!」天戕老人冷笑道,「放開我,否則,你們會死的很難看!」

「被關在籠子裏了,還這麼囂張!」小舞譏諷道?

「對了,倩倩,你不是會讀心術嗎?」古月娜,看向了龍倩倩問道。

龍倩倩搖了搖頭,「我試過了,娜兒姐,對於天劫至高神我的讀心術就失去效果了。」

楚秦聽到這話,立刻想起了青龍也會讀心術。

或許,將天戕老人交給青龍,就能知道一切了。 「庄大你別走動,你現在有什麼頭緒嗎?」

「現在是要儘快找到這些東西?」

庄塵在說著話時,把手中的紙張遞給岑鞏。

岑鞏輕皺著眉頭細細一看,他也終於明白庄大為什麼如此惆悵。

「我們現在手上都沒有這些東西。」

庄塵並沒有回答他的話,眸子愣愣的看向了遠方,腦袋裡面的思緒百轉。

「你先好好獃在農莊吧,我出去一趟。」

庄塵說完這句話就頭也不回的離開了這裡,他前腳剛走。

暗處的人立馬緊跟其後。

【叮!解決蔬菜害蟲獲得1200積分,可獲得神秘禮包。】

機械冰冷的聲音在庄塵的耳邊響起,讓他眼前一亮隨後又暗了幾分。

「這種高難度的事情就是想要來考驗我。」

庄塵搖了搖頭輕嘆了一口氣,加快了自己的速度。

他微瞥了瞥後面的動靜,眉頭緊鎖成了一團,煩躁的撓了撓自己的腦袋。

「總有這些打不死的小強。」

庄塵把全部的力量放在了雙腿,疾速的想要擺脫後面的跟屁蟲。

不過很快他便發現,這些人依舊不遠不近的跟在了自己的屁股後面。

「呲……」

庄塵不耐煩的停在原地,雙腳因為慣性往後退了幾步。

他膝蓋彎曲的蹲在地上,控制了因為慣性而往後的身體。

「你們這些人有完沒完。」

庄塵的怒吼聲穿透了後面幾人的耳朵,他們滿臉痛苦神色的捂住自己的耳朵。

幾個人連忙躲在房屋後面,身子緊貼在牆壁上。

庄塵聲落四處寂靜,只聽得到心臟咚咚跳的聲音。

「沒想到憑藉我們的速度跟蹤,還是被發現了,真是太可惡了。」

「這個少年已經在勢力圈出名,他的力量不可小覷。」

「不就是一個黃毛小子,怕他個毛。」

其中一個年輕人探頭看了一眼庄塵,眸子一沉的拽緊了拳頭,絲毫不將他放在眼裡。

他說完就沖了出去,其他人想要伸手阻止他,可還是晚了一步。

只能夠暗中的為他默哀。

庄塵靜等了一會兒,正準備離開就發現一個黃頭髮的年輕人沖了出去,幾雙手同時想要抓住他。

他的嘴角勾起了一抹輕笑,對於這樣的情況自然是知道有人初生牛犢不怕虎。

「看來你是想要挑戰我。」

「我就想要看看聞聲駭人的農莊主,是有多麼的驚為天人。」

黃風回過頭看到身後空無一人,再抬頭看自己的幾個兄弟心疼的看著自己。

他眸子一瞪他們幾個人,給他們留下了一抹決絕的背影。

「來試試。」

庄塵冷笑的說著,在黃風的眼裡看起來就是對他的諷刺。

「試試就試試。」

黃風不服輸的怒吼著,爆發著力量就向庄塵瞬間移動過來。

速度快的驚人,讓庄塵瞳孔一震的都感覺有點驚訝。

庄塵反應迅速的做出反應,使用拳腳的跟他近身對戰。

黃風感覺自己似乎被壓制住了,咬緊牙關硬著頭皮跟他剛上了。

庄塵只從他的身上看到了年少輕狂,並沒有邪惡的氣息。

所以並沒有下死手,只給了他一個小教訓。

「砰!」

就在庄塵的虛幻一招,來了一個神龍擺尾正中他的小腹。

黃風被措不及防的倒在了地上,滾到了數十米遠。

躲在暗處的人發出嘖嘖聲,眼裡默默的出現了心疼他三秒的神色。

黃風疼的身子蜷縮的像個蝦米一般,臉龐皺成了一團滿地打滾。

「看來你已經知道我的厲害了,你還要來嗎?」

「來就來,誰怕你?」

「砰!」

他說完就噌的從地上爬起來,可是轉眼就再次被踹倒在地。

就這樣連續了幾次,結果都是一樣的。

黃風擦拭著自己嘴角的血液,徹底被他給打服了的模樣。

「你還要來嗎?」

「不……不來了。」

黃風擺了擺手連同著搖了搖腦袋的表示,伴隨著他的咳嗽聲。

庄塵輕笑了一聲直接轉身離開。

看著他離開的背影,黃風眼眸中有著對強者的崇敬。

「黃風你小子沒事吧?」

「你小子也是運氣好,居然沒被打死?」

「……」

黃風的隊友面對他還活著,都表現的十分驚奇,跑過來揉搓著他的腦袋拉回他的思緒。

「你確實比我們想象中的厲害,要不我們做他的小弟吧。」

「你小子有沒有一點志氣,這樣就把你自己給出賣了。」

隊友推搡著他的腦袋,催促著他趕緊離開這裡。

庄塵匆匆的來到專門批發的菜市場,看看能不能找到一絲頭緒。

菜市場裡面一片雜亂,裡面的菜早就被搶劫一空。

要不就是已經腐爛成了一團,還散發著刺鼻的臭味。

庄塵半蹲著身子在每個攤位尋找菜種,看有沒有自己想要的東西。

「按道理來說,應該會有相關的東西存留下來才對。」

庄塵繞了一圈都沒有找到自己想要的東西,他雙手叉腰的左右查看著。

卻發現在其中一灘腐爛菜中,看到了雜亂的腳印,還有被啃噬的現象。

「這是怎麼回事?」

庄塵蹲下身子比對著其中的腳印與牙齒印,想要憑藉此來判斷它的身份。

「咚……」

一陣東西被打翻的聲音響起,庄塵聽到立馬衝上去查看。

可是因為對方的速度太快了,他只看到摔落在地上的盤子旋轉著。

卻沒有看到碰倒它的始作俑者。

庄塵站在原地靜靜的聽著周圍發出的聲音。

這些小東西的速度如雷電一般,根本無法撲捉它們的身影。

「咻……」

在庄塵預判的一瞬間,他剛好回頭看到了對方的樣貌,只可惜沒有抓住它。

它的體型就猶如成人腦袋一般大,黃褐色的毛髮,圓鼓鼓的肚子跟鼓鼓囊囊的嘴巴成了它的標誌性。

「這玩意是松鼠還是黃鼠狼?」

剛剛的瞥眼一看,讓庄塵無法分辨它的身份。

再次細細尋找卻沒有找到它任何的身影。

這讓庄塵第一次感受到受挫,微微的呼了一口氣之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