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唯點點頭,才說:

「沒事,我就是……感覺自己很沒用,好像什麼事情都做不了也做不到,不像你們,想做什麼都能做什麼,可是我不行,我自己本來就沒用,不能再自己瞎作主張,反而把事情搞砸,還會讓錫元陷入危險。」

看着昔日的小太陽如今失去光芒的模樣,葉思黎伸手摸了摸她的頭髮,接着認真道:

「小唯,我不許你這麼看輕你自己,現在是你家裏出了事情,你本來也有能力去幫忙,只是因為莫……他不讓你做,所以你做不了這些事情,你才會痛苦而已,可是如果你真的這麼痛苦了,那要不你就回家看看,至少,你爸爸看到你,一定會很高興。」

聽到好友的鼓勵,姜唯點了點頭,但片刻之後又說:

「還是算了,現在錫元就在家裏照顧我爸爸,他已經跟他們說了我暫時不會回去的事情,我現在突然回去,就好像不相信他或者騙了他似的,我不想這樣對錫元。」

莫錫元莫錫元,怎麼她腦子裏就全是男人?

葉思黎忍不住在心裏吐槽一聲,但表面上還是耐著性子說道:

「那好吧,再等等,今晚上我們已經得到了一些很重要的證據,之後只要讓我們繼續查下去,一定還能查到不少東西,小唯你放心,總有一天,我一定會毀掉善婉基金!」

姜唯愣了一下,接着問:

「真的嗎?思黎,太好了!」

「嗯,是真的,不過你可千萬不要把這件事跟任何人提起,目前這件事知道的人只有你我、方禾和周夢庄四個人,只要是我們四個人不說,就不會打草驚蛇,畢竟現在證據不全,也不能讓他們提前知道,做好防備。」

「那錫元也不能說嗎?他現在跟秦豪走得有些近,我覺得他也可能被牽扯到這些事情裏面來……」姜唯猶豫道。

葉思黎只感覺自己眉頭突地跳了一下。

這都什麼時候了,她怎麼就非要還想着莫錫元?

但她也只能繼續解釋道:

「小唯,這件事非常重要,你也只是暫時隱瞞他一下而已,等到了能說的時機,我會提前告訴你,讓你好給他提醒,但是現在還不到那個時候,我想就這麼幾天,他應該也不可能跟秦豪走得太近,所以你就別擔心了。」

「嗯……」

姜唯點點頭,然而眉頭卻依舊是皺着的。

葉思黎看着她的模樣,忽然有點後悔,自己為什麼要把記憶卡的事情跟她提這麼一嘴。

會不會不說,情況還好點?

。 介於每年的生日禮物都是陸晨準備的,於是沈懷琳順理成章的去找陸晨「取經」了。

理由名正言順,霍城想要阻攔都沒有資格。

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沈懷琳拿著手機和陸晨聊的興緻勃勃。

嗯……他不生氣,就是覺得有點兒酸酸的。

「……好,那就按照你說的,一會兒我去挑挑。」

沈懷琳笑容滿面,語氣都顯得輕鬆了許多,「幸好有你在,不然我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好了。」

「沈……不對,應該叫夫人了,您客氣了,這是我應該做的。」

「算了,你還是直接叫我名字吧。」

沈懷琳向來不拘小節,這種太過正式的稱呼,她聽了渾身不自在。

但是陸晨卻並不這麼想:「那不行,該怎麼稱呼就該怎麼稱呼,否則傳出去了,旁人會以為霍總的手下沒有規矩,敗壞了是他的名聲。」

「說的也有道理。」

見他時時刻刻都在為霍城著想,沈懷琳感慨之餘,也明白自己輸在了哪裡——

她就想不到這麼多,不能這麼仔細,總是隨心所欲,結果弄得彼此都很尷尬。

唉,細節啊,都是細節。

「隨你開心吧。」

看了看時間,發現已經不早了,沈懷琳忙說道,「先不聊了,我得去挑禮物了,不然時間來不及了。」

「您去忙。」

「等你休息了請你吃飯,就當是謝謝你幫我忙了。」

「您太客氣了,這……」

「好了這事就這麼定了。」

完全不給陸晨拒絕的機會,沈懷琳說完便掛斷了電話。

什麼請吃飯,不過是為了近距離吃狗糧找的借口罷了。

有時候沈懷琳也十分的懷疑,自己是不是有自虐傾向。

非要看著喜歡的男人和他喜歡的男人湊在一起親親我我。

看的那叫一個又刺激又心酸。

這種複雜的心情,一般統稱為——

有病。

「聊完了?」

不知何時霍城走了過來,站在她的身旁,眺望著窗外的景象。

「嗯,陸晨說了一些安然的喜好,推薦了幾個禮物,我一會兒去商場看看,選一選。」

「我陪你一起。」

「你有時間嗎?」

沈懷琳打量他一番,很是懷疑,「你下午不用去公司了?」

自己逃班已經是常事了,主編都已經習以為常。

但是霍城不顧工作……

這就不正常了,不像是他的性格。

反觀霍城,一臉的淡定:「正好下午沒什麼事,晚些過去也不礙事。」

聞言沈懷琳倒是沒有絲毫的懷疑:「既然如此,那我勉為其難的收留你吧。」

霍城:「……」

果然,又開始順桿爬了。

輕哼一聲,霍城送給她一個眼神兒,讓其自行領會。

……

有目標,行動就簡單的多。

到了商場,沈懷琳直奔目的地而去。

果不其然,陸晨說的那幾款首飾都還在。

「麻煩把這個,這個,還有那個都拿出來看一下,謝謝。」

「請稍等。」

店員小心翼翼的將幾款首飾一一拿出,放在鋪著紅綢布的托盤上,以供沈懷琳看的仔細。

沈懷琳打量來打量去,頓時犯了選擇困難症。

「你說哪個好看?」

「……」

霍城覺得,此情此景,和她拿著幾根口紅問自己哪個色號更好看沒什麼差別。

抿了抿唇,他輕咳一聲:「都不錯,看你喜歡哪個。」

「怎麼是我喜歡,這是給安然選的好不好。」

沈懷琳差點兒被他氣笑了,也知道從他這裡問不出個所以然來,索性放棄了。

還是得靠自己。

正在挑選著的時候,突然聽到身旁傳來陌生的聲音:「霍總?好巧啊。」

沈懷琳下意識的扭頭看了看,只見一個男人,摟著一個打扮的清純可人的女孩走了過來。

女孩看起來年紀不大,妝容也簡單,一副青春年少的樣子。

只是眼波流轉間,偶爾泄露的精光,彰顯著她不安於室的心。

「好巧。」

相對於張飛揚的興奮,霍城反應淡淡,打招呼也不過是點頭之交。

不過張飛揚到也不在意。

兩人也認識了好多年了,他一貫知道霍城就是這麼個脾氣,對誰都冷冰冰的,不怎麼熱情。

或許是太過一視同仁了,導致沒人對他有什麼意見。

當然,有意見也沒用,他根本不鳥。

「你今天怎麼有空來這裡逛了?」

目光移到沈懷琳的身上,看到她的樣貌的時候,張飛揚眼前一亮,瞭然的笑了,「原來是有佳人作伴,咱倆倒是一樣的。」

說著摟著女伴的手緊了緊,兩人靠的更近了。

恨不得扒在一起。

。 江芸到了漂亮國,現在也是住在秦雅的房子裡面。

好在秦雅當初拿下這棟房子的時候看中的也是這棟房子足夠大,沒有花費多少心思,就直接住了進來,當然這裡面也少不得龔老的幫助。

甚至龔老都考慮到如果張權一家都要過來,那麼這棟房子也就夠住了。

沒想到,當初的一點小想法,現在竟然成真了。

張權這段時間每一次回家都是戰戰兢兢的,生怕發生什麼修羅場事件,畢竟這兩個女人在一起,如果因為某些東西爭風吃醋起來,張權他幫誰都不是個辦法。

不過張權想象中的事情並沒有發生,秦雅和江芸反而是相處的很好。

甚至就連小冉冉,都對秦雅十分關照,不哭不鬧的,有時候還需換靠近秦雅,看著秦雅的肚子嘀咕什麼。

張權看見了這一幕,當下有些無奈,便直接走過去吧小冉冉抱了起來。

「冉冉,你在嘀咕什麼呢?」

張權好奇的詢問道。

「我在施魔法。」

小冉冉大聲的說道。

當小冉冉這樣說的時候,張權明顯一愣,而秦雅也是側耳傾聽了過來。

童言無忌,但是誰都想要聽聽這童言無忌。

「你施展魔法幹什麼?」

張權的聲音有些小了,他在這一刻腦子裡面想了很多的事情,但是最終,都按壓了下來。

「我想讓秦雅阿姨肚子里的寶寶快點長大,我一個人不好玩!」

冉冉鬧著脾氣說道,這一刻,秦雅噗嗤一笑,江芸一臉納悶的走了過來,她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張權鬆了一口氣,伸出手來在冉冉的鼻子上掛了一下。

「你覺得不好玩?」

「是啊,漂亮國根本就不好玩,你們都不陪冉冉玩,冉冉要小弟弟,讓小弟弟陪我玩!」

這小傢伙鬧騰著,江芸一臉沒好氣的把冉冉抱了過去。

「那我把你送回去,正好你們也不用給你請假了,你去上學吧。」

聽著江芸的話,冉冉頓時就不再多說什麼了,比起寂寞,似乎上學更加恐怖一些。

這家庭中的小插曲倒是不能干擾什麼,張權有些意外的看著家裡和諧的這一幕,心裡頭多少有些感動。

似乎他把秦雅和江芸想的太壞了,而目前看來,江芸和秦雅之間達成的某種協議也十分的牢靠,不至於讓她們翻臉,雖然她們心中或多或少都會想要獨自霸佔張權,但事已至此,似乎誰也沒有辦法。

張權送了一口氣,王對王的修羅場並未出現,這樣也好,最起碼他這後院不會起火了。

拋開了家裡的事情,很快張權便上了樓,準備處理一下關於最近染雲集團的一些事務。

之前染雲集團控告電視台的官司已經結束了,安娜的能力很強,她自己本身就是學習法律的,並且還有博格家族的身份擺在這裡,有她出面,那法官也不能明著偏袒電視台,更是無法幫著查爾。

這樣的結果,自然是很容易讓染雲集團獲勝。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