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0 Comments

就算是小何和小吳私人行為,可是肉聯廠廠長,各位領導也得擔責任。

他們儘力想把這件事情弄到最小影響範圍之內。

誰讓這會兒保衛科職權很大。

主要是小何和小吳兩家家屬,已經全都到廠里辦公室來求情,帶着一大群孩子,甚至還把住在醫院裏病重老丈母娘也給抬來了。

反正就是又哭又鬧。

要是真把小何和小吳送進去坐牢的話,這一大家子人就真的活不了了。

肉聯廠各位領導,最近那真得是火燒眉毛。

更大的問題是,他們找到了劉大能的小舅子,可是人家死活不承認,病豬肉是他給對方的。

總之一句話,人家耍無賴咬定那豬肉和他無關,而且既然對方說病豬肉是他拿出來的,那麼有憑證嗎?

有憑據嗎?

還真沒有。

於是肉聯廠廠長和王主任電話溝通了一番之後,兩個人都決定這件事他們私下裏處理。

但是事情肯定不會不了了之,這是非常嚴重的事情,就算是為了殺一儆百這件事情也得嚴厲懲處。

坐牢雖然沒有,可是兩個人都寫了檢查,交代清楚了事情。

劉大能小舅子雖然摘出去,可是劉大能摘不出去,因為有人可以作證,劉大能去過小何和小吳兩個人家裏。

兩個人又咬定了,是劉大能給了他們100塊錢,收買兩個人。

於是做出處理是小何,小吳被開除了廠籍,通報批評,劉大能也被停職檢查。

總之一句話,就是三個人失業了。

王主任他們這邊剛剛出了文件,結果人家市裏面就來了人。

直接帶來劉大能的調令。

一句話劉大能拍拍屁股走人了。

。把小宋打發走,秦拾深這才陷入沉思:

林鹿呦確實好久沒來了。上一次見面……那都快是半個月前的事情了。

莫非是她現在很忙?

秦拾深開始替林鹿呦找理由。現在正值年關,她的公司應該有一堆事情要處理,再加上她還沒畢業,學校應該也有不少事情……

可是這些都沒法說服自己。

《擼貓送個鏟屎官》第249章求問 「……居然睡著了?!」

坐在床邊的齊驍占說完沉默了良久,見林小芭都沒有表態,回過頭來才發現林小芭居然已經睡著了。

「真是個沒心沒肺、毫無同情心的蠢女人!」

好不容易打開心扉的齊驍占,還指望著林小芭能給他幾句軟語溫言,卻沒想到林小芭居然聽著聽著,不知什麼時候就睡著了,一時覺得自揭傷疤的行為十分愚蠢。

但儘管齊驍佔有些氣惱林小芭就這麼睡了,他也還是體貼地跪到了床內,把靠著牆睡的林小芭緩緩地扶著躺倒。

「……別哭……」

林小芭在沾到枕頭的時候,忽然夢囈一聲。

「……還有我……」

林小芭側身一翻,伸手抱住了齊驍占,就像她夢裡的那樣,抱住了一個哭泣中的小少年。

「……蠢女人,為什麼只有睡著了才坦誠!」

齊驍占感動地抱怨一句,跟著輕手輕腳地躺好,然後注視著林小芭安靜的睡顏,苦笑道:

「要是胡叔知道了你的身份,會不會也說我們是不該開始的孽緣……可是,已經來不及了……

……蠢女人,我想給你一個家,留在我身邊好嗎……」

齊驍占輕輕柔柔的聲音落罷,便是小心翼翼地吻上了林小芭的嘴唇,但只是很短促的一下,因為他怕會吵醒她,讓他失去了這個抱著她入睡的機會……

翌日天不亮,密室中的殘蠟已幾乎燃燒殆盡,微弱的火苗被石縫間吹來的風弄得火光攢動,林小芭輾轉翻身,腦袋埋進一個溫暖的懷抱,鼻息間捕捉到一絲兒淡淡的酒氣殘留。

睡意漸去的林小芭隨即睜眼抬頭,看到齊驍占那張湊得極近的睡顏,立時將身子后騰,撤出他的懷抱,然後抬腳就是往齊驍占的腿上用力一踹!

「齊驍占!」

「嘖!你這女人一睜眼就這麼大嗓門,煩不煩?!」

齊驍占被林小芭一踹,身子只是翻成了平躺,他像是沒睡醒一般,抱怨著林小芭擾了他的清夢。

「齊驍占!你給我起來!誰允許你跟我一塊兒睡的?!」

林小芭見齊驍占居然還無動於衷地躺著,便是又爬到他身邊,用雙手硬拽著齊驍占的胳膊,想把他拖起來,趕出去。

「這兒是齊府,我是齊府唯一的主人,我想在哪兒睡就在哪兒睡,還需要誰允許?」

齊驍占說著,就反抓住林小芭的手臂,將她往身上一拽,林小芭立時不穩地栽在了他的胸膛上,齊驍占隨即勾唇壞笑道:

「蠢女人,你這麼想管我,是想當這齊府的女主人嗎?」

「……誰想當了!」

林小芭羞惱地捶了齊驍占的胸膛一下,又是爬了起來。

「哼!你儘管口是心非,我看你能嘴硬到什麼時候!」

齊驍占倒是一臉的自信,他翻身坐起,下床而去。

「你好好待在這裡,胡叔會照應你的日常起居。

要是覺得無聊,可以隨意翻些書籍來看,不過前提是你得看得懂!

除了這些書箱,其他的東西別亂碰,要是不小心觸動了機關,你的小命可能就丟在這兒!」

齊驍占交代了一通,便是往外走。

林小芭環顧四周,不禁緊張地抱住了自己,她深怕一個不小心真會觸碰到什麼機關,她此刻也才明白了,為什麼這密室里藏有寶貝,胡叔和齊驍占卻不怕留她在這兒待著。

。 宗政文昊冷聲問道:「你是何人?」

「在下是嫻貴妃身邊的人,瞧著四殿下似乎是遇到困境了,在下可以幫助殿下,還請四殿下借一步說話。」那個人的眼中閃爍著光芒。

宗政文昊聽完,神使鬼差的跟着那個人往嫻貴妃的宮中走去。

嫻貴妃端坐在椅子上,看着宗政文昊緩緩走了進來,低聲說道:「四殿下,好久不見,從前見你意氣勃發,如今卻落得這般田地,實在可惜。」

「嫻貴妃若是想看本王的笑的,那大不可不必了。」宗政文昊背着手說道:「嫻貴妃想說什麼,就直說吧,你我都是直來直去的,不喜歡拐彎抹角的人。」

「好。」嫻貴妃站了起來:「如今四殿下與太子之位失之交臂,都說來日方長從,可,等到七殿下真的成長起來了,你還有機會么?」

「你什麼意思?」宗政文昊的眼神閃爍了一下,一下子就明白了嫻貴妃的意思:「嫻貴妃娘娘莫不是又想和本王合作?」

「眼下,京城外的五十萬大軍,全部調走,京城無人把守,豈不是最好的機會。」嫻貴妃盯着宗政文昊的眼睛:「本宮可以幫你控住宗政景曜和顧知鳶,甚至可以控制皇帝,你覺得呢?」

「嫻貴妃如今都不得寵了,還有什麼辦法,控制父皇?」宗政文昊顯然不太相信,帶着懷疑的目光盯着嫻貴妃。

「你覺得呢?」嫻貴妃笑了一聲:「在你心中,本宮就這麼沒用?」

「既然嫻貴妃娘娘說了這句話,我自然是相信的。」宗政文昊笑道:「明日?」

「是。」嫻貴妃點頭說道。

「甚好。」宗政文昊問:「嫻貴妃幫我,想必也不是沒有條件的吧,說吧,您想要什麼。」

「本宮想要的,自然是四殿下你給的起的,很簡單,事成之後,放我回叢陽,並割讓十座城池給叢陽。」嫻貴妃說。

「呵。」宗政文昊笑了:「貴妃娘娘就不怕在下反悔么?」

嫻貴妃搖了搖頭,笑道:「你不敢,也不能,皇宮之中還隱藏着大量的殺手,一但四殿下反悔,就會陷入萬劫不復之中。」

宗政文昊冷笑了一聲:「果然小看了嫻貴妃了。」

「四殿下即可回去準備吧。」嫻貴妃笑了一聲。

宗政文昊點了點頭,轉身離開了。

宗政文昊回到了府中,立刻去找了蘇柳欣。

蘇柳欣端莊的坐在宗政文昊的對面,聽完宗政文昊的話,震驚地說道:「四殿下,你想,想要逼宮?」

「如今已經沒有幾乎了,既然要做一件事情,就要不留餘地。」宗政文昊的眼中閃爍了冷光:「蘇太傅的門生很多,若是得到了他們的支撐,事情便事半功倍了。」

蘇柳欣顫抖了一下,站都站不穩,她搖了搖頭說道:「不行,不行,一但事情敗露了,那就是死路一條。」

「嫻貴妃答應幫我們了。」宗政文昊一把抱住了蘇柳欣說道:「不會失敗的。」 不過。

說到今日福緣宗一行她能全身而退。

除林樂殊這個宗門弟子的庇護外。

昨夜關於福緣宗的「訴狀」,倒是有大功勞。

若非那告示先動搖了人心。

只怕她一出現便被人合力抓了。

哪裡還容得她在福緣宗內口若懸河。

莫言瑾說那「訴狀」不是他弄的。

那「訴狀」不是莫言瑾弄的,哪會是誰?

「我們走吧。」

「我哥哥他們若是在場,定已知道我們的去處。」

廣仁曦留了書信給鴻霄。

若不想和鴻霄碰面,直接離開是最好的選擇。

正當廣仁曦準備走時,一道白色的殘影直衝她撲來。

隨之而來的還有一聲狼叫。

「嗷!」

某隻六足白獸,張牙舞牙,面目猙獰撲向廣仁曦,來勢洶洶,似要將廣仁曦撲倒撕咬。

場上之人未料還會出這意外,驚訝看著這一幕。

林樂殊見廣仁曦面對攻擊不為所動,抬手正要將攻來白獸擊開。

卻聽得耳邊響起廣仁曦的聲音。

「它是我的獸寵。」

她的聲音剛落。

林樂殊便看見白獸已經撲進了廣仁曦的懷中,對著她的衣襟一陣亂咬,像極了發泄怒火,極為人性化。

而站在某處閣樓,觀望著廣仁曦這邊動態的莫言瑾。

看見那白獸卻是瞳孔一縮,抿唇死死盯著廣仁曦,眼中情緒儘是不可思議。

原來如此……

難怪看不怪福緣宗作為之人,在那客棧如此之多,廣仁曦卻一眼便選中他一同前往福緣宗說理。

他只聽說恢復神智拜入宗門的他成了人族……卻未想過自己見過人族的她。

莫言瑾心中有驚有喜,看著場下廣仁曦的眼神也流露出笑意。

他現在實力不夠,還不能光明正大攪入廣家這趟渾水中。

但有她這個「師父」引路,他似乎知道自己下一站要往哪走了。

對了……還有那個男人。

想到客棧中的某個男人,莫言瑾眸光閃爍了一下。

相較於莫言瑾直白的驚喜心情,某個隱於人群中的白衣少年。

看著廣仁曦懷抱純白幼獸的場景,臉上帶著笑意,眼神卻流露出些許苦澀。

「走吧。」

「她是宗門弟子,為了她好,你不能與她有過多牽扯。」

少年身旁站著一身著布衣的高大男人,男人身姿健壯,戴著斗笠,讓人看不清他的面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