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0 Comments

所有人都直接躍起,殺陣轟然倒塌,將這些怪物暫時困在了裏面經過一番激烈的鬥爭,怪物們才怒吼著出來,和藍曦若他們對上了。

此時的怪物完全失去了理智,唯一的想法就是——我要殺了眼前的人,殺了他!

藍曦若他們能清楚的感覺這些怪物體力的下降,但戰鬥力依舊驚人。

「衝上去!」藍曦若抓住破綻,喊道。

。 已經確定了方向,後面的事情,就水到渠成。

若風這組的十個人,最差的也是在圈子裡叫得出名字的專業COSER,因為人多,大家就選了最近很流行的狐妖小紅娘的其中一個片段,宋九月抽到的是面具團的一個小師妹,開場的時候,只要亮相,說句台詞就可以。

這對於宋九月來說,沒有任何的難度,不過她還是認真地排練。

慕斯爵站在遠處,哪怕宋九月今天只是一個打醬油的角色,他還是以一眼認出了自己的老婆。

「那個,慕少,你累不累?渴不渴?我們要不要到旁邊休息?」

十五冒著明年工資被扣的風險,硬著頭皮開口問道。

他真的快要瘋了,本來以為今天也只是陪慕少來看夫人而已,誰知道會場這邊,居然沒有一個穿常服的,慕少之前來,都是那麼正大光明的過來。

今天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對,居然讓他臨時就在門口買了兩套衣服過來,這可是十五活了二十五年,第一次穿cos服,雖然只是書童打扮,但是他已經能夠雙腳尷尬地扣出一個三室一廳了。

真不知道慕少怎麼能夠這麼淡定,明明他也是第一次穿這樣的衣服,但是絲毫沒有任何的不適,還從容不迫地在邊上看著。

「這組怎麼厲害,還用比嗎?」

「話也不能這麼說,我看女主好像不是天使baby,她居然去當綠葉?我還以為女主肯定是她呢。」

「最近網上都是她的負面新聞,當然要夾著尾巴做人了,再說了那個內幕名單,誰知道是不是她自己放上去的。」

雖然說萌萌貓和ckk的事情曝光,把網上的不少火力都從天使baby身上轉走了,不過還是有不少人對天使baby不滿。

其中說話的陳煥,就是其中之一,她是b國的cos大佬,和天使baby風格相似,在圈裡也有很多粉絲。

這次她排名第六,其中一個導師只給了b,沒有拿到全a。

「是不是她自己放上去的我不知道,不過……」

低沉又充滿磁性的聲音,忽然在陳煥幾人身後傳來,回頭一看是一個氣質出眾,五官俊逸的男COSER,幾個議論的小女生,臉上的笑容都又燦爛了兩分。

「不過什麼呀,難道你還知道天使baby的內幕?」

陳煥嬌滴滴地朝書生打扮的慕斯爵,只覺得呼吸都有些不順暢了。

眼前的COSER甚至幾乎沒有化妝,明明就是簡單的換了一身衣服,但是那與眾不同的金貴氣質,一看就不是一般人。這麼好看的COSER,她之前怎麼沒見過,難道是這屆的黑馬?

「我知道她,從來不會在背後,嚼舌根。」

慕斯爵這話一出,讓幾個小女孩臉上都有些掛不住。

「你怎麼說話的,什麼叫嚼舌根,我們說的不是事實嗎?」

「對啊,她既然做出那些事情,幹嘛怕被人說。」

「就是,一看你這個面孔,就是新人,別怪我們沒提醒你,天使baby可不是什麼好人。也只有你們把她當女神。」 月色下,作為一名老謀深算者,面對着即將開場的【升龍決鬥】,公孫龍淵直接道:「依我看,今天晚上,小白龍這邊為了試探咱們的底細,為了勝局,前面三場,一定會有所衝擊。」

「魔童,小白龍,女帝,那都是玄天宗的最強棒!」

「而依我看,這三位最強之人,大概率會在前三出場,其中,小魔童魔氣逆天,衝擊力十足,最適合第一個出場,女帝性情平穩,性格威嚴,適合第二個出場!」

「而小白龍大概率排在第三名。」

「如此一來,不管玄天宗前面兩場戰況如何,小白龍第三個出場,都能兜底!」

「而如果我的預判沒錯的話,我們只需把自家的最強棒,稍作調整,就能獲勝,最強者,排在第一位,滅掉魔童,衝擊首勝,第二位面對女帝,咱們只需派出一位天驕榜上實力相當的修士,穩重求勝即可!」

「等到了第三位,一旦小白龍出場,咱們便派出最弱的一位,直接對戰小白龍,乾脆地放掉一場比賽,反正這一場咱們這邊本來也沒有人能打贏。「

「在白白浪費掉小白龍的名額之後,剩下的幾場,咱們的中等選手,便可直接發力,對陣玄天宗同樣的【中等選手】,勝利屬於中州!」

啊!

月色下,當聽見公孫龍淵此等排兵佈陣的時候,現場不少頂級高手內心莫名一動。

好傢夥,都說在升龍決鬥上,公孫龍淵是個老狐狸,這傢伙的城府,果然真一點也不簡單!

在面對小白龍的時候,直接派出決鬥名單的最弱者放棄比賽,確保其他的戰局,這樣的佈局,公孫龍淵是怎麼想到的啊!

一想到佔據着中州主位的戰天神庭宗主,竟是個城府如此深邃之人,現場不少聖人級大佬後背一陣發寒。

但,也就是在這個時候,玄天宗這邊,派出了自己的第一棒決鬥選手——韓飛。

???

今晚升龍決鬥上,玄天宗第一個出場的修士竟是小白龍?

說好的,中州修士要用自家最弱的一棒,衝掉小白龍的決鬥機會,結果現在直接來了個最強VS最強?

眼下,中州這邊的修士,誰能戰勝小白龍?

說好的公孫蠻第一個上呢?

這尼瑪不是打臉?

猛然間,山谷之中氛圍異常尷尬!

與此同時,公孫龍淵心跳快了幾分,他的內心中,突然有種不祥的預感。

一旁幾位聖人級高手,則忍俊不禁地望向公孫龍淵,內心暗暗道,公孫宗主,不得不說,你剛剛那一套排兵佈陣確實十分精彩。

但今晚玄天宗的佈局好像和你說得不大一樣啊!

沒有想到,你這升龍決鬥場上的老狐狸,還有陰溝裏翻船的時候,呵,如此一來,今晚的決鬥可就有趣了!

另一邊。

當韓飛那恐怖的巨大身影,緩緩移動,威嚴無比的來到葉天面前時,已經提前從公孫宗主處預判到玄天宗「排兵順序」的葉天,忍不住發出驚呼道:「小白龍,你怎麼會第一個出場?」

「你這玄天宗最強棒第一個出場,不管輸贏,接下來你玄天宗四場決鬥還怎麼打,誰來給你們玄天宗兜底?」

「你這是想把接下來四場決鬥全部白白送給我們么?!」

面對着葉天的驚訝之餘,韓飛龍目微微一抬,眼底滿是不屑的威嚴目光。

望着葉天,韓飛淡淡地開口道:「升龍決鬥隨便打打,你管我第幾個出場。」

這!

一聽這話,葉天大怒。

一場大戰,一觸即發爆發!

「小白龍,你當真活膩了!」

夜色之下,葉天最先展開動作,手中長戟,爆發出一陣可怕的轟鳴,一道可怕的玄氣,劃破夜空!

也是在這個時候,韓飛緩緩地抬起了自己的右前爪。

此時的他,身形150丈,可怕的龍足一抬,便如同一座山嶽一般,狠狠地壓迫過來。

望着面前一幕,葉天神色微凜,手中長戟爆發出一道明玉之光,傷害、防禦,頓時爆沖!

【神庭護甲】葉天眼神之中爆發出一道金色光芒,目光牢牢鎖定韓飛的龍爪道:「小白龍,你不要囂張,今日看我如何削斷你的龍足,扒了你的龍骨!」

話音剛落,韓飛那可怕的龍爪,已經惡狠狠地落了下來,爪尖輕輕觸碰到葉天那幾乎凝為實質,防護能力異常驚人的【神庭護甲】。

下一刻,葉天身上那強悍的【神庭護甲】頓時爆發出一陣碎裂之聲,龍爪落在葉天雙臂之上,葉天雙臂上的寶器護甲,瞬間炸裂。

緊接着,轟的一聲,葉天身軀如同一枚炮彈一樣,直直地自高空之中落下,重重地砸在了山谷之中。

整座山谷,因為葉天的墜落,而產生極其強烈的震動,震動整整持續了持續了一刻鐘,這才勉強地停了下來。

山谷中,塵埃瀰漫,就在葉天倒下的這段時間裏,整個神庭聖地內,數百萬修士的內心,一陣震撼!

「我沒有看錯吧……戰天神庭的天驕,居然被小白龍一爪鎮壓了?」

「堂堂的大帝級修士,在小白龍面前,竟如此不堪一擊么?」

「不是說,神魔大戰之後,龍族凋敝,我中州之地的蛟龍一族,都沒有啥實力,同樣是武王境的蛟龍,根本不是人類武王的對手?」

「這小白龍我如果沒記錯的話,它在升龍榜上的顯示的修為應該只有氣海境吧?」

「一條只有區區氣海境的蛟龍,怎麼可能只用一招,就秒殺大帝境高手!!」

「這蛟龍背後,到底靠什麼力量支持,我不理解!」

……

山谷中的震撼,驚到了聖地內上百萬修士,同時也深深撼動了公孫龍淵的內心。

「我居然猜錯了,小白龍居然將作為玄天宗最強棒的自己排在了第一個出場!」

「同樣是最強棒,我戰天神庭的天驕在這韓飛面前,竟如此不堪一擊?」

作為一名精於算計的掌舵者,公孫龍淵在短暫震撼之後,內心很快陷入焦灼。。 「這一切都不好說啊,目前看來還只是在凡境頂點接近神道的位置,就害怕以後再出了什麼變故。」兩人就這麼聊著聊著,藍羽便是已經背着楊先生來到了雷池之前。在將其放入雷池之後,藍羽也是回到雷池中坐好,在回了楊先生一句后就閉上了眼睛開始繼續吸收起了雷劫液。

「還是先恢復傷勢要緊。」楊先生看到藍羽的行為之後,便也是閉上了眼睛吸收起了雷劫液。

……

在這場大道雷劫的雷池之中,楊先生、藍羽還有青木若何這三個人都在依靠着雷劫液來修復傷勢或者改善道基。不過由於青木若何境界低微承受不了太多雷劫液力量的緣故,所以他的煉化速度是要遠遠低於楊先生和藍羽這種融脈修士的。於是乎,到了後來在楊先生和藍羽的傷勢都完全恢復了之後,青木若何則還是處在時而清醒時而昏迷的煉化狀態中。

「這要等到什麼時候,估計就算是這雷池的時間到了,小師叔的新境界也圓滿不了…」已經完全無礙的楊先生此時盤坐在雷池之中,正在依靠着雷劫液來充實著自己的氣海底蘊。看着那離自己並不算太遠的青木若何,有些擔憂的說到。

「這雷劫液對我的用處倒不是很大…」藍羽在完全恢復傷勢之後,也嘗試過吸收雷劫液來提升自己的道基。然而作為一個現在的魔道修士,以前還是邪道修士的藍羽卻發現這雷劫液除了能有限的增加他的血氣強健肉身之外,便是對他所修的大道沒有什麼用處了。

「藍道友,你先將一部分的雷劫液煉進血脈,等到雷池消失之後還會用的上。」楊先生看着坐在雷池中滿臉惆悵的藍羽,有些同情的對其講到。

「…」藍羽自然是一陣的無語,聽着楊先生的語氣,心裏也是一陣的難受。老子好不容易才度過了一次大道雷劫,結果這雷劫液還對自己沒什麼作用,真的是夭壽了…

「看來藍道友還不知道,這雷劫液對於許多的魔道修士都是無用的…」此時藍羽的表情已經是讓楊先生知道了一切,抱着一種同情的心態,楊先生也只是把這個念頭兒在心裏想想沒有說出來。

「藍道友,把這幾塊兒神山碎片養在血脈之中!」楊先生將用先天之氣溫養下來的劫雷神山碎片給取了出來,接着便是朝着藍羽扔了過去。

「多謝道友!」藍羽右手一伸,用靈氣將縮小后的神山碎片牽引到了手中,隨後按著楊先生的提醒準備煉入血脈之中。

「給你小子加點兒料!」當然,在煉化這神山碎片之前,藍羽突然之間便拘了一大團的雷劫液,在一聲壞笑之後打成了水霧隨着自己的靈氣沒入了青木若何的體內。

「啊—!」只聽到一聲無比凄厲的慘叫在雷池中飄蕩,當那些金黃色的水汽進入青木若何的身體之後,這雷池中則是帶上了一絲少有的喧鬧之意。

「舒服多了。」藍羽聽着這悲痛的宛如肝腸寸斷的凄慘哀嚎,感覺自己的心境馬上就放鬆了下來,這種感覺讓他想起了自己小時候在血淵界的日子。想起了自己小時候殺人奪寶的場景,以及自己運用酷刑折磨那些邪道修士說出自己功法的時光。

「我叼你嫲(ma)的!」而至於被這極度的痛苦給弄醒過來的青木若何,在看到藍羽那一臉安然的樣子之後,便是大聲的罵了起來。

「這都是為了你好。」藍羽睜開了眼睛,語氣深長的向著青木若何講到,好似這一切都是不得已而為之一樣。

「要不是我打不過你,我一定跟你好兒好兒掰扯掰扯!」青木若何此時已經疼的額頭上青筋暴起,坐在雷池中捂著肚子渾身顫抖起來,渾身上下都是佈滿了金色的電茫,那種痛苦光是看一看就能夠做到感同身受。

「嘖嘖嘖。」楊先生轉頭看了一眼自己的小師叔,在看到這一幕之後眼角便是抽搐了一下,不禁從心裏讚歎著藍羽下手的狠辣。

「小師叔疼的都無法進入昏迷了,藍道友可屬實是有點兒缺德啊…」於是,楊先生從心裏默默的對着自家的小師叔同情了起來。

在這連續不斷的悲嚎之中,每一絲時間都過的很慢很慢。說實話,那種生不如死的凄厲之聲任誰聽了都會覺得心裏不舒服,而在十分不適的狀態之下生靈都會本能的覺得時間過的很慢。當然,可能在血淵界裏面這個道理並不適用,起碼根據藍羽的狀態來說應該是這樣兒的。

「到極限了。」不知過了多久,楊先生長長的吐出了一口濁氣,從雷池裏站起身來向著岸邊走去。

「楊道友,收穫如何?」藍羽此時還是盤坐在雷池中將許多的雷劫液煉入血脈,在看到楊先生已經結束了修鍊之後便是向著他開口問到。

「雷劫液的效果非凡,這小半日的功夫兒,我不僅是鞏固了之前的星辰,甚至還又凝練了一百多顆星辰。現在我的氣海中已經有八百顆星辰了,如果沒有天大的機緣我恐怕在凡境很難再進一步了。」對於藍羽的問題楊先生則是輕輕的笑了笑,顯然是對於這個結果十分的滿意。

「那看來道友很有望在飛升之前凝練千顆星晨。」藍羽也是笑了起來,對着心情極佳的楊先生祝賀到。

「藍道友,你若是能在飛升前將這神山碎片的道則參透一二,那你的的靈氣道基便是有升華的機會。據我所知,毒修一道和蠱修一道在神界的日子過的並不是很好,由此可見修鍊這兩種大道的修士在上界並沒有十分強大的存在。」楊先生對於藍羽的話顯得很是受用,於是作為回報,楊先生便對着藍羽說起了毒修和蠱修在神界的艱難。

「我的仙根都已經烙印上了大道,道基哪裏還有升華的機會。」藍羽聞言則是一陣苦笑,自己又何嘗不曾想過升華道基的問題,只奈何這凡界的修鍊之法根本不會給人重來的機會。若是將仙根上的大道抹去造成仙根受損,這一切恐怕都是會得不償失…。 「凡人螻蟻,你他娘是腦子抽風了嗎?竟然痴心妄想的要與本上神合作,你我之間有合作的必要?憑什麼合作?為什麼合作?你有合作的資格?」

昆吾上神眼神凌厲,一介凡人竟然提出與他這位天尊之子合作,簡直就是痴心妄想,白日做夢。

陳玄冷笑道;「昆吾,你他娘別太看不起人,眼下西方世界古神靈即將踏足東方,他們為什麼而來我相信你很清楚。」

昆吾上神冰冷道;「本上神當然清楚,殺你,這事兒本上神樂意見到。」

「他們是想殺我,不過以你這活了幾千年的腦袋難道猜不出他們還有其他目的?」陳玄平靜的問道。

「哼,螻蟻,本上神知道你要說什麼,你認為西方神界敢輕易對本上神下手?再次挑起仙神之戰?」昆吾上神冷哼一聲。

陳玄冷冷一笑,說道;「昆吾,吹牛逼誰都會,眼下西方世界有上千古神靈下界,他們這次會傾巢而出,而你呢?除了身後這些殘兵敗將貌似已經無人可用了吧?」

昆吾上神臉色冷漠,沒有說話。

陳玄繼續說道;「我承認,以我現在的力量的確難以抗衡西方世界的古神靈,不過一旦我死了,他們下一步就該對你下手了,畢竟,東方仙界和西方神界可是死對頭。」

「哼,螻蟻,你覺得他們敢動?」昆吾上神冷漠道。

「為什麼不敢?」陳玄冷笑道;「昆吾,如果我把連接上界的通道被毀一事說於他們聽,你說西方神界會放過這個宰了你們的機會嗎?」

「卑鄙的螻蟻!」瞭然上仙一臉殺意,一旦西方古神靈得知了這件事情,勢必會對他們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