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0 Comments

當初,寧氏和凱盛的聯姻,可是轟動了整個華人圈的。

沒想到,結果竟然是這樣的!

過了會兒,葉一寧點的麵包出爐了,她就沒有再管這一茬兒,而是拿了東西走人!

現在的她,時間寶貴,根本就沒空去想東想西。寧修羽如何,跟他老婆的關係是什麼樣的狀態,和她一點關係都沒有。

第二天,葉一寧照常起了個早,給自己烤了麵包,磨了咖啡,吃飽喝足后,準備去學校上課

天越發冷了,公寓旁邊的葉子都落得差不多了,只剩下了光禿禿的枝丫。若是在帝都的話,此時她應該是和小姐妹們三五成群的一起約飯吃火鍋,俗稱貼秋膘。

可惜了,這附近的火鍋店少得可憐,味道也不及帝都的好吃!

她不由得想起以前在這兒讀書的時候,於佳音總是能找到好吃的中餐館,然後請她和哥哥一起去吃,絲毫不介意她這個小燈泡,只是想現在……

葉一寧喟嘆了聲,朝著教師里走去。

一上午的課停下來,葉一寧只覺得自己渾身都做麻木了似的。她搖了搖自己以為記筆記而有些發酸的手腕,然後收拾起自己的書本,準備回家。

剛剛走到門口,迎面上遇到了一個捧著一束花的年輕白人女孩,穿著一身某花店的制服,很禮貌的用英文問她:「你好,請問是葉一寧小姐嗎?」

「是我」,她問:「怎麼了?」

「你好,有位先生給您訂了花,麻煩簽收一下!」

對方說著,一手捧著花,另只手從包里拿出了一份單子和水筆來:「請在這裡簽下字……」

葉一寧還覺著奇怪,一看訂單的落款處的簽名,不由得愣了下,隨即把訂單和水筆給她扔了回去,冷著臉道:「抱歉,我沒有辦法簽收。至於這花,要麼你扔到垃圾桶里去,要麼原路返回!」

說著,朝外面走去。

送花女孩看著她的背影,略顯尷尬。

教室里的幾個華人女生也忍不住在背後嘀嘀咕咕:「還有人給她送花?」

「什麼態度?一個高齡插班生,有什麼好驕傲的?」

「就是,看把她給狂的!」

……

秦雅詩接到寧修羽電話的時候,剛好是傍晚。

她剛剛吃了飯,正躺在沙發上做面膜。聽到手機鈴聲響起,便隨手接了起來,開了免提,放到沙發上:「喂?」

寧修羽的聲音聽起來有些不太滿意:「今天我看到了有關於我們倆的新聞,在電台上播出。我讓人過去處理,可是,對方說這是我的家務事——你到底背著我幹了什麼?」

「沒幹什麼,提前給大家打個預防針而已!」

秦雅詩說:「你也知道,我們倆遲早都是要離婚的。所以,先給大家和股東灌輸一下這種觀念,也沒什麼不好,你覺得呢?」

寧修羽說:「那你也需要和我商量一下,而不是自作主張……」

秦雅詩打斷他:「那你讓人去電台那邊的時候,也沒和我說啊。你要是事先和我打聲招呼,也就不用白走一趟冤枉路了!」

現在,寧家的人都害怕寧修羽,因為他掌控著寧家的經濟命脈。

但是,秦雅詩不怕。

因為她一無所有,所以也就無所畏懼!

再說,這件事兒,她是為了寧之做的。就算是冒著觸怒寧修羽的風險,她也得照樣去做,誰讓她和寧之關係好得像姐妹一樣呢?

秦雅詩說完,仍舊有些意猶未盡似的,繼續道:「再說,你當初要是能力強一點,帶著你的葉小姐離開之後,就走得遠遠的,別被人發現,不久沒有後來這麼多事兒了嗎?」

畢竟早在當初,是她幫忙,從訂婚宴上放走了寧修羽的。

她這麼做,是為了兩個人著想。

在他帶著葉一寧私奔以後,秦雅詩一直覺得自己算是逃過了一劫。可是她沒料到,寧修羽最終還是被寧峰給捉了回來。

而且,捉回來之後,兩人直接省卻了訂婚的步驟,一步到位的領證結婚!

寧修羽沉默了一會兒,說道:「我看啊,這事兒也不用這麼拖著了。抽個空,我們去把婚離了吧。至於你家長那邊,我幫你搞定!」

他不想拖下去了,而且,七叔寧森要回來了,寧修羽覺得這段協約關係,應該到頭了。

再說,他不願意老是讓外界人士來揣測自己的婚姻。

秦雅詩想了想,道:「行,這事兒你做主吧。需要我簽字的時候,你打電話叫我一聲就行了!」

反正從頭到尾,她都沒辦法做主。

但是,被寧修羽做主,總比被父母做主要好很多。

父母想利用她的婚姻來謀利,所以他們給她選的老公是寧家繼承人寧修羽,而不是那個喜歡彈鋼琴,看起來沒什麼出息的寧家老七寧森!

而寧修羽能給她自由,這恰恰是她最想要的!

。「語寒,我想見你。」

在柯震辛即將要掛斷電話的時候,忽然間說出了這麼情意綿綿的話。

可是夏語寒卻是愣了下。

「怎麼見面?你現在可是在國外,難不成我現在跟你兩個人拍視頻?」

現在看來似……

《招惹》第三百九十二章回頭看 ,

熱障是因為機身飛行太快,材料無法承受空氣阻力摩擦就會出現熱障,機身像洛鐵一般發熱,一旦超過一定的限度,外形就會因為溫度過高而變形,在高速飛行的狀態下,機身外層會解體,導致機毀人亡。

所有人注意到機身的時候,外層透著一絲絲赤紅就是熱障,但是這個熱障剛剛冒出來,不到幾秒的時間,一股白煙吱吱冒出,瞬間消失了,好像就沒有存在過一樣。

「牛逼啊!機身的材料散熱夠猛的,以前怎麼沒聽說過有這麼牛逼的戰機,比J20上材料還厲害!」

「這是最新研究出來的?」

「很有可能是塗抹的某種特殊特層吧,但是不管怎麼說,這款戰機光是這一點比我們的J10強。」

「不錯。」

他們都老牌的飛行員了,非常清楚這個功能對戰機太重要了,一旦這種材料成熟,他們駕駛的戰機可以進一步提升飛行速度,而不用擔心熱障的原因。

突然,一聲驚呼聲響起:「這……你們看機身右側,右側,我是不是眼睛看花了?」

林動罵道:「大呼小叫幹什麼?」

那名少校一臉驚愕地說:「不是,林隊,你看右側駕駛艙下面。」

他的聲音都有點哆嗦了,像是因為太過激動而引起的。

眾人聞言轉身頭朝右側方向望去,就這一眼。

「嘶!」

「嘶!」

「嘶!」

所有人倒吸一口涼氣,身體像是被電擊一般,眼珠子更是要掉下來一般。

在駕駛艙的右側下出現三顆耀眼的星星!

他們非常清楚這代表什麼!

「這怎麼可能,難道是某個退役的前輩駕駛的戰機嗎?」

「我們現在中沒有三星擊落的王牌飛行員吧。」

「到底是什麼人?」

炎國長期處於和平時期,空戰是非常少的事情,別說是三星擊落了,就算是一星都鳳毛麟角。

現在突然冒出三星擊落的戰機,所有人除了興奮更是疑惑。

唰!

所有人的目光都轉到林動身上。

林動一瞪眼,搖頭道:「你們看我幹什麼?我又不知道。」

他表面看起來平靜,可是腦子裡也是懵了,現在終於明白為什麼大隊長讓所有人來迎接了。

三星擊落的前輩,他確實有資格讓整個飛行大隊的人出來迎接。

大隊長讓所有人出來迎接,就是讓他們出來膜拜什麼是真正的王牌!

他們整個現役飛行大隊的飛行員連一星擊落都沒有,這就是差距。

原本林動還有點不滿,現在看來是自己小氣了。

在眾人崇拜的目光中,黑色戰機按照塔台指示,俯衝向指定跑道。

咯吱一聲,機輪與地面接觸發出的摩擦聲。

戰機穩穩地落到地面,在跑道中滑翔,下一刻,嘭一聲,從戰機的尾部向後彈射出兩個減速傘。

減速傘顧名思義就是在飛機降落時展開像降落傘一樣的東西,它是飛機著陸時為了縮短使用跑道長度而實施的一種手段。

別小看減速傘的作用,要知道飛機滑行速度越大,減速傘造成的阻力越強,如果沒有減速傘的幫助,戰機在地面上自由滑翔,則需要很長一段距離。

,

因此能夠快速有效讓戰機在滑翔中制動,減速傘是關鍵。

下一刻,少校再次喊道:「林隊,林隊,它是雙發,雙發發動機啊!J10戰鬥機什麼時候配備雙發發動機了?」

眾人的目光立刻鎖定戰機的尾部,果然看到尾部配備有兩個噴射孔。

「卧槽!這個大傢伙看上去比J20戰機還猛!」

「牛逼啊!難怪剛才的速度可以這麼猛,按照這種設計速度是不是可以突破2.5馬赫?甚至是3馬赫?」

「不會這麼誇張吧?J20最大飛行速度才2.5馬赫。」

「這個說不好啊,你沒看到剛才熱障處理的牛逼?這就是為高速飛行做的準備啊,這架戰機絕對不簡單,我隱約感覺比J20戰機還牛逼!」

「三星擊落,又是前無古人的戰機設計,這位前輩到底是哪裡神仙?」

這一刻,眾人都懵了。

如果是雙發發動機,就絕對不是J10戰機,因為J10是單發,這款戰機雖然外形像J10但是體積更大,飛行能力更猛。

說它是J20戰機吧又不像,雖然兩者都是雙發,可是這款戰機明顯比J20又小一點點,而速度又可能比J20還快,這就意味著它的戰鬥力更強,戰機的整體性能比J20更強!

他們努力的在腦海中搜索各種關於戰機的信息,完全找不到一點頭緒。

「如此牛逼戰機,到底是什麼型號?我們以前怎麼聽都沒有聽說過?」

眾人眼睛里露出熾熱的眼神。

作為飛行員誰不想擁有性能超強的戰鬥機?這是他們手中的利劍,就像是狙擊手對巴特雷情有獨鍾一般。

林動深吸一口氣,聳了聳肩,道:「過去問問不就是知道了?他準備下來了。」

唰!

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戰機的駕駛艙上,艙門打開,一名身材矯健的男子站了起來,從自行梯緩緩走下來。

等他走到地面,摘下頭盔和面罩的一瞬間,眾人都愣住了!

之前,所有人認為能夠完成三星擊落的王牌飛行員是某位前輩,年紀肯定是在40歲以上,因為在現役中沒有一個三星擊落。

而且又即使這麼牛逼戰機,應該是對戰機進行測試吧,這麼一來為什麼會出現三星王牌飛行員就解釋得過去了。

可是這一刻,他們看到的卻是一名年輕飛行員,長得非常陽光帥氣,看過頂多20歲!

20歲三星擊落王牌飛行員?眾人都懵了!

這可是三星擊落啊,什麼時候戰機這麼容易被擊落了?

在現役中,他們根本沒聽過這麼年輕的猛人!

「我的眼睛沒有看花吧?他怎麼比我還年輕?」

「你問我,我問誰?」

「我怎麼感覺自己這些年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打擊了!」

「他這是那一路神仙?」

這個時候,林動身體猛然一震,瞳孔瞬間睜大,死死的盯著那名年輕飛行員,想到了一個人! 「倒也不是什麼非常的話,不過是有些好奇罷了。」卿莫離淡淡說道,一臉的漫不經心,卻使陸易秋眉頭皺得更深。

這會子他也不吃酒了,握起茶杯斟了半杯茶晃了晃,目光有些凝重。良久他才吐出一句:「王爺但說無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