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0 Comments

總之一個字,秀就完事了。

盲僧已經點下了錄製按鈕,這一腳踢過去就是一個托馬斯三百六十度大迴旋,直接要這個女槍的狗命!

然而,令盲僧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他這輩子都沒有見過這樣的操作。

就在盲僧已經飛出去的那一瞬間,突然一把匕首從一旁射了過來。

好巧不巧,就剛剛好鉤到正在飛行中的盲僧。

要知道盲僧開啟第二段Q迴音擊的時候,速度快到連眼睛都快跟不上了。

可是沒想到,就算是這樣,葉飄的透骨尖釘還是鉤中了盲僧。

只見盲僧由原本的直線飛踢,硬生生的就被葉飄鉤地變換了方向。

盲僧變盲仔,鄭智變成鄭智化。

盲僧直接就傻了眼了。

「我他娘的,這可是必中的技能啊!」

與此同時葉飄的魅影浪回再次開啟,一個背身飛了過去直接暈住了盲僧。

「搞他!」

葉飄與女槍心有靈犀,同一時間,一套技能就往盲僧的身上砸了過去。

最後由葉飄的一個湧泉之恨結束了盲仔的這場蒂花之秀。

對不起,這場秀,由我表演!葉飄輕笑,再一次收走了盲僧的人頭。

「獲得黃金寶箱一隻,是否開啟?」

盲僧死後,葉飄看到他的身上掉落了一隻金燦燦的寶箱。 當庄塵趕到自己名下的城市時,眼前的場景讓他大為震驚。

在龍城下面穿著一件破破爛爛的衣服,灰頭土臉的人們像是最原始的人。

頭髮像是雜草,臉上黑乎乎的,看不清他們的容貌。

只看到他們兇狠的呲咋牙,露出了血腥的一面。

他們身姿矯健的更像是猿猴,身上的力量並不強大。

但勝在於她們身姿靈巧,反應迅速。

從而導致龍城裡面的將士,對於他們的進攻就像是打在了棉花上面。

「怎麼會突然有這樣的一批人出現?而且還只針對我們來攻擊?」

庄塵站在城市的上方,把下面的場景一覽無餘。

他的聲音在唐炫的耳邊響起。

「說實話,我也不曾知曉他們是從哪裡鑽出來的?

像是突然的憑空出現,沒有任何的來源。」

唐炫眉頭緊鎖,看著這上面的這群人陷入了憂愁之中。

庄塵不知道這群人是不是其他勢力的爪牙,暫時也無法下定論。

「砰!」

庄塵惱怒的用自己的精神力量,凝聚出來了一道巨大的屏障將他們隔開。

更是把那些跳脫的人的身子扔向了遠處。

「讓你們的老大出來說話。」

庄塵洪亮的聲音在他們的頭頂上方響起,進入了在場所有人的耳朵之中。

下面的那一群難民面面相覷看著對方。

隨後又將一個目光放在身形高大、滿臉絡腮鬍的男人身上。

蔣三在眾目睽睽之下,從人群中走了出去。

來到了最前面他抬起頭,波瀾不驚迎向了庄塵的目光。

他的身後也跟著兩個身子嬌小的一男一女的孩子,看起來像是有十五六歲。

他們的黑色瞳孔往上翻,流出了大量的眼白。

看起來就像是一隻喪屍,眼眸裡面充滿著恨意。

「說吧,你們到底想要幹什麼?」

「你這個城市我看著不錯,主動給我們讓出來吧!」

他淡淡的言語裡面有著無盡的野心。

對於他的城市,更是有著強大的自信與勢在必得。

「你可真是好大的口氣,也不看看我這是哪裡就敢過來撒野?」

庄塵被他的話也惹得有些惱怒,當即一巴掌拍在了磚塊上面,大指著他鼻子。

「既然你不願意配合,那我們就等著瞧吧。」

蔣三說完便轉身離開,沒有給庄塵任何話語的機會。

他身後的那一群人,也一個一個的離開。

在離開之際,跟在他身後的那個小男孩意味深長的瞥過眸子盯著庄塵。

隨後將腦袋轉了回去。

庄塵微眯著眼睛讓著這群人的來歷,可是他們身上的戾氣太重。

濃濃的紅色光芒包裹著他們的身子,遮住了他們的信息。

庄塵知道這些人的雙手一定是沾染了不少的鮮血,才會擁有如此龐大的煞氣。

而且這裡面的好幾個人,他都覺得有著一絲可疑。

但卻又有些說不上來。

「這段時間加強防護、加強巡邏,斷然不能讓他們有任何鑽空子的機會。」

庄塵知道他們一定還會再次找機會。

他跟唐炫他們囑咐了幾句就轉身離開。

當他要出城門之際,總感覺有一道熾熱的目光在盯著他。

庄塵回過頭看到站在角落裡面的鄭姿。

他只是微微點了點頭示意,就離開。

卻沒有看到鄭姿眼中的異樣。

鄭姿不舍的墊起了自己的腳尖,伸著老長的脖子。

直到看不到他的背影之後,才失望地低垂著腦袋。

庄塵打算回到農莊盤點手上資源,看看是否能夠讓自己手上的這幾個勢力正常運轉。

在腦袋裡面梳理著許多的事情,低著頭往前面走著。

沒有發現後面跟著他的幾個人。

「這不就是那天晚上的臭乞丐嗎?這次本小姐一定不會再次放過他。」

「就是。」

「一定會為高大小姐把這個臭乞丐給抓住,讓你狠狠地發泄。」

「居然敢從我們高大小姐的手中逃脫,可真是不識好歹。」

「……」

他們一邊怒罵著庄塵,一邊吹捧著高佳。

只有站在高佳身後,一位帶著面具的男人低聲不語。

看著庄塵的眼眸裡面卻閃過了一絲精光。

庄塵的停下步子察覺到了一絲異常。

他正好回過頭便發現有幾道攻擊,同時朝他襲擊了過來。

而眼前的這個女人更是毒辣的利刃,朝他的脖頸劃過。

若不是他躲的快,可能現在都是身首異處。

庄塵伸手摸了摸,自己脖頸上的那一道淺淺的傷口。

看著眼前得意洋洋的那個女人,眼睛中充滿殺意。

「好你這個臭乞丐,這一次你又落在了本小姐手上吧!」

高佳嬌縱的抬起自己的腦袋,雙手叉腰的居高臨下看著他。

她身後的走狗更是叫囂的厲害。

聽到這個女人的話語,庄塵低頭看著自己身上的衣服。

發現還是那晚上的衣服,難怪會被這個女人給認出來。

庄塵並沒有將自己的目光停在他們的身上。

而是放在了高佳身後戴著面具的那個人。

「我與幾位數不相識,為何一直痛下殺手。」

「你這個臭乞丐,讓我在他們的面前被打了臉,還嘲諷羞辱我,這筆賬我給你算定了。」

高佳想到那晚上他們看著自己的笑話,心中就感覺到很是憋屈。

庄塵看著她胡攪蠻纏的樣子,他的太陽穴控制不住的突突亂跳著。

「除非你走過來給我們高大小姐磕三個響頭,大聲說你錯了。」

「對,說不定這樣我們還能放你一條狗命。」

「這樣的將功贖罪的法子也不是不可以。」

「……」

高佳聽到他們說出的這些話,嘴角勾起了一抹玩味的笑意。

纖長的指尖輕繞著她肩膀邊的秀髮。

庄塵的心中已經有些怒不可遏了,這一群不長眼的人居然想要來羞辱他。

恐怕是今日出門沒有看黃曆。

「我給你們一個機會,跪著爬過來道歉,學狗叫,我就放你們一條狗命。」

庄塵的氣場變得強大與那晚截然不同。

他們都被庄塵的模樣給震懾住了。

心中不禁懷疑是否認錯人了,可是細瞧之下確實是他。

「這個臭乞丐知不知道我們是誰?敢如此誇下海口。」

「看來不給你點顏色瞧瞧。」

「……」

他們裝腔作勢的摩拳擦掌,氣勢洶洶的就要朝庄塵跑過來。

。京都,王爺府

「王管家,之前您吩咐的事屬下們已經查到了,您看看。」

說著一個黑衣男子遞上了一個信封。

王管家抽出信,信上是白墨禹一家幾口人包括吳君瑞在內的全部調查結果,當他看到白墨禹一路逃荒的經歷時眼神閃了閃,最終停留在了他的武功突飛猛進幾個字上面。

他騰的

《帶著空間在異世》第235章談話 ps.撒潑打滾的求一切!

「算了!」雲錚怔了怔后,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道:「沒用了,扔了吧!」

「哦。。。」晴兒聞言,怯怯的點了點頭,委屈巴巴的模樣讓雲錚想揉揉她的腦袋,可惜雲錚現在雙臂報廢,很難將這個想法化為現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