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0 Comments

還有一個大頭支出還沒算呢。

而這個大頭支出。

不是旁的,就是在於這場勝利。

在損失慘重的同時,自突厥人攻幽州城開始,到當下,損失近二十萬人的突厥軍隊,被唐軍砍了下近二十萬顆人頭啊。

雖然戰果斐然,可是,這戰果斐然的同時,卻又有帶來了一個極大的困難。

困擾著大唐朝廷。

那便是。

二十萬級的斬首,而且,是正兒八經有突厥人頭可以算的斬首,絕對沒有造假!

在這樣的情況下。

一顆人頭,至少需要李世民發下去幾十兩銀子的賞賜!

而這,才僅僅是開始。

大批在此番作戰當中,建立功勛的士兵,需要被陞官,或是賜下爵位,或是別的,在這樣的情況下,李世民還需要給他們田宅,僕人,還有屬於他們官階的賞賜。

這可是大筆的支出啊。

而這些銀子,卻又不能不花!

因為大唐府兵拼死拼活,趕走了突厥人,斬首無數,結果到頭來,你特喵的敢不發賞賜?

那還了得?

興許這群憤怒的大唐兵馬,會直接的反特喵的,屆時,直接的把李唐給推翻了呢!

所以,李靖十分明白一件事情。

他們根本無力給李恪提供支援,提供糧草,讓李恪養活這從突厥人手中拯救下來的數十萬人!

「殿下,按照一人,一天吃一斤糧食來算,這些個百姓,幾十萬人,一天下去,那就是四五十萬斤的糧食啊!」

「而且,一人一天一斤,怎麼夠吃呢?」

「所以,這四五十萬人,一天就得消耗掉幾千石的糧食啊,這幾天,您是沒看見啊,那些從突厥人上搶回來的糧食,那是成堆成堆的少啊,咱們是繳獲了七百多萬石的糧食,但是,這些糧食真正能夠留給殿下您的嘛,頂多也就是十萬石!」

譙國公柴紹語重心長的說道。

李恪終究是他的晚輩,他得提醒一下自已這個晚輩,不要辦傻事。

「十萬石糧食,即便是每人每天只喝稀粥果腹,那也頂多撐個十天半個月,到那時候,殿下您拿什麼來養活這些人啊?」

柴紹眉頭緊鎖著問道。

「給我留五十萬石的!」

李恪不假思索的說道。

「可以!」

柴紹沒有猶豫,他苦笑一聲。

「不過,殿下真以為,五十萬石就夠用了?」

「五十萬石,夠他們吃多久?頂多,也就是兩個月吧?」

「兩個月之後呢?」

「這眼下可是夏天,可以說,整個北方是黃河以北是顆粒無收,糧價瘋漲是必然的了,在這樣的情況下,兩個月之後,今天又收不上來糧食,至少,直到明年秋收,是不會見到一粒糧食歸倉的,在這樣的情況下,殿下您至少,需要準備五百萬石的存糧,才能夠以每天一斤的標準,給這些百姓們,提供糧食,才能夠讓他們撐到,撐到明年秋收!」

「這個……」

李恪臉色微變。

柴紹見此,以為自已已經說動了自已這個侄子,可是,還不等到露出欣慰的笑容,李恪卻是陡然間眼睛一亮。

「這個嘛,也不算給!」

「不算難?」

柴紹臉色微變。

「五十萬人的口糧而已?」

李恪臉上,浮現出來淡定之色,剛剛,系統發布了新一輪任務!

而這一輪的任務,不像是之前的幾個任務,獎勵都是那種隨機的,而是提前公布的獎勵,而這一輪的獎勵就是,讓李恪在一個月之內,完成對幽州城的重建,使得幽州城,恢復戰前的繁榮,如此,李恪將獲得三個獎勵!

這三個獎勵分別是,紅薯,土豆,還有雜交水稻!

這三樣東西,只要能夠在一個月之內到手了,在接下來的幾個月裡面,完全可以播種一季的紅薯,而紅薯這玩意的產量是有目共睹的,完全可以提供足夠的糧食。

李恪所需要提供的,只是他們這幾個月所需要的糧食罷了。

而且,李恪手上,可是掌握著大把的存糧的,當初太倉裡面的數百萬石糧食,可是都在長安城裡面,李恪的倉庫裡面屯著的,這些糧食,完全可以用來供給幽州城的建設。

「放心好了,糧食這玩意,本王綽綽有餘,不必擔心。」

李恪呵呵一笑說道。

「這……」

柴紹本想多勸兩句。

可是,當看到李恪那一臉自信的眼神之後。

他便將心裡的話給收了回來。

「那好吧,殿下,那這些百姓,您就全留下吧。」

「不急。」

李恪搖了搖頭。

「本王還需要去見見這些百姓,看看他們是否願意留下來。」

「這還有什麼?直接的一道命令下來,他們還敢主動走不成?」

柴紹輕笑一聲。

李恪卻是搖頭,他可不願意干這種強迫人的事情。

當走到幽州城外。

此時的幽州城外,數量眾多人數幾十萬的百姓們,正在那裡排除著領著糧食,他們不是不願意回家。

實在是,別說是回家的路程了。

就是回到家裡,可是,他們家裡早就已經讓突厥人劫掠一空了,沒有糧食的情況下,他們回到家裡,也只能夠等著餓死! 沈長青說完之後,抬手一指,指向路易的方向,大家順着他的指示一看,才發現上場后就一直打的非常剛猛的路易,動作竟然已經慢慢緩了下來。

路易現在的對手,是齊放,體質A級,精神力B級,與徐州的天賦一樣,且,作為徐州的老鄉,他在某一方面與徐州的性格是很像的,比如,同樣憨!同樣耿直。

身高才1米9的齊放,在人堆里並不突出,相反,他甚至就是個沒存在感的路人甲。

但!

這並不表示齊放很弱,一個沒有存在感,或者隨時在有意無意降低自己存在感的人,在某些方面的能力是極為突出的!

例如:

偵查!

隱匿!

……

齊放、徐州、張曳三位同鄉,本身出自同一個星球,很巧妙的是三個人的對自己未來的規劃也十分一致:

——偵察兵!

身為偵察型戰士,首要的能力是敏銳,無論是對危險的判斷,還是對敵人、環境、形式等的分析,一定要足夠清晰,情報一旦出錯,那可能就會造成一個非常糟糕的局面,甚至不可挽回。

所以,敏銳是異常重要的。

齊放的敏銳度,絲毫不弱於徐州、張曳。在戰鬥尚未開始,穆劍靈老師說完了規則的一瞬間,徐州、齊放、張曳三個人都意識到了同一個問題:

10個人,兩兩對戰,第一輪剩下的會是5個人!

那下一輪,多出來的那個,找誰打?

沒人。

所以,那個逾時沒有匹配的人,必然會被規則淘汰。

這可不行!

也許是同為老鄉的默契,也許是同樣勵志要成為偵察兵的敏銳直覺,報名參與第十個名額爭奪的徐州、張曳、齊放三個人選擇了同一個策略:

——拖延!

拖延自己與對手戰鬥的時間,爭取成為最後的2組成員。

可惜,齊放的運氣不太好,他選擇的對手是鍾箐那個鐵憨憨,那個一根直腸通大腦的女生,她根本不搞策略,只想莽頭打架!打個爽!

無法,再不拿出點真本事,自己就要被鍾箐這個弱渣給KO了,齊放只好使出真本事把鍾箐給KO掉!

路易立馬替補上來。

齊放瞬間一個頭兩個大:

【又來一個鐵憨憨!】

不過,當賽場10個人,被淘汰掉4個人,只剩下的6人3組時,路易這個鐵憨憨終於開竅了。

3組,如果其中一組的一個人率先勝出,另外2組還沒結束,那麼,這個首先勝出的人,很有可能被淘汰!

慘!

實慘!

這個時候的勝利,它不是勝利,它是催命符,是通往失敗之路的敲門磚啊!

誰也不想提前打敗對手。

不僅齊放、徐州、張曳知道了,路易與其他2個月學生也明白了。

於是——

場上6個人都開始採取拖字訣。

拖,只是不馬上分出勝負,不代表大家排排坐吃果果,從此以後你好我好大家好了。打架,還是要打的,穆老師一直盯着呢,而且還不能假打,要動真格的。

所以,誰能一直拖延時間,還要巧妙的保持體力與精神力,頭腦一直清醒,對現場有清晰的判斷,誰能耗死別組的對手,誰就贏了。

這!

這很難呀。

難度等級,比直接上場打架更難。

穆老師設置的這個比賽規則,不得不說,是對這幾名學生具有非常大的挑戰性。

……

面對着路易這個對手,齊放心裏的壓力也非常大。

因為,毫無疑問,論綜合實力,路易是最強的。齊放與之相比,差距還有一截。不過,由於剛才路易進行了兩場激烈的比斗,這兩場比斗消耗掉了路易一大部分的體力與精神力,現在對上路易,齊放對自己還是有信心的。

此時,場上的三組選手分別是:

徐州、佩妮,從開始一直打到現在,還沒有決出勝負。

張曳、於易,這一組,也是從一開始,就打到現在。

齊放、路易,是重組對手,隊伍才重組不到三分鐘。

戰局從一開始的激烈,打到現在,全都開始緩下來,場上六個人,腦子裏瘋狂的想着到底怎麼把對手給陰掉。

……

圍觀席。

場上選手明白了局勢,場下的學生,也全都看清楚了目前的局勢。

岳棲光指著場上與齊放對峙的路易,翻個白眼,嫌棄道:「路易這個憨批、大蠢貨、大傻子,到現在才看明白,果然不愧是S級天賦裏面的第一蠢貨。換做爸爸,早就發現了。」

「蠢!」

岳棲光眼角眉梢里都是嫌棄之意:「難怪越混越回去,現在連前十都混不進來了。」

岳棲光的大嗓門,簡直自帶擴音功效,不止是他身邊的人,就連台上的路易追着齊放從這個方向都聽見了,路易腳步一頓,就聽岳棲光高聲道:「弱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