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酥噗的一聲笑了,在這昏暗的車間里,如桃花綻放。

不過,意識到不合適,她急忙再次沉下臉,冷聲道:「多行不義必自斃!」

「我勸你們認清楚形勢,立刻放我們離開!」

馬洪濤皺眉,盯着秦天,咬牙不語。

此刻的秦天笑眯眯的站着,看上去人畜無害,但是,又似乎有一種淡淡的魔力。

馬洪濤想要見他看透,但是最終,還是失望了。

鄭吉咬牙道:「馬哥,還等什麼?讓兄弟們上啊!」

「這傢伙太囂張了!」

「砍了他的狗頭,把女的獻給齊公子,他一定會開心的!」

馬洪濤臉色陰沉,咬牙道:「兄弟們,聽我命令。」

「把這傢伙給我廢了!」

一群打手聽令,揮舞著武器,怒吼著,朝秦天撲了上來。 說到這裡,崔蝶故意看了一下冠榮華。

見她柳眉倒豎,要生氣的樣子,忙改口笑道:「自然是輪到太子殿下了。」

冠榮華在旁恨道:「你是我的人,你管他作甚?讓他找他的人伺候去。」

崔蝶忙笑道:「姑娘,向來可不是小氣的人啊,既然太子殿下在咱屋裡,那奴婢伺候他梳洗這不是也是待客之道嘛。我不在您跟前的時候,暗侍衛不也是聽您吩咐么。」

慕胤宸聽到這裡,哈哈一笑:「還是崔蝶看得明白。」

冠榮華白了他一眼,起身邊向門外走去,邊哼道:「懶得理你們。」

崔蝶忙問道:「姑娘,您這是要去哪裡啊?」

冠榮華輕嘆一聲,故意反問道:「難道我要去哪裡,你也要管著嗎?」

崔蝶忙擺手回道:「姑娘,奴婢可不敢過問,就是一會子要吃早膳了,怕找不到您。」

冠榮華點頭回道:「我就去東廂房看看沈月。」

「好,姑娘那快去吧,沈姑娘也是才起的呢。唉,可見你們在毒瘴森林都是遭了罪了,我聽前邊說,暗侍衛和許將軍他們也是一覺睡到今兒呢。」說著,崔蝶眼圈又紅了,臉上露出心疼又難過的表情。

冠榮華心裡暖暖的,忙笑道:「睡一覺,這不就休息過來了,你也別擔心,我去看看月兒,等早膳好了,喊我一聲便好。」

說完,她便走出房門。

來到院中,她環顧四周,有種恍然隔世的親切感。

終於又回來了。

冠榮華喃喃自語,聲音裡帶著道不盡的感慨與溫馨。

她再回想毒瘴森林的一切,感覺模糊又遙遠,好像是做了一個沉長的夢,變得很不真實。

略微調整下自己的情緒,她快步來到東廂房,站在門口輕聲問道:「月兒?」

「榮華,我在呢。」裡面傳來沈月的聲音,隨即便是腳步聲,門吱呀一聲打開了。

「實在是不好意思啊,榮華,我竟然才睡醒沒多久。」不等冠榮華開口,沈月很是抱歉的笑道。

冠榮華搖搖頭,拉著她手,親熱的說道:「我還不是一樣?咱們這是太累了,自然睡得久,在那裡面都沒有好好地睡過一晚呢。不過,都已經過去了,以後我們也不想了,你陪我在這邊待一段時間。等完成我想要做的事情,我們一起回皇城。」

沈月望著她,感激的點點頭,應道:「好。」

姐妹來手拉著手,一起坐在卧榻上,聊著體己的話。

早膳后,冠榮華跟慕胤宸一起出門。

他們先去榮華分號,然後再到守城衙門去看看。

「胤宸,等等。」冠榮華忽然頓住腳步。

慕胤宸疑惑地扭頭望著她,不解的問道:「什麼事?」

「我想順道去看看寒小妹,不知她現在病情恢復的如何了。」冠榮華指指旁邊的一條小巷子,請求道。

慕胤宸眉頭微蹙,輕聲問道:「周掌柜不是說她恢復很好,依然沒有性命之憂了嗎?你現在一定要去嗎?」

冠榮華很認真的點點頭,應道:「我想親眼看看她的恢復情況,寒小妹是個可愛的孩子,好久沒見,我還真是想她了呢。」

「只是想她?」慕胤宸表情意味不明的勾唇反問。

冠榮華這才恍然明白過來,他是怕她借口去跟寒小妹的哥哥寒公子見面,不禁搖頭笑道:「這可不像是你太子爺的風格啊。」

慕胤宸假裝不懂得望著她,淡聲問道:「什麼意思?我該是什麼風格?」

「你的自信哪裡去了?」冠榮華才不信他不懂她的意思呢,哼笑一聲,抬腳走向小巷子。

慕胤宸無奈只得跟在她伸手,嘆道:「這跟風格及自信沒關係,而是心裡不舒服。」

這話夠坦白,冠榮華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順便給他一顆定心丸:「放心,在太子爺光彩照耀下,我還能看上誰?只是去看寒小妹而已,她畢竟還是個孩子,無辜而又可憐的孩子。」

慕胤宸吃下定心丸,伸手握著她的小手,開心的笑道:「我們走。」

她本想給他一記白眼,結果卻成了拋媚眼,哼道:「這就對了。」

兩人來到寒小妹家,大門緊閉,冠榮華扣動門環,揚聲問道:「小妹在家嗎?」

隨著一陣清脆的笑聲,寒小妹那甜美童聲傳來:「是華姐姐嗎?一定是華姐姐。」

不等話音落下,門打開了,漏出寒小妹那張燦爛的笑臉。

冠榮華望著她,開心的點頭笑道:「聽你這聲音,就知道恢復的很好。」

寒小妹撲進她的懷裡,感激而又興奮地笑道:「華姐姐我大好了,我哥哥說,我再也沒有性命之憂了,可以像正常孩子一樣長大,嫁人生子,走完漫長的一生。華姐姐,謝謝你,你是我的救命恩人,這些天聽說你出遠門了,我天天在家盼著你回來,終於把你等到了。」

冠榮華伸手輕拍著她的後背,欣慰的笑道:「好了就好,小妹是個幸運地好孩子。」

「華姐姐快跟我進屋,我送你一件東西。」寒小妹拉著她的手,仰著頭甜甜的笑道。

冠榮華也不推辭,笑著應道:「好,不過我今天還帶了一個人。」

寒小妹這才注意到慕胤宸,望著他,臉上露出驚詫的表情,疑惑的問道:「華姐姐,這位哥哥比我哥哥還好看呢,他是誰啊。」

冠榮華想了想笑道:「他是我最親近的人。」

站在她身後的慕胤宸聽到這個介紹,唇角不自覺勾出一抹笑意。

寒小妹若有所思的點點頭,忽然拍手笑道:「我懂了,他是姐夫是不是?」

「啊……」冠榮華沒想到她小腦瓜轉的太快了,竟然往這方面想。

不等她回應,慕胤宸在旁,開心的笑道:「小妹竟然猜對了,果然是個漂亮而又聰明的好孩子。」

他這麼說,冠榮華也不好再解釋了。

本來她也是想表明慕胤宸跟她的關係,這樣也能打消寒公子對她可能的想法。

她知道,且不說寒公子是不是寒潭喬裝的,單說他跟她幾次相遇絕不是偶然。

這個世界沒有無巧不成書的事情,若說有,也是人為安排的。

她訕訕的笑著,轉移話題,對寒小妹笑道:「你說給我一件東西,是什麼呀?」

寒小妹臉上露出神秘的微笑拉著她的手,向屋內走去,邊走邊說:「華姐姐,一會就知道了。」

進屋后,寒小妹先是請兩人入座,然後奉茶,將禮數做周到,這才對冠榮華抱歉的笑道:「華姐姐,稍等片刻,我回房給你拿禮物。」

冠榮華點點頭,笑道:「好,你哥哥沒在家嗎?」

寒小妹燦爛的小臉上閃過一絲失落,有些難過的說道:「是啊,我哥哥最近也極少在家,忙得很,我都難得見他。不巧,他今兒又出去了,若非他在家,見到你們一定會跟我一樣開心的呢。」

聽到這話,冠榮華心裡咯噔一下,寒公子也很忙?

她意識到了什麼,但臉上卻不動聲色的笑道:「你哥哥忙著打理生意嗎?」

寒小妹搖搖頭,很懂事的回道:「我家並沒有買賣,我也不知我哥哥出去忙什麼,只是告訴我,外面有事,讓我一個人在家好好照顧自己。小妹已經長大了,可以自己照顧自己了,我不會攔著哥哥忙事情的。」

冠榮華對她豎起大拇指贊道:「小妹真是個堅強的孩子,真棒。」

「多謝姐姐誇獎,我去去就來。」寒小妹轉身跑出屋。

慕胤宸側眸望著她,輕聲笑道:「行啊,才見幾面呢,這孩子對你就像親人一般。」

冠榮華白了他一眼,勾唇揶揄道:「難道你跟一個孩子也吃醋?」

慕胤宸微微搖頭笑道:「自然不會,我是在想,你將來一定會是個好娘親,對孩子極好的,有耐心又懂得討小孩子歡心。」

冠榮華臉瞬的紅了,故意板起臉,嗔道:「怎麼扯到孩子上頭了?你可真會天馬行空。」

「不過是在眼前的事,聊聊又何妨?」冠榮華臉更紅了,咬牙啐道:「呸,這可是在旁人家做客呢,別有的沒的,都拿來渾說。」

「莫非你想反悔?」慕胤宸卻來勁了,盯著她,似笑非笑的反問道。

「你,這又扯到哪兒了?什麼反悔?」冠榮華都快被他給氣瘋了,直接跟不上他的話題。

慕胤宸卻雲淡風輕的笑道:「你要嫁給我的事啊,不是出了毒瘴森林就成親嗎,那孩子還不是眼前的事兒?你我之間早已經同床共枕,說這些私密話題,還有什麼不好意思的?」

這番話,沒差點把冠榮華聽吐血了。

她就算再大大咧咧的性格,就算現在周圍沒旁人,可終究是在別人家裡,聊這些隱私話題,還是讓她無法接受,又氣又羞,良久才恨道:「你敢再說,等回家跟你算賬。」

見她生氣,慕胤宸立刻作揖道歉,涎著臉子說道:「娘子,莫怒,回家關上門,為夫由著你折騰,橫豎是閨房之樂耳。」

冠榮華聽他說話還是不著調,乾脆只當沒聽到,只管端起茶杯喝茶,不再搭理他,免得又招惹他說出什麼不入流的話來,被人撞見聽去,便鬧大笑話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墨老爺子一聽洛雨凝話,瞬間就氣的吹鬍子瞪眼!

「爺爺,這就是我和幾個朋友合資的,我只是拿個分紅而已,裡面的事情我不管的。」墨堇軒趕緊撇清關係,他說的是事實,她自己的事情以前都忙不過來著呢,怎麼可能有時間管這些閑事?

「你……」墨堇軒機智的模樣,讓洛雨凝忍俊不禁,這個男人,有時候看起來還是蠻可愛的,看著墨爺爺吃癟的樣子,洛雨凝忍不住樂了。

「爺爺,墨堇軒都這麼大人了,您這麼管著他,……

《和總裁領證后他飄了》第79章墨總的悲哀米粒仰起頭,便看到他的眼眸,那樣柔軟而專註,彷彿天地之間只有她一人。

心臟,微微悸動;嘴角,微微勾起。

「嗯……」在他那樣溫柔的注視下,她的臉頰不自覺的飄上一抹紅雲,挽著他胳膊的手再一次收緊,抬頭望向他,輕輕點了點頭。

看著二人的虐狗行為,顧子詢悲傷而又無奈地嘆了一口氣,只得認命的坐在葉慕辭和米粒後面的那一排。

岸上的張叔露出一臉溫和的笑容,然後朝著他們揮了揮手,示……

《兩小無猜到白頭》81.羞羞 空間里陷入了久久的平靜,陸靈的小臉更是煞白煞白的。

陸果見狀趕緊把小姑娘抱在了懷裏。

外面,見兩個人要走,陸靈強打起精神來,跟了上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