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這真的是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啊。」

「國內實在太貧窮落後了,跟國外一比,那簡直就是天堂和地獄的差別啊!」 方慧尷尬地笑道:「話也不能這麼說。」 「 […]

他禮貌評論,轉而把小鬼扔下,一個人湊到桌前。他的意圖過於明顯,皆川媽媽眼含笑意看了他一眼,在他面前額外放下一個蛋糕。

她把所有的食物取出,關閉餐盒,抬眼看見蹲在角落種蘑菇的大塊頭,臉上微微一愣。 「俊秀這是……?」 司城跟著瞥去 […]

說完他想到什麼,「當然,你可能早就知道。」

「我是知道,但我不知道細節。我穿越后帶來的蝴蝶效應,讓這世界的時間線進度加快了,我需要更多的情報。」 「那你就 […]

「好!」

…… 炎熱與乾燥永遠是沙漠的主旋律。 這次蕭風直接讓大鷹停在了蛇人聖城前。 「什麼人!」 大鷹剛靠近時,就有強 […]

消耗戰嗎?斯塔德邁爾從來都不怕,對比當年在太陽季後賽與馬刺隊決戰,對位鄧肯的強度,區區一隻籃網隊,不算什麼。。。。。嗎?

坐在板凳席上,小斯眼看著輪換陣容的對位,籃網隊重新又慢慢的取得了領先優勢。球隊的輪轉陣容里,除了一個托尼道格拉 […]

但他畢竟腦瓜子好使,收起手機,老道地整整領帶,這才指著林凡喊道:

「林凡,你幹嘛打徐威!」 「你明明是一個就要畢業的人了,為何為難徐威一個學弟!」 「你這是以大欺小!」 「我們 […]

第二天幹活,楊啟明勉強支撐住了。

然而到了晚上,意外發生了。 「都特么給老子站起來!」王濤喊道,「昨天晚上,有人從我的箱子裏偷了餅乾,是誰幹得的 […]

但寫歌,真的就沒有一點是簡淵的。簡淵會樂器是真的,但是寫歌是真的需要天賦的,不是什麼隨便阿貓阿狗都可以的。簡淵能有心理學的天賦已經是半條命天天做噩夢換來的,再奢望別的也是想太多。

所以想來想去,簡淵還是決定拒絕:「不好意思,我就是隨便寫一些,不成熟,沒有什麼意思。所以你還是另請高明吧。」 […]

左風沒開口。

傅無咎沉默。 片刻后,又是一派清冷淡漠的姿態,高高在上,如崖岸邊白蓮,清冷自傲,孤零零卻又遙不可及。 看著他這 […]

只聽白青大喊:「爹爹壞蛋!居然咬娘親,你放開我,我要揍他…唔唔唔」

哪裏用你揍?你娘親已經一拳揮出去了好嗎? 暗衛並不知后話而是急忙用另外一隻手捂住了白青的嘴巴:真是個小孩子什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