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到臨頭,還笑得出來?

驀地,張若塵的兩指之間,出現一枚黑色的丹藥,快速向萬吉擊了過去。 「嘭!」 黑色丹藥爆裂而開,化為一團死亡邪氣 […]

不然這位二公子晚上也不會喝這麼多。

容天琪用一隻手扶着她。 二公子。 「你確實變了,之前的沈茗,已經很久不稱呼我為二公子。」 都是名字名字的喊。 […]

「謹遵父親之命!」

這老東西,竟是直接準備三人聯手,不給蘇羽絲毫後路。 從不冒險! 這四個字真是被他運用的淋漓盡致。 也真是難為他 […]

絲毫不知道自己已經被盯上的王遠,咬牙哆嗦,一陣心不在焉。

雖然在感謝,但餘光一直都在韓信的身上。 酒水的事情不算是上面,可他至今都無法理解,為什麼韓信會出現在這裡? 誰 […]

凌飛羽的聲音,從張若塵的身後傳來,出現在他的腦海,猶如已經近在咫尺。

凌飛羽的速度,不知比音速快了多少倍。 若是說,她的聲音,已經傳入張若塵的耳中,那麼,張若塵必定已經死在她的劍下 […]

七七表示:「……」牛批!

漂亮!第一次看見他家宿主被無視! 不過應該給這個兄弟立個碑了 唉,天冷了,上路吧 祁月咳嗽一聲立即正經起來,看 […]

「方琰,記住了,只能贏,不能輸,不然你知道會有什麼後果。」

當方琰走過南宮契身邊的時候,一句囑咐或者說是警告傳來,方琰身軀巨震,他明白這句話的分量,今天的他沒有退路。 站 […]

圍繞著一份核心數據,玩家們硬是憑自己的想象力「玩」出了兩個遊戲!!

然而這兩個遊戲又是如此的相輔相成——一方是另一方的依據和根本,而後者又讓玩家的激情得以燃燒,反過頭對自己在遊戲 […]

封墨燁伸出指尖在她下頜處勾了勾,面部線條柔和,哪裏還有剛才的威懾力。

「我老婆這麼晚都還沒有回來,我當然得打聽一下,萬一又被那群小嘍嘍給攔住了怎麼辦。」 程苒驕傲的抬了抬下頜:「我 […]

從名字上就能聽出來,這套劍法不簡單,已經逼近高級靈階。

同樣是靈階武技,也分三六九等。 擺放在玲瓏閣三樓的靈階武技,就是末等。 就算是這樣,也需要好幾百積分才能閱讀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