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宰相穆塔特一陣窒息,心中瘋狂辱罵哈吉蘇丹。 這個該死的臭老頭哪裏會真的像他自己所說的那樣充滿慈悲的父母心!?他 […]

蔡府管家熱情的將袁基請了進去,同時連忙派下人去通稟蔡邕。

很快,蔡邕就來到大堂,對着袁基飛速的問道:「前兩日朝堂之上的事,老夫已經聽說了,沒想到老夫才一日沒去上朝,就發 […]

於是很自然的收了下來,笑着道:「師兄實在太客氣了,師弟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不不不,都是師兄不對,給師弟帶來了麻煩,師弟千萬不要放在心上!」 張浩成也是無奈。 這一千貢獻點,即便對他來 […]

「師妹,你怎麼把這小子帶回來了,師伯沒找到嗎?」斷臂道士問道。

「沒找到,外面還有陰兵巡邏,幸虧我躲了過去,還救了他。」青柳如實稟告。 渾身是傷的道士瞥了我一眼,也還算友善, […]

只是寥寥幾筆,但他能看出,覃刈書信里的每一句話,都對這位顏主子毫不吝嗇的充滿了信服和敬佩,更是誇讚這位顏主子是他見到的女人當中唯一一個能匹配王爺的女子。

對於這樣的評價,離奎是有保留意見的。 畢竟,作為王爺的四衛之一,曾經王爺的貼身侍衛,骨子裏是希望王爺能找一個門 […]